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十五年受迫害综述(上)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十五年来,河北邯郸复兴区中共区委和公、检、法、司等邪党机构,不断的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关洗脑班、非法劳教、判刑迫害等。

据不完全统计,十五年来,邯郸复兴区至少有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被绑架在171人次以上;被劳教50人次;22人被酷刑;其中3人被迫害致残;2人遭不明药物摧残,3人被迫害为精神病人,迫害导致2人流离失所;9人被关洗脑班强制转化迫害;直接经济损失45000元;被骚扰、打家劫舍者更是难以统计。

一、复兴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张晓茹:被河南警察活活打死

张晓茹,女 ,50岁,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法轮功学员,原在《邯郸市日报》社工作。张晓茹因到北京上访多次遭到邯郸六一零犯罪团伙的迫害,她曾经三次被绑架,两次被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2000年底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张晓茹
张晓茹

2003年2月27日,张晓茹和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到河南省濮阳市赵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大庆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濮阳市公安局,两位法轮功学员遭副队长王海真等人刑讯逼供,百般折磨,张晓茹当场被活活打死。

刘焕青:三次被绑架,屡遭酷刑而死

刘焕青,女 ,58岁,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因向世人讲清真相,曾三次被复兴区公安分局胜利桥派出所警察抓进看守所。

刘焕青
刘焕青

2000年10月6日,警察闯入家中绑架了刘焕青夫妇,非法关押在邯郸第二看守所长达一年多时间。刘焕青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被视为“顽固分子”,被戴上沉重的脚镣、手铐。警察赵××、崔树敏经常用电棍击打刘焕青全身,使她身体和精神受尽了野蛮摧残,体重由原来140斤降到不足80斤。直到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邪恶之徒为了推脱责任才允许家属把她接回家去,不到一个月时间刘焕青就离开了人世。

刘焕青的儿子李石头是硕士研究生,在天津大学任教。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抓,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刘焕青生命垂危时警察也不让儿子与妈妈见最后一面。刘的丈夫李刚林也多次被中共拘禁、劳教,一家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李记逍:遭劳教所迫害、旧病复发含冤去世

李记逍,男,邯郸市郊区彭家寨乡下庄村法轮功学员。李记逍先生98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功。学法前多病缠身,学法炼功后,身体恢复健康。

2002年秋天,彭家寨派出所警察王春堂等人又强行将李记逍绑架到派出所,二十四小时后送到邯郸市“610”洗脑班进行迫害。因李记逍坚持修炼,又被送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数月后被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一年有余。

李记逍从劳教所出来后,当地派出所警察经常到他家中恐吓、骚扰,导致李记逍旧病复发,于2005年10月7日离世,年仅47岁。

李章林:被注射损害神经药物而离世

李章林,男,邯郸市郊区彭家寨乡下庄村人。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本身体患有不能医治的血液病,学法炼功后痊愈。

1999年10月份,李章林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后被邯郸市公安带回当地,交到邯郸彭家寨派出所,警察说“只要说不炼法轮功,就放你回家”,因李不配合警察,彭家寨派出所直接将李送至邯郸市第二看守所。

在邯郸第二看守所,警察们对李章林百般折磨:殴打、电棍电,并且对他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导致李章林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回家后,他谁也不认识,经常出现幻觉,并总说害怕,不吃不喝,身体骨瘦如柴。他妻子将他送到精神病院治疗,稍有好转,但还是经常发作。

2002年秋天,在李章林仍然精神极不稳定的情况下,彭家寨派出所王春堂等人再次将他绑架到邯郸市“610”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后,因他病情加重,放回家。回家后,李章林不认识人,时清醒时糊涂,总出现幻觉,精神烦躁,不吃饭,不睡觉,夜里到处乱转,而且还打人,加之以前的旧病肝腹水复发,于2005年6月30日去世,年仅44岁。直接迫害责任人是邢延生、高飞。

二、复兴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的案例

李梅:3次被劳教,经历无数次酷刑摧残

李梅,40多岁,心地善良、健康开朗的她曾经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因为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残酷迫害。十多年来,中共当局对李梅持续的迫害,所犯的罪行罄竹难书,每次摧残, 李梅都是九死一生。

