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个不怕解体它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尊好!
全世界的同修大家好!

从二零一零年到二零一三年,我先后两次被非法关進邪恶的劳教所,在黑窝里足足呆了二十九个月。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法轮大法法理的巨大能量,使我这个柔弱的女子能够不畏强暴、坚韧不屈。现在将我在黑窝反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共勉。

师尊帮我清除怕的因素

劳教所要求背报告词,每天早饭前、睡觉前都背。大法弟子们都知道自己不是劳教犯人,不应该背,可是面对邪恶的迫害,都在无奈的顺从,有的故意含糊其辞的背,可是狱警就反复的让她背,我知道她心里的苦;有位同修心脏病症状很严重,狱警不敢动她,可是却每天以加期威胁;六十多岁的阿姨提出不背,被狱警们大骂,罚站半宿。看到这种情况我决定找队长讲真相,解体这种迫害形式。被邪恶操控的狱警在听了真相后说:没办法,这些都是所里定的,你不服从也别怪我。

电棍电、罚蹲、辱骂、羞辱……那些所有只在传单中看到的残酷手段,都发生在我这个在鲜花与掌声中长大的女孩子身上。二零零四年得法的我,以前总认为自己是新学员,此刻我意识到我该成熟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尊的法使我浑身充满了能量:“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在噼噼叭叭的电棍声中,我体悟到“大法弟子”称号的神圣。

我要求见劳教所管理层,揭露狱警恶行,劳教所所有领导不见我,队长总是把我藏起来。我绝食反抗要求见所长,狱警就把我单独关在小办公室里,并不断的侮辱、讽刺,在同修和犯人面前丑化我。

在我意志薄弱、怕心升起时,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我看见一只大手,手指上写着字:“一次怕事事怕,一个不怕解体它。”非常清楚。我更加坚定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最终战胜了邪恶,取消了背报告词的模式。

从此,我感觉我的细胞中再也没有了怕的因素了。

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劳教所用各种方式打击大法弟子的意志,如戴胸卡、写周记、做操、上课、写作业、强迫劳动。开始我法理不清,不懂得堂堂正正的否定,如写纪实我就写那里阴暗的事实,狱警很生气,我就说:我写的是事实,所谓纪实就应该是事实啊,你让我写你们满意的我不会,这可不是我不写;做操时我说我不舒服做不了;写作业时我说根本没上课,造假的东西我不写……

不久,我得到了师父的一段法:“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2]

这段法溶入了我的血液,浑身充满了能量,我不再用人的语言搪塞了,正告狱警:我是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正的生命,这里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所长来找我谈话,她说:别的我理解,但是做操是锻练身体,这难道也是迫害吗?我告诉她:修炼大法后,除了五套功法之外,任何有形的动作我都不会练的。为了让我干活,所长在我面前拿锹挖雪,队长、狱警都干,边干边挖苦我。我不为所动,站在那里背法。接着她们煽动犯人恨我,让犯人觉得是在替我干。犯人当着她们的面骂我,背地里却偷偷对我说:我们佩服你,她们太缺德了,我们没招不敢反抗。

队长让我在外面冻着,我就直直的站在那里,微笑着背法。虽是东北的三九天,气温在零下三十度左右,可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每天站两个多小时竟安然无恙。于是她们罚我站着,每天从早到晚在墙角站着,我就当站桩,双手在小腹处抱圆,整整站了十天。见我啥事没有,她们说:你的站功真厉害啊。然后让我坐小塑料凳,我就把腿叠上,挺直腰板炼静功。

狱警气急败坏把我叫到楼上,让我打扫室内卫生,说:你不是做好人吗?你用过的厕所,呆过的地方,卫生得让别人给你打扫,你这算什么好人啊?我告诉她:唐僧的善良人所共知,唐僧被抓到妖怪洞,难道唐僧会说:我给你们打扫打扫厕所吧,给你们打扫打扫卫生吧。不会的,唐僧会想着降妖除魔,继续上西天取经。不仅我不该干,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该干。队长用电棍威胁我让我干活,我告诉她:这是我从法理上悟到的,没有人能改变得了,你的这些办法只能给你自己增加罪恶,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她恶狠狠的对着我的手电了几下,让我蹲着,我笑了,告诉她这是迫害,将来没法偿还的。队长无计可施,灰溜溜的走了。

邪恶的招数使尽了,从此那里的一切都与我无关,包括报数,我每天只是坐那默默的背法、发正念。

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绝不袖手旁观

只要同修有难,不论什么原因我都不会看着狱警肆无忌惮的迫害同修,都会站出来维护同修。一狱警说:你以为你是圣玛利亚啊,你还想拯救世界啊!还有一狱警说:你就象个老母鸡似的护着你的同修,你也得看看她做的象个大法弟子吗?我不为所动,只坚定一念:只要她以大法弟子的身份在这里出现,就决不允许邪恶迫害她,我们是一个整体,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刚到劳教所时,狱警把我关到小办公室里,让犯人看着我。一天晚上九点多大家都睡了,我听见一楼传来尖叫声,那天有同修被绑架到那里,直觉告诉我,她们在迫害同修。我高喊“一楼有惨叫声”,并往出冲。犯人拽着我,队长拿着电棍来制止我,我告诉她:对我同修的迫害我绝不会袖手旁观。队长笑了,带我到楼下去看,是她在看电视。

一次,一个同修守则没背下来,队长打她耳光,我冲出去制止,她说:你看见什么了?我说:你打人了。她说:你哪只眼睛看见的?我说:两只眼睛都看见了,监控也都看见了,老天也在看着。她说:看见又怎么样?我说:我会揭露你,制止你。她笑了,表示会改脾气。

有个同修四、五十岁了,很老实,很卖力的给狱警干活,可是有个二十多岁的小诈骗犯,配合狱警经常骂她,推搡她。一天在洗漱间里,小诈骗犯又打骂她,把她鼻子打出血了,但她不敢出声,我马上制止,向所长揭露狱警纵容犯人行恶的事。后来那个小诈骗犯明白了真相,再也没有配合狱警的迫害。

一个同修要出狱,被告知加期十天。她开始绝食反抗,我马上配合。一天后同修吃饭了,我一直坚持到底。劳教所的多个领导、狱警想尽办法找我谈话,找同修劝我,最后把我关到小号迫害,关在铁笼子里,坐铁椅子,他们想彻底把我击垮,逼我写“三书”。我以放下生死的意志最终令他们屈服了,七天七夜后他们请求我从铁椅子上下来。从此他们对我再也没有任何要求了。

大法弟子的品行令世人赞叹

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坚定的反迫害、证实法,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使邪恶的计划全都解体,展现着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使那里的众生对大法弟子由衷的敬佩。

一个队长对所长说我特别单纯、善良,心里总想着别人,就象金钢葫芦娃。

一个狱警在解决劳教人员的矛盾时,争论不下,就问我:你是最公正的人,你来说说。

一个诈骗犯在两根黄瓜之间挑选时问我:哪个好?我说都挺好。她说要是你要哪个,我说要是我就要这个,她说那我就要另一个。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你总是把好的给别人。

这个诈骗犯一天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有梅毒的劳教人员,她赶紧摸摸我,用我的衣服擦她的手,她说:快给我点仙气,杀杀毒。

一个五十多岁的盗窃犯洗澡时帮我搓后背,她说:你们是最高尚的人,能给你搓后背我太荣幸了。

我出狱回家时,有个狱警在家煮好鸡蛋悄悄送给我,有的狱警表示以后一定要好好看看大法的书……

要写的东西很多,今天整理这些片段,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