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三门峡法轮功学员十五年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实行群体灭绝政策以来,河南三门峡地区法轮功学员在经济上、精神上、肉体上屡遭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狱中。以下材料均出自于明慧网。

一、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

1、李贵珍,女,出生于一九六三年三月一日,三门峡市水利十一工程局安装分公司从事车工,在工作中勤奋认真,任劳任怨。由于长期工作腰部扭伤,面黄肌瘦,有气无力,身体状况很差;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状况好转,身心受益。

李贵珍
李贵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面对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的疯狂迫害,李贵珍依然坚定的修炼法轮功,并向人讲真相、发传单,曾经五次被绑架迫害。第一次被当地国保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四十天;第二次给一老人讲真相被人恶告;第三次当地“六一零”和单位合伙以找工作为名绑架;第四次是在二零一一年单位通知她丈夫说要她往单位送身份证复印件为由被绑架到郑州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李贵珍在她父亲家门口再次被国保大队绑架并关押在三门峡陕县看守所,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走路都需要人架着,中共邪党人员图谋起诉判刑,加重迫害她。李贵珍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份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八岁。

2、陈跃民,男,三门峡市纺织器材厂职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陈跃民多次受到当地邪党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不法之徒的非法上门骚扰。九九年七月陈跃民在上班期间被非法拘禁在厂办公楼一周。

二零零零年六月,陈跃民又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三门峡市看守所九个月,遭到警察多次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不仅长期戴几十斤重的手铐脚镣。警察还多次强制陈跃民穿着短裤,在炎炎烈日下跪井盖(生铁铸成)暴晒,头顶还要放砖数块……折磨了7个月,强行非法勒索家人五千元才将陈跃民取保放回。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二零零一年六月,陈跃民在居民区发大法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世人,被人构陷,再次被非法关押三门峡市看守所,在恶党三门峡市“六一零”的授意下,警察多次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不但不放人,还串通法院将陈跃民非法枉判五年,送往河南省郑州新密监狱继续迫害,最后陈跃民被迫害得不能再为监狱做奴工才被放回家。

陈跃民年纪轻轻却失去了健康,工作又被开除。陈跃民不但不能养家,反而成了家庭的拖累。从此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彻底失去了欢乐。后来,企业所谓改制,工人下岗,陈跃民妻子也失去了工作,一家三口失去了生活来源。陈跃民于心不忍,只有硬撑着病残的身体为人打工、挣钱,养家糊口,供女儿上学。

就这样,丧尽天良的三门峡市中共邪党政法委、“六一零”不法人员还时常带上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上门骚扰,中共灭绝人性的摧残与高压迫害逼得陈跃民身体不但不能恢复健康,而且更加恶化,完全失去工作能力。二零一零年下半年,陈跃民辞去工作,回家休养。

一个年轻的小伙,一米七十多的个头,被恶党迫害的弯腰驼背,还不如七十岁的老头,骨瘦如柴、少气无力,大男人年纪轻轻不能养家,陈跃民的心痛苦极了。陈跃民卧床不起、饮食难下、彻夜不眠,陈跃民的精神也彻底被恶党压垮了……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历经十余年迫害的陈跃民突发急病,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3、张准丽,女 ,五十五岁,河南陕县人。陕县国保大队二零零六年元月八日突然对该县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绑架;元月十三日早晨,警察又突然闯进大法弟子张准丽的家中非法抄家,在家中抢劫走一些大法书籍和经文,还有家中电脑,然后强行把张准丽绑架到了陕县国保大楼四楼,接着就对张准丽进行刑讯逼供,追问大法书籍和经文的来源。张准丽坚决抵制不法人员的无理要求,警察为达到目的竟将张准丽毒打致死。此后,警察怕承担责任,竟丧心病狂的将张准丽从四楼扔下,制造张准丽“跳楼自杀”的假相,然后假惺惺的将尸体送到陕县二院抢救。其实人到医院之前就已经死了。国保大队将张准丽迫害致死,还拒不通知张准丽的家人。

二、仍在狱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赵保庄,男,四十五岁左右,河南许昌人,十六岁时从许昌老家出来,在河南的渑池县一直经营磅秤生意。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渑池县和义马市“六一零”伙同当地的国保大队多次绑架迫害。

二零零一年正月,赵保庄因为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渑池县“六一零”绑架,当时的六一零主任是李玉伟(现在河南三门峡市国家安全局当特务),“六一零”抢劫了赵保庄家的电视机、VCD等,至今未还。因为李玉伟阴谋要判他的刑,把赵保庄关在渑池县看守所长达十三个月,李玉伟的判刑图谋失败后,强行勒索赵保庄家人二千元钱。

二零零三年七月,赵保庄在门市里被河南义马市(县级市)与渑池县“六一零”(两县紧邻)绑架。渑池县“六一零”联合县工商局把赵保庄的另一个专卖店洗劫一空,又伙同县教体局威胁各中学不许收留赵保庄的一双儿女入学,否则校长开除。无奈之下,赵保庄的一双儿女只好回长葛市老家读书,李玉伟还不甘心,非要把赵保庄的妻子也逼走。在李玉伟的淫威之下,赵保庄的妻子只好把生意正红火的磅秤门市转让给他人,被逼回长葛老家。赵保庄在渑池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强行送入河南许昌劳教所劳教两年,在那里,赵保庄也遭受了许多的非人折磨。