2012年2月,李梅第3次被当地恶人非法劳教,对她而言什么都没有了,家已是无家。第1次劳教时,石家庄劳教所为了让李梅写所谓的“四书”,警察王焕芳、崔艳芳等人采取打骂、罚站、恐吓、搧脸、吊铐、上绳、管小号、不让睡觉、上厕所、坐小板凳、暴晒或挨冻、电击,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等方法折磨李梅。警察不断的变换花样,连续4次对李梅实施酷刑,致使李梅的臀部被打烂,伤口溃烂形成两个大洞,长时间流血流脓不止,不能坐卧行走,真是苦不堪言,这次酷刑使李梅臀部至今还留有一个大坑。为了抵制迫害,她曾经3次长时间绝食抗议,警察就用铐子把她手脚铐在床上很多天野蛮灌食。管子从鼻子插到胃里不拔出来,并把管子直接粘到脑门上,时间长管子拔出来都变了颜色。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的警察对李梅就是这样反复的迫害。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2010年8月3日,李梅解教回到邯郸。没有想到是的,早在回家前两个月李梅的丈夫因当地坏人多次骚扰、挑唆、恐吓精神感到极大压力,怕的要命,在李梅没签字的情况下单方面就离了婚。等李梅回来时才发现:丈夫、孩子、房子等一切都不属于自己了。女儿的不理解,丈夫的落井下石,李梅对他们还是没有抱怨, 还想挽救这个家庭。就自己在外租房住,省吃俭用,日子过得非常艰苦。然而,一连串的残酷的打击,使李梅身心受到巨大伤害,酷刑在臀部留下的大坑至今未能恢复,行动十分不便。加上见不到孩子,找不到工作,巨大的压力促使李梅体质严重下降,精神极度压抑。即使这样,当地坏人依旧不肯放过这个可怜的弱女子。

2012年2月24日,李梅又被百家村派出所无缘无故绑架,复兴区公安分局长谭铁臣不顾李梅的实际情况将她再次非法劳教1年半。

赵美华: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赵美华,女,邯郸法轮功学员。2000年11月,赵美华再次被彭家寨派出所警察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后被关押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遭迫害。2001年大年初九至十六,在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保管室里,赵美华双手被手铐固定到窗户上从早上起床站到晚上熄灯,警察刘秀敏指使劳教人员魏荣打开窗户冷冻,当时外面下着鹅毛大雪,晚上睡觉双手铐在床上,连续七天七夜,一次又一次被关进禁闭室,双手双脚被绳子悬在空中吊起(记不清多长时间),迫害致神志不清、精神恍惚、浑身无力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失常,直到2002年4月5日保外就医。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聂书霞: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女 ,年龄未知,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2000年聂书霞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复兴区分局长谭铁臣非法劳教,在石家庄劳教所聂书霞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聂书霞回家后,仍不断遭到派出所骚扰。2003年上半年,她又被郝村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三、复兴区典型迫害案例

在邯郸所有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中,抄家、拘禁、判刑、敲诈、酷刑是最为普遍的迫害方式。调查显示,邯郸的中共暴徒对为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了毒打、体罚、灌食、电击、超负荷劳役、虐待、性摧残、思想迫害、精神药物迫害等酷刑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

刘勇:被劫持在精神病院13年,现下落不明

刘勇,男,42岁,邯钢炼铁部(原系邯钢炼铁分厂)的职工,家住邯郸市罗城头1号院。自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辅以谎言煽动仇恨的迫害法轮功后,刘勇曾四次去北京上访,在1999年9月被行政拘留,后被劳教。

1999年11月26日,刘勇被送往邯郸市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在强行精神洗脑和野蛮肉体摧残折磨的恐怖中,刘勇只因说了一句“在劳教所也是我们修炼的场所”,招来劳教所警察更为惨烈的毒打。

2001年6月2日,刘勇的母亲配合邯钢将刘勇送进保定精神病院迫害。刚到精神病院那段时间,医院强行给刘勇注射一些不明药物,在极痛苦中,刘勇险些丧命。他说在一丝意识尚存的情况下 “就是凭着对真、善、忍这三个字的信念”,顽强的活了过来。

精神病院鉴于刘勇是个正常人,就让他每天干固定的活,他利用到院中倒垃圾的机会曾两次试图逃出,都没成功,第二次是从长途汽车上被截了回来,从此便被彻底封闭了起来,连楼道的门都出不了,每天打扫楼内卫生,包括厕所。刘勇坚守法轮功学员在哪里都得做一个好人的原则,他说:“无论到哪里都得让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医院担心刘勇遭迫害的详细情况外泄,刘勇连拥有一支笔、一张纸的权利都没有,关心刘勇的亲朋好友把电话打到病房区的医生办公室,医生从来没有让刘勇接过电话。

