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来势汹汹的迫害一昼夜被解体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在这里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分享的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个修炼故事。

考验面前心不动

今年元宵节将近中午时分,我正和儿子(同修)开车在全市农村范围配合参与一项大规模的常人中的业务宣传活动。手机铃声骤响,是外村同修梅春(化名)丈夫来电。因梅春是一个片的协调人,而她的丈夫却极力反对她做证实法工作,为与梅春接触方便,我特意和她丈夫建立了常人中的业务关系。我们之间的电话一般都是业务性的往来。他平时对我很尊重也很客气,可此刻却一反常态,态度生硬且语气急迫的质问我:“你们那对联是就在我们村发,还是其它地方也发过?”我一边发正念并求师父封住邪恶的监听,一边说:“不要着急,慢慢说,对联怎么了?”对方说:“公安局来了好几个人,在全村追查谁家贴了法轮功的对联,照了好多相,现在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把梅春也给带走了。我的话你们老不听,你看这事闹的这么大,我们这光景……”语气中带着害怕、焦虑和怨恨。我耳里听着他的诉说,心里的念头闪电般翻腾着,感到有一种无形的沉重的压力向我压了过来。

梅春那里的所有大法资料都是我亲自供给的,特别是我们当地的真相对联几乎全是我亲手书写出来并分发出去的。邪恶是不是冲着我来的?我在当地同修中担负着协调重任,家里又是资料点,证实大法的真相资料以及设备、耗材可真是不少,为了大法的东西和大法的资源不受损害,我是否应当马上去转移?一个声音在心底叫着:“赶快回家收拾东西,一定要抢在邪恶前面!”另一个声音说:“要正念,不要怕心。”一个声音说:“这是安全措施。”另一个说:“我们讲真相救众生是师父的安排,被抄家遭迫害是旧势力的安排,不能承认它。”一个说:“这分明是师父在点化你,让你保护大法资源,并且能消除邪恶迫害的证据,时机可是稍纵即逝呀!”另一个说:师父说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对!这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我的心一下子稳了下来,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我平静的对梅春的丈夫说:“你不要怕,我们讲真相、发资料是救人,我们发放真相对联也是救人做善事,我们那对联上全都是教人惩恶扬善的,我们没有犯法,是警察在执法犯法。你最好去向他们要人,最起码要随时掌握他们把人给弄到哪里了。”

与此同时,我和儿子在行车中一起求师尊加持,发出了强大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一切邪恶因素的阴谋、迫害。

魔难来时找内因

趁宣传活动安排午餐之机,我们协调安排了在市区的同修整体为此发正念并作了交流;连夜和大部份农村同修進行了紧急切磋交流;我首先向内找到了自己在过年前为了赶做真相对联起了做事心,放松了学法和发正念;对联贴出来后受到众生的好评,心里美滋滋的又起了欢喜心、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过年时觉的有一种大功告成、如释重负的感觉,混同于常人产生了安逸心和居功自傲的心,等等。我的这种不正确状态,对整体产生了一定的不良影响。

当我把这些不好的心找出来后,大家也一致认识到在整体上确实都有所放松,出现了相当大的漏洞,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尽管我们的当事同修在修炼上有漏,但是大法弟子在修炼中的任何不足都会在大法修炼中有序的归正,绝不能成为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和把柄。这次梅春的被迫害,是对我们整体的迫害,根本上是对众生的迫害和对正法的犯罪。并且大家认识到,“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2],这不完全是表面上恶人、恶警在捣乱,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钻空子乘虚而入,既然邪恶找上门来了,那我们就将计就计,加强正念运用神通,彻底解体它、消灭它,把它当作我们除恶的机会和整体提高的修炼环境。

协调好了本市整体发正念事宜,我又乘着夜色到梅春家安抚了其家属,解开了其家属的怨恨心结,取得了家人的理解。并劝说梅春的娘家亲人也采取营救行动,掌握邪恶的动向和当事同修的相关信息。

