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正念破除脑血栓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五日】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早晨炼动功冲灌时,手碰手、手碰手,好似多了几只手。早饭后到医院上班,進诊室往下脱大衣解不开扣子了,手不好使,费好大劲我才脱下棉大衣换上白大褂。我烫壶水,往杯里倒水,全洒在地上,杯子从另一只手滑落在地。正赶上这天发工资,点钱时掉的满地都是钱。

下午到小组学法,手捧大法书一次次往地上掉,同修们也很吃惊。面对这些,我一点怕心也没有。我马上想起《转法轮》中师父举的那个例子。师父说:“举个例子,我在长春办班的时候,有一个人根基非常好,真是块料,我也看中这个人。就把他的难加大一点,让他快点偿还掉,让他开功,我准备这么做。可有一天,他一下子好象得了脑血栓的症状,一跟头栽在那里,觉的不会动了,好象四肢不灵了,送去医院抢救。然后他能下地了。大家想一想,得了脑血栓哪能这么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会动了?回过头来他说学法轮大法学的,使他出偏了。他没有想一想,脑血栓这么快就好了?今天他要不学法轮大法,一个跟头栽下去,说不定就死在那里了,也许永远瘫痪下去,真的得脑血栓了。”[1]

我是搞医的,知道从常人角度我这是脑血栓症状。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加大魔难过关,我不怕死,死对修炼的人来说不过是早走。但如果我和旧势力签过什么约叫我早走,这对洪法会起到很大的负面作用。我是这一片的协调人,早走了,对法理还认识不清的同修来说,他们会想协调人都不行了都早走了,我们还行吗?当然明白法理的同修他们都会正确对待。

我是大夫,从99年7‧20以后来看病的患者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我都一次次的向他们讲真相、做三退,98%都退了,有陪护的家人也跟着退了,也有个别不退的,我面对这些人遗憾的摇了摇头对他说:我治好了你的病,没能救了你的命。

我的病人也都知道我炼法轮功肠子长的瘤炼没了,类风湿、心脏病都炼好了。我七十七的人,但耳不聋、眼不花、皮肤白里透红,走路一身轻,都说我像六十岁的人。有很多患者一看法轮功这么好也跟我学法轮功了,如果我早走了对他们来讲震动太大了。另外我在这个城市里也有点名气,再来找我看病的人,他们会怎么想?他们还会信法轮功吗?

总之,早走对救度众生太不利了,不能早走,这不是师父的安排!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师父不承认旧势力,连旧势力本身师父都不承认,我是师父的弟子也绝不承认它们的安排,如果我和旧势力签过什么约的话,我也一概否定不承认,就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就这样,每次发正念,我都这样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两天时间,一切恢复正常!

感谢师尊的保护、感谢师尊为我承受的一切业力,在另外空间师父不知为我承受多少呢?我要不炼法轮功注定要得脑血栓,因我40多岁就血粘、血脂高,打蛇毒也不好用。今天这个症状表现出来了,这么快就好了,要不是师父为我承受能好这么快吗?用人类的语言无法形容对师尊的感谢!

尤其在正法中这十几年来,在师尊的保护下没受到任何迫害,师尊给了我一种特殊的功能,见到邪恶就打出法轮来,关键时刻有惊无险。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在这个空间动动嘴。我只能精進、精進、再精進,多救众生来报答师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