难以想象,在漫长的岁月中,刘勇时时刻刻与精神病患者为伍,就是正常人也要被折磨成精神病人。可是刘勇凭着对“真、善、忍”信念,顽强的闯了过来。用保定医护人员的话说:“刘勇根本没有精神病,身体一直很好,每天也就是打坐炼功,还帮助别的病人,是一个很好的人,是得到全医院公认的好人。”

医院剥夺刘勇的被探视权,相关负责人说探视刘勇属于“政治”问题,院长也做不了主,还得请示邯钢和省里。刘勇非常希望走出医院,但医院主管医生要求必须单位来接人,可是邯钢集团炼铁部的责任人对此事视而不见,不接人。

历经十二年暗无天日的煎熬,2013年7月13日,保定精神病医院韩主任亲自将刘勇送回邯郸钢厂。然而,刘勇并没有得到自由,他的母亲限制他出门和接触他人。

2013年9月12日晚7点左右,刘勇在家中再次遭到绑架。刘勇的妈妈和妹妹刘小红叫来110,把刘勇再次送到不知何处的精神病院非法关押。

赵美华:经历无数次酷刑

赵美华,女,邯郸法轮功学员。2000年10月1日,赵美华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曾被彭家寨派出所及孟千村委会劫持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5000元才放回家。

2001年大年初九至十六,赵美华在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保管室里,赵美华双手被手铐固定到窗户上从早上起床站到晚上熄灯,警察刘秀敏指使劳教人员魏荣打开窗户冷冻,当时外面下着鹅毛大雪,晚上睡觉双手铐在床上,连续七天七夜,一次又一次被关进禁闭室,双手双脚被绳子悬在空中吊起(记不清多长时间),迫害致神志不清、精神恍惚、浑身无力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失常,一直到2002年4月5日保外就医。

酷刑演示:悬空吊起
酷刑演示:悬空吊起

2002年秋,赵美华又被彭家寨派出所绑架到公安驾校洗脑班一个月,迫害主要责任人是警察邢延生、高飞等。

2004年10月,孟仵村委会伙同乡郑书记,欲绑架赵美华到市劳教所未得逞。

2010年6月13日,赵美华,杨志英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永年县姚寨派出所绑架(所长刘贺林),中午被永年县国保大队程星等人连拉带打强行扣押在永年县国保大队。警察王坤将赵美华摁倒在地进行殴打和辱骂,叫嚣着:明慧网上说的对法轮功用的酷刑我都用过,你们告吧,一副流氓相。傍晚赵美华、杨志英被送往永年县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她们二人绝食九天,抗议非法拘禁,要求无条件放人。她们二人在看守所双脚被戴上脚铐一个星期。

2010年7月2日晚,警察在不通知赵美华家人的情况下将其关押到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刚进去不久,赵美华就被剥光衣服强行穿劳教服,强行剪掉头发,睡地板砖,戴手铐。警察樊苗路指使劳教人员杨杰,用硬塑料棍打赵美华双腿,两腿呈茄紫色,四个多月都没有消。

2011年2月,在餐厅对外往箱子里装缸,捡菜,因赵美华拒绝做奴工,被樊苗路揪住头发摁倒在地,一脚踩到脸上,接着被包夹(卖淫进去的)王玉珍打了两拳。

2011年4月9日王玉珍在宿舍寻衅滋事,体重二百多斤的王玉珍把体重只有一百多斤的赵美华摁倒在地一顿暴打。赵美华躺到地上起不来。王玉珍吓得赶紧喊队长,樊苗路手拿电棍把赵美华拖到禁闭室,用胶带封上嘴(怕有叫声)又一顿暴打。参与者李娟(大班长),王玉珍双脚踩在赵美华的背上,樊苗路踩在腿上,赵美华动弹不得,打完后把赵美华拖出禁闭室。

2011年7月11日,警察樊苗路逼连走路都困难的赵美华踩上椅子擦车间的门,赵美华拒绝,樊大怒教唆劳教人员张宁等把赵美华拖进车间关上门一顿暴打,并扬言:“你告吧,爱上哪儿告上哪告”狂妄至极,并威胁说,你写转化书吗?不写就折磨你。接下来的几周不准赵美华上厕所,长期罚站,白天在车间里的厕所站着,晚上在宿舍站着直到午夜。

迫害这十几年来,赵美华究竟被打骂了多少次,连她自己也记不清了,因为太多太多了!

