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过世了 我们应吸取什么(2)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八日】(接前文)我还发现一个问题,去世的同修不是一个“病业”把其拖走的,是多种人心几乎同时出现旧势力才得手的,不是单独一个心不去而造成的。

我地的同修周某某去世前四天一直与我们交流。我到医院去看她,她躺在床上见我第一话就是:“师父给我设的难太大了,过不去了。”这位同修劝三退几乎逢人就讲,从做事中看上去正念挺足,可在修炼上关键时刻这一句话漏出多少人心与迷茫啊!看不清难是哪来的,虚荣心,对老伴不听劝告产生的怨恨心,怕心,对家人的摆布逆来顺受的心,等等,全都是人的东西,但自己在人中习惯成自然,认识不到,所以没有去掉。

有个同修和我说,有个八十多岁的老学员临死还要摸着老伴呢,说他色欲之心太重了。我觉的他如果会修观念就会少,表现出的人心一定少,色欲之心一冒出来就能认识到它,那么他也一定能收敛消减它;他是多种人心与观念及多种因素造成病业而离世的。

另外我认为,如果一个人只是修的慢,但人心也在去,而且能抓住法作为根本,谁也不敢把他弄死。例如,我地有个同修弥留之际,她想:十多年了也没修好,讲真相救人也没做好,死了多可惜呀!结果她渐渐的好了,这是她亲口跟我说的。我看是因为弥留之际她想的是走师父安排的路、修到底,所以才好的。相反,几个月后,她老伴唐某病危时却想:十多年了也没修好,讲真相救人也没做好,我也没付出那么多,死了也不冤枉,结果七天后他死了,因为平时心不在法中,临终前想的也不是法。

第二、自己将要成就什么自己不明确,也就是说该舍去人心时,用什么标准来约束自己不明确。大法的传出不是让修炼者当好人的,是让咱们修成神、佛、道的,那就得用大法告诉我们的神佛的标准来约束自己,就得明确的知道神佛平时是什么心态、遇到问题是什么心态,人才能修上去。如果总是用好人的标准在去人心,那就提高不了,修不到位。

比如说: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恨人心……都去了也只是好人,因世上真正的好人,他这些心都很淡,但是他还有人的众多观念。人的观念不去他就是人,再好也是人。比较好的小孩子,他比较纯净,没有那些人心,也很少有人的观念,但他也只是人。所以咱们不按照大法中层层超常的标准修那就是不知道高层次的法理,心性也提高不上去。

交流中有同修说我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乍一听是对的,如果此人真的心性等各方面都非常好,那可以说这句话他说对了。如果这人心多,观念不少,那他说这句话,我认为他是迷茫。比如,法中讲到忍。怎么忍?我理解,打你时心里嘀咕都不行,不许动任何念头,还得乐呵呵的。这标准不超常吗?常人能理解吗?能做到吗?师父还说:“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1]而且是果位中的最低标准。慈悲的,不动心的。

那天我和同修到张家学法。十二点发正念,短短十五分钟,她与她老伴说了五句话:告诉他老伴买什么馅的包子,买几个,关好门、给孩子做什么饭。完全忘自己在干啥,忘记了大法修炼的要求了。

相当的一部份人都是在用人心看待大法的事,看待修炼中的事。有很多同修认为现在是正法时期,不用太关注去人心的问题了。师父在答疑中说到这个问题:

“弟子:现在弟子中很多人有一种想法,一个学员受到旧势力干扰出现魔难,其他学员认为,即使他有执著,也不允许迫害,大家发正念。我的问题是,如果那个学员自己不提高,这样有用吗?”[2]

“师:那就是严重障碍了。他自己都不理智,我们做什么那还等于白做,发正念清理了外面的清理不了他的心里。人想干什么是出自于他一念,是他要不要。这种情况我看一定是有执著的心结。真是能力做不到你可以去帮,这没有问题。想办法让他从法理上认识、多学法。”[2]

我们地区去世的同修唐某某、周某某、上某某,都是这种状态,观念不转变导致正念不足从而离开人世。同修走了,失去救人与提高的机会,那么我们在世的同修更应该反思其中教训,真的向内找自己,真正重视修炼的严肃性,重视与珍惜同修互相之间的矛盾,互相促進提高,尽快的转变人的观念。

师父说:“个人修炼不能放松,无论你做什么事,讲真相啊,或者是你做证实大法的项目,首先要把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你做的那件事情才更加神圣,因为你是大法弟子,是大法弟子在做证实法的事。常人也能做大法弟子的事情,他不能够具备大法弟子的威德,他只能有福德,造就福份。”[3]

通过温习这段法我又一次认识到个人修炼提高心性的重要性。一点个人现阶段的认识,不一定都对。写出来希望大家共同提高,别让我们的救人队伍再无谓的减员。

(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