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否定旧势力对身体的一切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六日】我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今年五十六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我被当地列为重点迫害对像,曾先后五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判刑,历经重重魔难,身体被迫害的已不成样子。这么多年来,我就凭着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身体的一切迫害,努力做好三件事。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闯过了重重生死关。现在我身体所有的病业假相都消失了,每天救人忙个不停,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得到了充份的体现,我由衷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一、从根本上否定“病业”假相

二零零四年,我被关進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在这个黑窝里,我受到了蹲小号、扇嘴巴子、毒打等各种酷刑折磨。我满口牙被打掉,耳膜被打穿孔,直到后来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在沈阳医院抢救一天,当时检查出体内长了两个十二厘米大的肿瘤,瘤子上又长了三个六厘米大的小瘤,舌头根底下都是米粒大的疙瘩,肚子胀得像要临产的孕妇,心肌严重缺血。在这种情况下,马三家恶警怕担责任,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七日早上天还未亮,就急忙把我抬上警车往家送。在路上,毒打我的邪恶大队长边开车边不停叫着我的名字,怕我死在车里。

说是回家,其实我已无家可归,我就暂时先到姐姐家住下。第二天我就帮姐姐洗衣服、拎水。姐夫一下惊呆了,激动的连说:老妹子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马三家就差来死信了,电话都打爆了,让去接人,你哥把坟地都给你找好了。姐夫是医生,非常相信他认为的科学,眼前的一幕使他彻底转变了观念,从此非常相信和支持大法。

我在姐姐家住了两天,同修就把我接走了,慈悲的师父把我安排在一位非常精進的协调同修身边,我俩风雨同舟六年,该同修已去了海外,她对我的帮助非常大。

刚到同修那里时,我双耳失聪,记忆力减退,整天丢三忘四。尤其学法时迷糊,眼皮都挑不起来;发正念倒掌,直不起腰;月经长期不走,双腿浮肿;手指甲有一半是翘起来的,刷白;肚子胀的老大,走路摇摇晃晃,上楼得歇几歇。同修每天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帮助我尽快从法上提高上来。

当时亲友们都担心我肚子里长了那么多瘤子,劝我赶紧做手术,不然的话有生命危险。我根本不动心。我说:我肚子里不可能长瘤子,都是假相。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身体都给净化了,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怎么还能修出一肚子瘤子来呢?那不是笑话吗?

同修也帮我在法上悟:我们就信师信法,一切交给师父,生死由师父定,真能做到一切都会发生改变。同修不仅在修炼上鼓励我,在生活中也处处关心照顾我。我当时没有一分钱经济来源,而同修自己也是靠打工维持生活,可是她还要资助我。在此,我也向同修表示衷心的感谢。在同修的鼓励帮助下,我忍受身体上的极大痛苦,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走出去讲真相救人,就走师父安排的路,用实际行动否定旧势力对我身体的一切迫害。

有一次我给一位老中医大夫讲真相,这位大姨很关切的对我说:“我看你也就剩三、四克血了,回家想吃点啥就吃点啥吧。”我丝毫不被她的话带动,仍笑呵呵的跟她讲真相,并请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姨连说谢谢。

一天早晨,我炼“头顶抱轮”时,突然感觉胸闷气短,恶心头晕,便一头趴到床上失去了知觉,直到上午十一点多钟才苏醒过来。同修一直立掌给我发正念,看我醒过来了,她把煮好的鸡蛋拿过来叫我吃。我伸手去取羹匙时竟无力的掉在桌子上。我立马发出一念:“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1]。又拿起羹匙把鸡蛋吃完,然后我就骑车子出去了,该干什么干什么。

这么多年来,不管身体出现什么不适的感觉,我都不当回事,都认为是好事,就用正念看问题,就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迫害,邪恶就会自灭。

二、师父时时保护弟子,邪恶休想取我的命

有一次,全市整体配合到法院发正念营救同修,我也去了。一个同修看到我,吃惊的说:你走路都打晃了。当时我的体重只剩八十斤,不能吃东西,喝口水肚子都疼,脸上灰突突的没有血色,看上去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有一天,几位同修找我去交流,帮我发正念。我临走时,一位同修递给我一小块西瓜让我吃,说:你吃了,啥事没有。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这点事算啥?要转变观念。我就把西瓜吃了,然后骑车回家了。

下午一点多钟,我正准备学法,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笼罩全身,痛的五脏六腑都要挪位了。我立即发正念:彻底解体迫害我身体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论我有什么执着和漏,一切都有师父管,都会在法中归正,任何生命都不配参与,邪恶更不配考验。师父讲过:“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2]。我就这样不停的发正念,手掌和腰立得笔直。可是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失去了知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多了,身体还是发正念的姿势,但是疼痛已经消失了。这次突如其来的剧痛,我知道是邪恶想下死手取我的命。若不是慈悲的师父看护弟子,我那次也许就一命呜呼了。

三、再闯生死关,见证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九年春天,我在一家熟食店打工,给顾客讲真相,送护身符,被恶人构陷,再次遭绑架。恶警把我拉到市公安医院体检时,就听一名警察惊讶的大声喊:哎呀,她肚子里有两个巨大的瘤子,十九点九厘米,小肠都挤变形了,胆都挤错位了。我被关進市看守所后,当天就绝食反迫害,心里只有一念,必须闯出去,这里绝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不停的背法发正念,向内找。第三天晚上,师父让我从天目中看到(我是闭着修的)另外空间邪恶纷纷解体,随即显现出五光十色的大法轮在旋转。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弟子。我抓紧时间给这里的犯人讲真相,劝三退,教她们唱大法弟子的歌曲。

半个月后,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危状态”,他们用急救车把我送到公安医院抢救。这时,我姐姐和姐夫接到通知已经到了医院,姐姐义正词严的质问恶警凭什么无故抓人?并且连哭带闹。围观的人都气愤的骂这些警察良心都被狗吃了。一个警察直拍大腿说,下回再也不干这缺德事了。几个恶警见状灰溜溜的走了。

我这次被迫害的整个人都脱像了,姐姐把我接到她家。到家后,我喝了几口奶就想上厕所,发现姐姐没在屋,心想这一关也得闯。我从床上滚到地上,爬到厕所。姐姐发现后站在我跟前,就听她说了几句话,我就啥也不知道了。姐姐往起抬我脑袋时,感觉人已经断气了。姐夫连说这下可完了,“泄尸粪”都下来了。姐姐哭着大声喊:师父啊,救救你的弟子吧,这可是你的好弟子,她不能死啊。姐姐喊了半个多小时,我醒过来了。姐夫激动的说,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今天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说啥我就象听神话故事,这回我可真信了。姐姐和姐夫同时走進了大法修炼。

这么多年来,我虽然在身体上承受了很多的魔难,但是有师在有法在,我都走过来了。修大法是有福份的,师父给弟子的都是最好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师父给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东西,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

现在,五十斤一袋的大米我一口气扛到六楼也不觉得累;电动自行车我不费劲扛起来就走,以前所有不好的状态都消失了。我体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只要我们做事在法上,师父就会帮弟子,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

所在层次的一点体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