杨志英:在高温四十多度下被罚站六天

杨志英,女 ,年龄未知,邯郸法轮功学员。2000年7月2日早五点,杨志英在人民路立交桥附近炼功,被胜利桥派出所绑架,当晚被非法关押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因炼功被经常遭受警察谩骂,绝食反迫害,被警察强行灌食。

2001年正月十六,杨志英与十多名同修一起被拉到复兴区政府礼堂二楼,强行进行电视录制,并遭殴打。期间被复兴区政法委韩书记勒索一千多元,在看守所被关押迫害长达半年。于2001年正月十七早被非法送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五大队进行迫害。在劳教所里长期坐小板凳,遭辱骂,强迫做奴工。

2010年6月13日,杨志英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永年县姚寨派出所警察绑架,中午被永年县国保大队程星、王坤等人强行拖上车拉到县国保大队,遭王坤、程星等人殴打电击。王坤说一副流氓嘴脸,对着法轮功学员叫嚣:明慧网上登的对法轮功用的所有酷刑都是真的,我都用过,你们能怎么样?你们告吧。

2010年7月2日晚,杨志英被强行送往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2010年7月2日夜11点,杨志英进劳教所当晚管理科于助理,马某某用胶带封杨志英的嘴,马某某用脚踹,当夜在一大队大厅戴着手铐待了一夜。

一次杨志英因拒绝看邪党新闻,连续三天被警察从宿舍揪着头发拖到大厅强迫看,导致她心脏病发作,浑身发抖、血压增高。

一次杨志英又被警察刘子维揪着头发强迫在大厅站了两天。在一大队拒绝做奴工,每天遭到谩骂,甚至殴打,不让上厕所,不让说话,不让洗澡,用胶带封嘴,精神遭受严重打击,每天提心吊胆,过着生不如死的地狱般生活。

2011年5月一大队解体后,转入三大队,在三大队因拒绝做奴工,强迫罚站半月之久,同时遭到侮辱、谩骂。

一次警察史江霞教唆一名劳教人员(邯郸的)揪住杨志英头发,摁倒在地,用脚猛踹杨志英头及脸部二三十下,导致左眼青紫,头脸肿胀。

2011年8月6日,杨志英因拒绝唱邪党歌曲,在高温四十多度下,在大厅被罚站六天,真是苦不堪言。

李刚林:长期关押 家破人亡

李刚林,男 ,六十多岁,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李刚林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多次非法长期关押。其妻刘焕青因不放弃信仰被迫害致死,其子李石头也数次遭到中共的绑架和劳教。

2000年初,李刚林被胜利桥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禁于邯郸市第二看守所五个月。
2000年10月6日,李刚林再次被胜利桥派出所从家里绑架,非法拘禁达十个月之久。2001年9月,妻子刘焕青被迫害致死,警察才给他办了取保候审。在失去妻子的痛苦中,李刚林仍不断地遭到恶人骚扰。

2002年9月中旬,李刚林在家中被胜利桥派出所警察绑架送看守所,因血压高达240,没送进去,在派出所关两天后又送看守所,血压仍太高而被拒收,警察们只好将他送回家。

2002年9月25日,胜利桥派出所警察们又一次将他绑架,直接送邯郸市劳教所迫害。

2004年初,李刚林从劳教所出来刚几个月,2004年9月3日下午再次绑架,被送进邯郸洗脑班。

2008年7月23日晚6点半,复兴区国保大队伙同胜利桥派出所警察八、九个人,再次闯到李刚林家骚扰。家人没开门,几个警察、一部警车就一直在李刚林家的楼口监视着。24日晚7时,一伙警察又去骚扰,敲门仍没开,他们就私自将门锁撬开,进家翻查东西,出来后仍在楼口监视。

李石头:被当众剥光衣服羞辱、长时间不让睡觉

李石头,男,41岁,李刚林儿子,邯郸复兴区法轮功学员。1990年17岁的李石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河北工业大学,连续四年学习成绩全年级第一,是家人和亲戚朋友的骄傲,毕业后,被学校直接留校任教。后又考取了硕士研究生,深得领导的赏识和同事们的称赞。

1999年7月20日,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镇压开始后,李石头坚持到公园里炼功,以行动来证明大法的清白,以行动来抵制人权及信仰自由的被践踏。遭绑架,拘留一个月。

2000年10月23日,李石头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天津双口劳教所。李石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精神、肉体的残酷折磨。李石头多次遭受电击、毒打;被当众剥光衣服羞辱;长时间不让睡觉被迫接受强制转化。

长期的恶劣生活条件,使李石头生了严重的疥疮,全身溃疡腐烂,不敢穿内衣,脚上淌着脓血,肿胀的穿不上鞋,双手溃烂,淌着血水、脓水。全身瘦的皮包骨头,走路只能拖着脚、弯着腰。看到他的人,谁敢相信他曾是一所高等学府、受人尊敬、才华横溢的高级知识分子?!

