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自己 否定“病业”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今年七十岁。刚一修炼,师父很快就把我的多种疾病,如肾结石、脊柱炎、肠炎、高血压等都拿掉了,我无病一身轻。

否定“病业” 魔难

那是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早上,突然人不能动,一动就痛得要命,起不了床,睁不开眼,心里不好受,上吐下泻。心想可能是吃了刚打过农药的白菜,中毒了。就要老伴同修请来医生打针吃药(能动了,可病没真好,头还晕),一个人不能出门,同修见了说:“那不是病,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消业,你没把握好,以后还要翻出来的”。这不是师父借同修之口,点化我,没过好“病业”关吗?

我知道自己错了,果真过了几个月又来了,症状和以前完全一样。有了上次的教训,念也正了,心想,我是一个修炼了五年的大法弟子,不是常人。师父早把我的身体清理干净了,没有病了,这是上次没有过好的关,还得过。法理清晰了,闯关的决心坚定了。这时儿子急得不行,说你不吃不喝四天了,还不上医院什么时候好?我说:“明天就好”。

第二天早上真的就好了。又过了两年,同样的症状又来了,睡了近半天。为什么反复三次出现同样“病业”?这是师父進一步给我净化身体消业。我是修炼人,我没病,我要起来。昨天我还答应要带小侄孙去医院检查身体呢,于是到上午十一点,我硬是咬牙支撑着身体带小侄孙上了医院。因为快下班了,我便抱歉的对医生说:“对不起,我来晚了,因为头有点晕”。医生是熟人,很关心的说:“给你量量血压。”结果血压高达240,太高了,她吓得不行,忙请来一位老专家来看。我说:“没问题”。老专家说:“血压这么高还没有问题?不过,我当了这么多年医生,还没见过240的高压,心肌还这么稳”。我对老专家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没事。”回家后吐、拉了两天血水,还听到头顶血管师父给清理得吱吱响,好舒服,就这样好了。

九年过去了,我的血压一直很稳定,遭了这三次罪,再也没有高血压的黑气往出冒了。更重要的是,从此以后,我能站在修炼人的基点对待“病业”魔难,能顺利的克服一个又一个的“病业”魔难了。

在帮助丈夫同修中向内找,提高自己

二零一零年三月,丈夫喉管上长了一个包,没让儿女知道,但越长越大,饭也吃不下,话也说不清了,孩子们知道了,小女婿见状大声说:“妈,这家里的事情都是你说了算,但爸爸的事我管定了,明天去医院。”

当晚,我急哭了。但我冷静一想,我和丈夫都是修炼人,我的“病业”是假相,他的“病业”不也是假相吗?这种现象出现在我面前肯定不是偶然的,细想我在对待丈夫 “病业”问题的处理上也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当丈夫开始长包时,我是尽力瞒着儿女,没有及时采取否定“病业”魔难的有力措施;当丈夫“病业”严重,儿女要送他去医院时,又急于想如何回避住院,且缺乏对儿女耐心说明修炼人“病业”的问题;而为此急哭了,也难免有情的牵扯。这确实有漏啊,让旧势力有了可乘之机,我们正面临正邪大战,我还哭什么呢?

我对丈夫说:我们一定要正念对待“病业” 魔难,一起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排除邪恶干扰。接着我俩一起边学法边切磋,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常人手段,能对神起什么作用?“病业”是假相,旧势力的迫害。我们要否定它,排除它。

这样学着说着,我们的一思一念都溶入了师父的法理之中,丈夫忽然感到自己喉管上的包小了,不疼了,想吃饭了,好了。

谢谢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