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四岁, 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得法的,至今十七年了。

几个月前有一天,我过马路,我正想从这边人行道上跨过大马路到对面人行道上,一只脚一踏上大马路边就跌倒了,当时我一点也不知道是怎么跌倒的。当清醒时我发现自己背朝天,整个身体胸部紧贴在地上,站起来后,发现前额左边在急速地滴血,衣服上都有血,但没有其他外伤,只是右膝盖有点黑,也不痛,而身体内一会儿这里闷脹痛,一会儿那里胀痛,前额还在滴血。

我的儿媳妇(常人)在场,吓得她到处找止血药,未找到。我就在心里请求师父救命,快帮我止血,我不要给大法抹黑。血止了,头的左额到医院缝了三针,医生一再叮嘱头部要去照B超(因年岁大),我想,我是真修大法的,没事的。儿子(常人)催打破伤风针,我也不打,要我吃云南白药,我也没吃。

前两天还好,到第三天晚上我平躺在床上睡觉,觉得胸部绷得紧紧的,非常难受,用手轻轻一按,觉得胸部又实又胀,又闷,痛得很,我就坐起来发正念,稍觉好一点。早上起来炼功,一起来感到呼吸困难,胸闷得难受,整个内脏好象压向我咽喉,想呕,疼痛难忍,我感到内伤严重。对着师父法像说:我把生死交给师父安排。

炼动功时,特别左手抻时,腋窝和肩膀,整个左边身体都痛得很厉害,骨头作响,腋窝的肉好象要撕开一样疼痛,这个情况持续了几天。有天晚上睡觉,刚躺下去,觉得整个人难受得不得了(难以言表),我想是不是要死了?瞬间我想起我的生死已交给师父了。马上内心发出一念放下生死!顿感轻松,从此以后症状一天天减轻。加上到学法小组学法,得到纯正祥和能量场的调理,觉得很舒服,慢慢好起来了。

邪恶想置我于死地,立即向师父求救,要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解体迫害我的邪恶,即使我在修炼中还有漏,也绝对不允许邪恶钻我有漏的空子来迫害我,有执着我会在修炼中归正。

师父说:“一个常人遇到什么事情也得有个教训,多思考思考;修炼人更得找出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原因在哪里,得查找自己的问题啊。”[1]我认真查找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

记得出事之前一天,正好是我丈夫生日,很多亲戚都来吃饭,这些亲戚基本上已经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了。只剩一些受邪党毒害深的,说来说去也不接受,这些我没有再去讲了。还有几个年轻的,新来的,有的母亲不让我给她女儿讲,有的妻子不想我给她丈夫讲,我也就没讲。这段时间讲真相劲头不足,不耐心,懈怠了。没有按照师父说:“修炼如初,必成。”[2]

还有,这次送礼的人中有一人送了一幅字,我说不接,心里却想应该送钱,对钱看重,就是重利。还有虚荣心,怕心,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食的欲望很强……也让这人心曝光,在此去掉它。另外,我丈夫十年来婚外情的问题,对那个女人很是妒嫉,这个妒嫉心有时放的下,有时耿耿于怀。即使知道是这颗人心造成自己在这方面提高不上来,要去这颗心,可是断不了,我也知道,我对丈夫的情根本没放下。

所以我认为归根结底都是要在学法上下功夫。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这次能走过这个死关,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很多,否则,我是过不来的,师父为了救度我,操了很多心,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还懒怠呢。

经过这一次,我深深体会到必须真正地,坚定地信师信法。

叩拜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