因为我们所属市是县级市,我又考虑到邪恶非法拘押大法弟子一般要送到地级市A市,次日凌晨我就和儿子开车去A市找各片协调人交流,协调所有可调动的同修都加入到发正念清除邪魔、加持同修、解体迫害的行动中来。刹那间,在另外空间里一张无坚不摧的巨大法网迅速罩住了那些蠢蠢欲动的邪魔烂鬼、共产邪灵以及旧势力的黑手乱神。

梅春娘家村正好在A市和我家的途中,我想在回家之前先進去了解一下梅春当时的处境,意想不到的是她竟已经先我们一步平安到家。

梅春原原本本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及其前因后果。以下为梅春的自述:

“那就是神仙写的”

我由于过大年放松了修炼,求安逸心、对亲情的执着心、对人间美好生活的追求心,引发出了一种无以名状的恐惧心。当我发现这种状态已经相当危险,开始发正念清除的时候,邪恶的魔掌也伸了过来。

昨天上午,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正队长和副队长带着两名警察以及我村的干部闯進我家,借口我在大年前发放大法真相对联为由,对我家進行了非法搜查,抢走了大法的经书、《明慧周刊》和八十多份大法真相资料,把我劫持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路上,我认真查找到了前面所说的修炼上的漏洞,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心里反复背诵着师父的教导:“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3]。近来这些日子的怕心荡然无存,心中对那些不明真相的诬陷者和实施迫害者油然升起一丝慈悲之念。大法弟子无论身处何地都是讲真相救众生的最好环境,警察是当今社会最可怜的人,我一定要救他们。

当我告诉绑架、讯问我的警察他们是执法犯法,在天理上会恶有恶报时,他们居然说我发放和张贴法轮功真相对联是颠覆国家政权的反动行为。我说:“我们的对联全都是体现积德行善能得福报和做好人、存善念上天护佑的理念,那是几千年来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请问哪一句是反动的?”可笑的是,他们竟然打开录有“真善忍好”的横幅图片作为证据。我禁不住大笑着说:“那你们大家说,到底是真善忍好还是假恶暴好?”他们面面相觑,一时无语。只好改变话题问:“那对联是谁写的?”我说:“那你们既然说是我发的,就当是我写的好了。”他们说:“那对联写的挺好,你写不了,你真善忍要讲真话。”我说:“那你们一定要说人写不了那么好,那就是神仙写的了。”他们被我给逗乐了,绷紧的气氛开始缓和。可他们仍不死心故作严厉的问:“老实说,你的对联和这些资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我从容轻松的回答:“是神仙写的,那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了。”满屋子的人忍不住哄堂大笑。他们的邪恶劲已经被逐步瓦解、融化。

险境中忘我救世人

我想当时一定是师父的法身和同修们的正念在加持着我。师父的法出现在我的脑海:“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于是我忘记了什么是“怕”,忘记了生与死,忘记了我在什么地方,忘记了口渴和肚饿,根本不去想他们会把我怎样,心中荡然没有了怨和恨,只是把他们当成了在即将倾倒前的危楼中鼾然熟睡的兄弟姐妹。接下来的形势就完全翻转过来,变成了是他们在咨询真相,我给他们逐条讲解。一下午这里人進進出出我有机会就讲真相,讲真相的空当就盘腿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晚上他们把我关在一个没有暖气设备的大屋子里,副大队长亲自带人看着我,他很幸运,听的真相最全面,也很认真入心。九点钟以后,警察不断的往这里抓人,是元宵节突击清查旅馆抓乱搞男女关系的人,不大功夫就集中了十几对男女。我想,来的都是有缘人,我就一个劲的讲,从我在法轮大法中的亲身受益和体会讲到法轮大法的全球洪传;从“四·二五”、“七·二零”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从中共邪党的不光彩起家史讲到它的愚民政策、洗脑文化和邪恶本质;讲到江泽民利用中共暴政特权如何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牟取暴利,犯下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招致天要灭中共,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

