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天梯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三日】腊月二十七凌晨,我的一些同事已经要回家过年了,我还没休假,等着天亮上班,中间炼了四套动功,就躺下睡了,但梦见一个无聊的人压着我,一直到憋醒,也没想起念口诀(以往梦中念口诀不说遇难呈祥吧,至少能有惊无险)。我于是又炼了第五套,再睡下。

然后梦中看见很多人来来往往,但我无法和他们沟通,就保持侧躺的姿势,去留无意,接着就飘起来了,飘到他们头上。与以往不同,这次我忽然感觉飘起的力量大了起来,冲上了更高空间,象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中写的“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途中遇到一位神仙,他的场自动放着音乐、穿着古朴、且行且吟(不是人间语言),那意思好象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帝力于我何有哉?”但我们并未多言,因为我感觉还有更重要的事。

我继续往上冲,周围已是一片漆黑,正在我不知还能不能上冲的时候,上边出现了金色的阶梯。我上去一个,上面又有几个阶梯,我继续上。后来我才想到,这阶梯就是我看的大法经文的书页啊!

这样上了一段,我又看不到阶梯了,正当我快感觉无力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我继续向上吸,最后终于到了一个象但丁《神曲》中所描述的“幸福者的玫瑰”的地方(这只是感觉和意境,不是指到了但丁说的地方),我已泪流满面,可能因为后面这段全是靠师恩上来的吧!那最后挡着我让我很难上冲的物质就是我没在法中悟到、没修好的部份。

次日凌晨,我又梦到了我以前没悟到的那部份,这次不是一团漆黑、而是一团略微透着亮的迷雾。忽然出现一个发亮的人影,但我明显感到它不符合法,再想想,它就是十几年前的电子游戏中出现的一个老头!那游戏的名字都说出了它的野心,剧情更是。这么多年,就因为对电子游戏有执着,它就影响了我很多事、在脑中形成了争斗和“利用法而不同化法”的变异物质,教训啊。

我也理解到,为什么有同修与那么多同修神的一面和正神清理邪恶,却没看到常人空间有明显变化(比如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没有大量获释),他所见到的师尊也只是威严的看着而没出手,因为同修还在修、世人还在行与不行之中,神的一面能增强正念,但难以把没修好的部份也包办了,甚至有的神看不到大法弟子没修到的空间,而邪恶却无孔不入。

我也理解了旧宇宙很多未得救的生命为什么非要凭大法弟子的表现(而不是法理本身)判断是否认同大法,因为旧宇宙的生命原先根本不知道有法,他本性的一面都在随着旧宇宙衰朽,又不象很多大法弟子一样有神圣的法缘,几乎只能这样寻找得救的机会。

修炼中我理解到,修炼者有时感受到超越其当前层次的景况,是为了让他修炼,不是让他满足好奇等执着心。师尊开的已经没有门了(全开了)、挡着我们的只是我们自己的执着和业力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