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排除病魔干扰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前几天,我后背手够不着的地方很痒,一看有拳头大的面积有一片疙瘩,当时也没在意。十六日晚上,胳膊一会倏地疼一下,一会倏地疼一下,紧接着后背有鸡蛋黄大小的一块地方发射性的疼痛,后来逐渐的扩大范围,疼痛加剧,再后来疼的挺不住了,想躺下缓解一下,刚躺下更疼了,马上起来,起来更疼了,总之坐卧不得,没办法起来炼功。之后夜深了,便躺下睡一会。

刚一入睡就做了一个梦。梦中我与很多人准备参加一次考试,这次考试是最后的一次考试,再也没有补考的机会,成败就在这一关。此时我们在一个大教室里忙着复习提纲,有两三个工作人员在一边闲聊,其中一个人说:这部份人中还有很不错的一部份人也在里面,520分以上的有二十多人也在其中呢,有谁谁谁。他也点到我的名字。之后我就醒了。我知道师父是在鼓励我,让我别泄气。

我悟到这次病痛假相就是一次考试,同时悟到这次过关很严酷,因前些日子有两个同修起了同样的疙瘩,有一同修承受不住,放弃过关去了医院。此种疙瘩西医叫病毒性疱疹,民间叫蛇盘疮,奇痛无比。我小的时候听人讲长了蛇盘疮不死扒层皮,所以师父提前点化我,让我严肃对待,不让邪恶的魔钻了我放任的空子。

我想我怎么过关呢?就是信师信法。我马上发一念:我不承认你旧势力的迫害,连你的存在我都不承认。

晨炼前发现前胸又出了两片疙瘩,左臂出现了多处疙瘩,胳膊不动时有很强的痛感,但用手触摸没有知觉。炼第一套功法时,抻的动作感到体内有根病痛的弦就要抻折了。当时我想要是不抻不就是承认它了吗?所以我得抻。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这时我想起师父在《道法》中讲的一段法:“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我仔细的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心性,要努力达到标准,让师父少一份操劳。这时看到我胳膊上就有三个黄豆粒大小的法轮在转,第二天胳膊略有一点痛感,第三天就正常了,不怕抻了,疙瘩开始干巴了。

我发正念清理邪恶因素迫害时,感觉上气不接下气,是邪恶在抵抗吗?后来悟到是修炼中有漏,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于是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到了怨恨心、互不服气的心、报复心、怕心、让人认可的心,找到之后,有所好转。后来也不特意对此发正念,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连邪恶的本身也不承认它。

到女儿家吃饭,发现有两种鱼上了餐桌。按照常人的说法鱼是发物,吃它可能触发或加重炎症。吃不吃呢?吃!不承认它。于是我就吃了,没什么反应。

该洗澡了。是不是等好了再洗呢?等好了那不又是承认它了吗?于是去洗澡,照搓不误,什么反应都没有。

有两天痛感若有若无,脱下衣服一看基本正常。但是穿上衣服感到疼痛加重,我悟到这还是承认它了,它又来劲了,不要把它放在心上,彻底否定它才行。于是我再也没看它一眼。

胳膊活动基本正常了。可是有一天觉得胳膊一动就有被抻坏的感觉,而且症状有重于以往。我觉得问题很严重,马上向内找:是因为我与女儿吵了一架,没做到忍,那些心没放下。这时我想起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表现上只是悟到了还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

经过一个多月的正邪大战,我走出了这个病魔关,靠的是信师信法,整个过程中就是前几天有些疼痛,但是也能挺得住,后来也无什么大碍,该干什么,干什么,什么也没耽误,我知道这是师父替我承受了,用尽我的语言也难以表达我的感恩,真是无以回报,我只有精進,再精進,让师父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

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