撼山岳易 撼正信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我是山区农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岁了,于一九九六年四月得法修炼

在中共恶党的残暴统治下,过去农村穷的吃不饱,穿不暖,小时候没上过一天学,这给我得法修炼造成巨大障碍。得法后,通过集体学法、听录音、看录像,学习了师父的所有讲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正念一天天在增强。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坚定的走了过来,没有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

放下生死走出来 坚定正念卫护法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恶党及江魔头疯狂迫害大法,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诬蔑,我心里如刀割一般。一直在想,这么好的法,这么伟大的师父,遭到如此恶毒的攻击,作为弟子,能坐的住吗?!于是,就毅然走出去证实法。那时,真相资料很少,我就挤时间学习写字,终于学会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这些字。去商店买来好些纸,象描凤绣花一样的写,白天写,晚上出去贴。有几次太阳下山出发,通宵行走,边走边贴,至东方放亮,碰见当地人一问,才知已在百里之外的乡村了。按照他的指引,上了公路安全返回。

后来,我还动员侄媳(同修)一起出去做。当其他同修传来珍贵的资料时,我就大量复印。记的有次我用几年积攒的六百多元钱去复印,小店老板很害怕。我就给他讲真相:“我过去一身病,是有名的药罐子,修大法好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现在被迫害,有一点点良心的人都感到不平。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还害怕啥呀?”老板被我的正义感动了,当下开机复印。以后我们合作的很好。

由于我们密切配合,在当地大面积散发、张贴真相,大部份民众明白了真相,一些机关干部,甚至科、局长也说:“共产党不务正业,把个炼功的人当作敌人打,太愚蠢了,看来这个党快完蛋了。”

進京证实大法 正念直捣妖穴

恶党变本加厉,迫害逐步升级。分析形势,同修一致认为:迫害大法,这是恶党各级“六一零”积极推行江魔头邪恶政策的结果,大部份干部民众是在株连下被动配合的。我们就集中向各级“六一零”成员及邪党的核心人员寄信、上访讲真相。二零零零年六月,和另一女同修联名向市“六一零”头子写信劝善,谁知该恶人不但不听,反而专门叫县公安局将我俩绑架,拘留十五天。在狱里遭受残酷折磨。悲伤的不知流了多少泪。在虎狼当道的十恶毒世,做个好人就这么难,写个信也成了罪,被抓被打,天理何在。我决定進京鸣冤讨公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约好另一女同修,俩人卖掉一些粮食,凑够了路费,复印了些资料,突破重重封锁,终于到达北京。从没有出过远门的农村妇女到了这里,根本不辨南北,边走边问。听说离天安门不远了,俩人就蹲下来整理背包,准备拿出传单发放。不料被一恶警看见,立即抢去了,同修很机敏,一把又夺了过来,迅速的撒了出去,并高呼“法轮大法好”,又有许多警察上来,把我们劫持到附近派出所,后来又拉到不知名的地下室关押。这里关着许多大法弟子。恶人根据口音判断我俩是甘肃人,叫当地办事处接人。走时,一外地女同修悄悄给我一条横幅,要我找机会打出去。当车行在人流稠密的地方时,我立即打了出去,并高喊口号,恶人一时很震惊,反应过来就打我。但当我发出镇邪的喊声时,顿觉身清体透,自己也高大了起来。

二零零八年,恶党以举办血腥奥运为名,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我市有几十名学员被骚扰,有几名弟子被非法劳教。我牢记师父的法,就直接去市公安局、国保队讲真相。虽然没有要回同修,但那些部门的人都听到了真相。从市上回来,我又去了县政法委讲真相,这里有一个人很凶恶,和那恶书记通话,将我绑架,又非法批劳教二年。

甘肃女子劳教所看见将我绑架来了,连说不收不收:“这个人一点也不遵守监规,还影响一大片,你们想砸这里人的饭碗,坚决不收。”县恶警就象泄了气的皮球,灰溜溜的将我送回家。

零九年我第二次進京上访,在前门广场高呼“法轮大法好”,这时过来一警察头头,问我干什么,我说讨公道来了。就详细的讲了很多真相,他听的很认真,之后他说:“你该喊的喊了,该说的说了,你师父也知道你来过了,现在你赶快回去。”“谢谢你。”我又说:“只要你明白就好,我是以良心在做,并不是给师父看的。”凭着正念正行,去年第三次進京,还去了省城兰州证实法,都平安返回。

去年五月底,我第四次進京,在前门广场的地下通道口处挂出两条横幅,然后就到广场的建筑物上贴真相,中午返回时,看见一条横幅仍端正的挂在那儿,“法轮大法好”每个字都在闪闪发光,还看见许多小法轮飞速旋转,没人敢动横幅,我知道是师父强大的法力在加持,我双手合十,万分感谢师父。

在黑窝里反迫害 超越生死走向神

正法修炼十几年来,我一个心眼,一门心思,就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说就怎么做。由于当初正念不足,很不成熟,只是凭着勇气走出去,被邪恶加重迫害,先后被非法关押九次,其中冤判劳教三次(零八年邪恶不敢收)。每次回家,我都认真学法,逐渐变的理智、智慧,逐渐成熟起来。不论被非法关押在哪里,一如既往,做好三件事,心想我是来证实大法的,救人的,不是被动承受迫害来了。