后来,李石头被邪党转到渔山劳教所一大队迫害。渔山劳教所,又称采石场,那里的恐怖环境和繁重的奴役使曾经来过这儿的犯人谈虎色变。李石头到这不久,因拒绝教导员李占的无理体罚,即被李占拳打脚踢(李石头的近视镜被打碎),而后被李占和恶人周海英(李石头的号长)电击,进行强制转化。在渔山劳教所,李石头一次次地遭受非人的打压和折磨。包括强制性地超负荷的体力奴工等等,无法一一记述。

2004年6月,李石头又被转到了天津市建新劳教所。2004年12月25日是李石头期满释放的日子,在此前一个多星期,天津公安四处、河北工业大学保卫处及学校领导等一行二十余人去劳教所对李石头进行所谓的考察。

李石头回到了邯郸父母家中。可是他没想到,早在2001年8月,他被非法关押在双口劳教所的时候,他的母亲刘焕青就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而被邯郸公安及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58岁,在刘焕青生命垂危时警察也不让儿子与妈妈见最后一面,这就是邪党标榜“人权最好时期”发生的真实案例。

出来后李石头被学校开除工职,一失去了工作的李石头无法出去找工作。其实河北工业大学早在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就没收了他的身份证,直到现在还扣押在学校的保卫处。

2007年10月17日早,邪共召开“十七大”前,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派出所一行几人,闯入他们家中,绑架了李石头,当天下午6点将他劫持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在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营救下,于11月17日获释。

2008年7月24日早,李石头去一位同修家串门,被早已在那里蹲坑的胜利桥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后直接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劳教两年。警察没有通知他的家人。后其家人通过多方打听,才得知他的下落。

祁淑春:3次被绑架  被迫害流离失所

祁淑春,女 ,59岁,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法轮功学员,曾几次进京上访、讲真相被绑架、关押。2000年2月,祁淑春因上访说句真话被绑架,被胜利桥派出所送第二看守所关押4个多月。家人托关系,又罚2000元才被放出。

2000年10月1日,因进京上访再次被关押进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后又被判劳教两年,送石家庄劳教所。在劳教所经历了最黑暗的残酷迫害。

2002年8月31日,祁淑春在成安开法会时再遭绑架。并遭毒打,上绳等酷刑折磨。后又被复兴区胜利桥派出关押。她以绝食抗议对她的无理迫害,抵制邪恶的任何要求。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派出所怕她出事担责任,把她送到单位招待所单间,设专人日夜轮流看管,并戴着手铐,这种情况下,她依然向看管她的人讲真相,后以强大的正念脱开手铐闯了出来,在外流离失所。市“610”恶徒指使分局、派出所设专案组到处调查她的下落,连亲朋好友甚至与她不太熟的人都被骚扰。派出所警察经常半夜三更到她母亲家砸门,搞得家人几年都不得安宁。

王燕: 5次遭绑架,多次被迫害出病症

王燕,女 ,45岁,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2000年10月,王燕因进京上访多次遭化林派出所绑架,关押进邯郸第二看守所。又被判劳教,因血压高劳教所拒收,才被保外就医。

2002年8月,王燕因开法会再遭绑架,派出所送她到看守所,可因血压太高看守所不收。被关押在派出所。王燕正念走脱,所里警察非常恐慌,把她们家十几口亲戚都抓到派出所,逼他们说出王燕的下落。他弟弟(常人)看到连累了这么多亲戚,只好把她所在地址说了出来。所长带人再次把王燕绑架。后来怕她再跑了担责任,只好给她办了保外就医。

2002年10月,派出所警察伙同“610”再次闯到王燕家,要绑架她进洗脑班。王燕坚决抵制不跟他们走。610指使来了十多人要抬她走,他身体出现症状,人事不省。最后叫来了救护车送医院,警察只好撤去。

2003年12月8日下午近6点,邯郸市化林派出所警察王德胜和一个复兴区分局的警察闯进了法轮功学员王燕的理发店,绑架了王燕和她的丈夫胡宪生。警察以胡宪生摩托车后箱里有真相资料为名,把他劫持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继续迫害。 王燕则被弄到家里几个人日夜轮流看管,几人吃住在她家,连孩子都没地方呆。给他们一家造成了无尽的伤害。

2008年7月14日,王燕外出时被跟踪,并被复兴区化林派出所警察绑架回家监视居住。2008年7月22日下午1点左右,王燕再次被化林派出所警察绑架,直接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