法轮大法的无边法力,感化了副大队长接受真相,启迪了他心底的良知善念,他在那里不动声色,不断進出的其他警察也乐得听真相,谁也不干扰我,结果大部份人都明白了真相,有三个人还退出了中共团、队组织。没有取暖设备的大屋很冷,我教给大家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缘人都沐浴在洪恩浩荡的法光之中。大家一宿谁也没合眼,除了听我讲真相,就是观看我展示五套功法和发正念。真的,大法弟子在任何地方和领域都是主角。

“就是我们师父说了算”

早饭前,绑架我的国保大队长笑着说:“大姐,整整骂了一晚上共产党和江泽民,也该饿了吧?吃点饭吧!”我说:“共产党和江泽民不值的大姐骂,我讲的是真相,真相是救人的,谎言是害人的。这里的饭我不吃,我要回家吃自己家的饭。”他诡秘的说:“那吃过饭我就送你。”上车后依然是正、副两队长带一司机亲自护送。车驶出市区我发现和我回家的方向正好相反,我说:“你们骗人,这是往A市走。”副队长说:“大姐呀,实在对不起了,请原谅小弟们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实话跟你说,你这案子是你不知怎么得罪了村里一个人,这人直接找到公安局局长告了你的状,这是局长亲自点我们两个队长执行任务,够轻了,只定了个拘留十五天,现在就可以给你家人打电话让他到期接你。唉!没有办法,小弟只能做一次恶人了。”

我知道,这个副队长说的是真心话,因为他昨晚还悄悄跟我说:“大姐,我看到你把那大法书包装的那么用心,可见你的珍惜成度,我一定给你保管好,过后我一定还给你。”我说:“你是明白人,你一定要好好看看这本书,你会受益匪浅,谢谢你。”他说:“一定、一定”。可是,不管如何,这个安排我是不能承认的。我语气肯定的说:“不行,你们局长说了不算!”正队长插话说:“我们局长说了不算?那难道你们远在美国的师父能说了算?”我说:“算你说对了,就是我们师父说了算。”我觉的正队长也在一定程度上明白了大法真相。他诚恳的对我说:“大姐呀,真服了你了,听小弟一言,你觉的大法好,等回去后那就好好学、好好炼,千万不要再出去发那些东西。”我说:“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是我发救人的资料有错,而是因为我没有把这些真相资料及时的送到众生手上才出了错;不过,你们得到了你们就好好看一看,并且要让你们手下弟兄都好好看一看,也算你们将功折罪。”他们无语,我接着借机劝他们三退,正队长默然,副队长对我点点头。

我就一直发着正念否定迫害。到A市后,他们找了几家机关也采不成我的手印,有一次我不配合,司机叫嚣着要动武,副队长正色阻止说:“不准暴力执法。”

到了A市拘留所,在交接过程中,双方警察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拘留所方以没有血液化验单为由坚决拒收,送人方大声嚷叫:“血液化验不就是怕怀孕吗?你不能光看她表面年轻,实际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了!”就这一个问题两家吵的不可开交、互不相让。最后送人方赌气要把我留下自个走人,我跟着要回家,他们把我推到屋里扬长而去。拘留所的人大叫:“你進来干什么?我们不要你。”我近乎是命令式的说:“你给我把门开开!”她很听话的给我开了门,我出来稍等了一下,眼望着押我来的车出了大门,于是快步走到大门口,搭上出租车回到了娘家。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是同修们的整体正念帮了我。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共同感悟

一场来势汹汹的邪恶迫害,经过一天一夜被彻底解体了。虽然我们都没有看到在另外空间里这场正邪大战的波澜壮阔,但我们在不同角度、不同方位都亲身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的师恩浩荡、法力无边;体悟到了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又一次亲身见证了师父大法中所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

我们在大法修炼的路上还有很多不足,比起精進同修差距还很大,但我们会听师父的话,一定要做到“修炼如初”,让师父放心,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