二零零一年元月,我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先被送到省一所,一个月后又转到省二所。开始,我被电击、上绳、大背铐折磨得神志不清,在邪恶的黑材料上按了手印。当清醒过来后,立即声明作废,也不再配合邪恶,不集合,不出操,不参加奴役劳动,连那洗脑的所谓教室一次也不再進。邪恶视我为眼中钉,一再加期迫害,本来二零零二年六月份就到期了,但因两次共加期四十多天,到八月份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去外地分发资料遭恶警构陷。非法劳教二年,从一入黑窝,我不报数,不打报告。当天晚上被关了禁闭。每顿饭只给半块(约一两重)冰冷馒头,那时正值寒冬,穿得很单薄,恶警又不给被褥,把我扔在水泥地上,打开窗子冻,我绝食反迫害。恶警及恶人强灌生玉米面糊糊,灌完后我就吐了出去,被非法禁闭二个月,瘦得皮包骨头,脱了人相。三个月严管期过后,我仍拒绝写“三书”,恶警施以酷刑。先是上绳,把双手绑紧,高高吊在房梁上,整整吊了七个昼夜,我始终没吐一个字。过了几天,叫進队长办公室,两个恶警用三根电棍轮番电。当时我直视恶警,大义凛然。电棍噼里啪啦直响,电的脸上的肉直跳,一点也不害怕,发出强大的正念,让电流转到恶警身上去。一会儿,两个恶警甩掉电棍,手疼的嗷嗷直叫,后来再也不敢电了。

硬的不行,又来软的,有一天包夹恶人甜言蜜语,端来了一碗面条让我吃,当时感觉奇怪,恶人从来不打即骂,现在的举动太反常,肯定有鬼。我就不吃,恶人说今天大家都吃这个,有啥疑心的。她这样说,我只抿了一点汤,虽不是太苦,但味道怪异,我就大喊:“你们好毒,想药死我呀,才不上你们的当。”恶人一看露了马脚,立即端了下去,后来从一普教口中得知,他们的确下了药物。但在师父的呵护下,凭着感觉我就知道了,否则后果不可预料。

再后来,又将我调到严管队,叫穿劳教服,出早操,我就是不穿。四个包夹压倒硬穿,起身立即脱了,几番折腾,劳教服破了,也穿不成了。那四个人又把我抬到操场,我躺在那里只发正念,以后再不提出操的事。

在那黑窝,我时刻保持强大正念。恶人给我延期迫害,共延三次,长达四个多月。恶警还威胁说,再不转化,直接送進洗脑班。我还是那句话:“你说的不算,我师父说的才算。”坚信师父坚信法,我终于闯出魔窟,回到正法洪流中。

由于我豁出去,完全放下了生死,一切交给师父安排,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不断成熟起来。也走出了证实法就会被迫害的观念束缚,做起三件事来,就随心如意,心想事成了。

去年五月初,我在大街上粘贴真相帖,不知谁诬告了,被国保大队恶警当场抓住,并问那小条哪里来的,我说是我写的。他们不信,我就用柴棍在地上写了“法轮大法好”,他们一看是我的笔体,说:“你是文盲,竟然能写这么好,我服了。”“服了,你们就不要再干扰我做正事,给自己留条后路多好。”听我说完,他们就灰溜溜的走了。

对面讲真相,慈悲救众生

虽然我不识字,但觉的自己是个大法弟子,世上没难住大法弟子的事。世界上有七十多亿人,成为大法弟子的才有多少,我还有什么自卑的呢,这一世当农民,在贫穷地区都得法,这都不是偶然的,肯定有安排。关键是能不能突破人心及各种观念的羁绊,敢不敢走出去讲。实践中我体会到,只要走出去讲,师父就会赋予相应的能力,而且越用越灵巧,越成熟。

这几年,我抓住一切机会,跟集赶会,坐车走路,所遇到的人大多都给讲了真相,我还多次去市、县、公安局,县,乡政府讲真相。一身正气,一路正念,随口即讲。个别人说要告我,我就说:“我在救你,你还要诬告,看你成了啥人,叫大家评判一下。”旁边的人就哈哈大笑,那个人就蔫了,下面就举三个事例:

有天中午,我在街上走着,对面过来一个小伙子,见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我一时记不起是谁。他紧接着说,大妈,前十几天你给我讲了法轮功真相,还帮我退出了团,队,你忘记啦。这时跟前围来好多人,我又讲了一遍真相,人们高兴地离开了。

街上有个做生意的外乡人,我给他讲真相,并给了一本小册子,当看到学员排的大法轮图时,惊奇的说:“怎么这么巧,我昨天晚上梦见这个美丽的图案,却不知道是什么。法轮功这么好,怎么才能学到呢。”我说:“你缘份到了,我可以帮你,以后找我就行。”

今年春季的一天,我去外乡做真相,刚上公路,一辆客车停在面前,我立即上去,看见满满一车人,吵吵嚷嚷的。我发出一念,让这些人全部都静下来,仔细听讲。我开口讲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天能和大家同乘一车,都是缘份化来的,告诉大家一件最重要,最紧迫的大事,就是“三退”保平安的事。讲到这,人全都静静的听着。我就继续讲,共产党窃国六十多年,杀死害死了八千万同胞,天怒人怨。当前各种大灾难接连不断,都是针对共产党来的,加入过党,团,队组织的人赶紧退出来,神就会保佑。如果不退,将来天灭中共时,要为它陪葬,那就太不值得了。另外,大家可能听说过法轮功是真正救人的,现在传遍一百多个国家,那个“自焚”事件是假的,请大家不要受电视上的谎言蒙骗,记住“法轮大法好”,就会得到意外的福报。”

当我讲完这些,车上有几个人拍手鼓掌,有的还问这问那,我都一一做了回答,到达目地地,售票的姑娘热情的扶我下车,并说:“欢迎奶奶下次再来。

当然有时会遇到不听,不退的人,还有咒骂的。我从不被人心带动,向内查找自己的不足,认识到有时是急于求成,不看对象;有时是正念不足,讲的过高,引起反感;有时自身有漏,不精進,状态不好等等原因造成的,通过认真学法,修好自己,讲劝效果相应也大大提升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