二零零五年的除夕,赵保庄从劳教所回来后,失去了固定的生意收入后,一家人的生活也成了问题。为了谋生,赵保庄来到了河南陕县观音堂镇做磅秤生意,因为是老本行,虽然干起来轻车熟路,但因为人生地不熟,辛辛苦苦经营了两年,生意刚刚有点起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又被河南义马市六一零警察绑架。超期关押后,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在对赵保庄秘密开庭前,义马市六一零伙同当地法院内定刑期为六年。义马市法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对赵保庄秘密开庭。在法庭上,赵保庄坚持法轮大法好,讲述法轮功被无辜遭迫害的真相,六一零人员恼羞成怒,在庭后伙同法院重判赵保庄,由内定的六年改为十二年。赵保庄不服这无中生有的判决,提起上诉到河南三门峡市中院,但中院不顾赵保庄无罪的事实,仍然维持原判。二零一零年的年初,赵保庄被强行送往河南郑州的新密监狱遭受迫害至今。

三、多次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

1、左晓光,男,一九七零年出生,三门峡地区灵宝市川口乡人,大学本科毕业,学矿务,副总工程师,二零零二年修炼法轮功,遭迫害失去工作,后来被个体老板聘用。二零零八年八月份被灵宝国保非法拘留,二次被毒打,约九月份转移陕县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与左晓光同时判刑的还有王秀芹、唐红英、韩增强、闫跃学和,张景和,都被中共邪党的法院枉判四年。

2、冯安民夫妇,三门峡地区义马市某学校教师,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义马市恶人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他们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冯安民的妻子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老母亲在渑池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冯安民被强行送到河南许昌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六月,义马市六一零通过跟踪绑架了义马市某学校教师冯安民夫妇,并把冯安民夫妇强行劳教二年。

3、姚根尚,男,三门峡地区义马市义煤集团所属的耿村煤矿职工。二零零一年三月,遭绑架被关一个月;二零零四年,姚根尚因复印资料被绑架,姚根尚在义马市看守所绝食反迫害,强行把姚根尚抬送到河南许昌劳教所后,劳教所看到姚根尚生命垂危,绝收。义马市“六一零”只好把姚根尚抬送回家。期间,三门峡市“六一零”与义马市“六一零”多次到姚根尚的单位和家中骚扰。二零零七年八月底,义马市“六一零”绑架了姚根尚。姚根尚在义马市看守所一直绝食反迫害,二零零八年三月底,义马市看守所把已经很虚弱的姚根尚上床板迫害,义马市“六一零”还多次打电话、发短信向姚根尚的家人勒索钱财。二零零九年,被非法枉判三年。

4、杨勇,男,三十七岁,本科毕业,曾在三门峡地区渑池县二高任教。学生时期身体一直不好,身心痛苦,家人很头痛。修大法后,身体变化很大,一直很健康。为人忠厚老实、工作勤恳负责。每年学生对他的评价都是很高的,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二零零三年杨勇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被渑池县“六一零”会同国保大队警察以“奥运”为由绑架,并非法枉判两年。

5、杨清仪,女,三十九岁,大学文化,在三门峡地区渑池县二高教英语,修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良多,工作认真负责、待人忠厚、诚恳、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二零零四年给学生讲真相遭迫害,劳教二年。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被渑池县“六一零”会同国保大队警察以“奥运”为由绑架,并非法枉判六年。

6、王法,男,三门峡地区陕县观音堂镇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观音堂派出所原所长刘新元(此人四十岁左右,心黑手辣、独身、未婚,现已遭报被撤职)带领一群警察,砸开大法弟子王法家的大门,绑架了王法的姐姐和妻子共四人,抢走家用电器、录音机、录像机、大法书籍和六千元钱。到派出所里,当时正值寒冬,对着没有穿棉衣的王法一阵毒打,用穿军警皮鞋的脚踢王法的胸部多次,并说:我打断了王法这小子的肋骨,他就是不认错。在被非法关押的拘留所里,身体瘦弱,被折磨得已经奄奄一息,头发都白了,因绝食抗议,满嘴的牙都被撬掉了。后被邪党法院枉判十年。

7、秦根亮,男,三门峡地区陕县观音堂镇君旺村人,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陕县(属河南省三门峡地区)国保大队的警察没有通过当地的派出所,秘密来到观音堂镇君旺村,以欺骗的手段,通过本村的邪党支书张小五,把秦根亮骗到村支部,先是假惺惺的问:“还炼不炼(法轮功)?”然后说:到你家里看看,没有什么问题,就不再找你了。

他们一到秦根亮家里,其中一个警察立刻出示一张空白的搜查证,也没有让秦根亮签字,就不由分说的翻箱倒柜,把秦根亮用于讲真相的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抢劫走了,并把秦根亮绑架到陕县公安局。当晚,逼迫秦根亮在搜查证上签字。非法审讯后,送往陕县看守所,因身体原因被拒收。秦根亮回到家后,为了摆脱“六一零”与国保大队的可能的进一步骚扰,秦根亮于四月二十七日被迫流落在外。

秦根亮的哥哥秦书亮,由于脑溢血留下后遗症,造成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就因为这个,秦根亮四十多岁了,还一直未婚,精心地照顾着哥哥,兄弟俩相依为命。秦根亮被迫出走后,秦书亮因为缺少照顾,饥一顿、饱一顿的,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左右不幸坠落山崖而亡。

四、更多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

因为信息封锁的原因,河南三门峡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被及时曝光,仅明慧网刊登过的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如下:

灵宝市:王秀芹、唐红英、韩增强、闫跃学、张景和、康建强等;

三门峡市:杨法军、席俊草、郭挺茂、李桂芝、李建军、潘英慧、高风洁、刘建峰、张祖芝、许静、穆永峰、张树枝、李发英、陈耀明、王俊芝等;

陕县:秦法军、吴中民等;

渑池县:张明林、西孩、郑法海等;

义马市:王明月、焕香(音)、仙红(音)、岳凤梅、况莲等。

善恶有报是天理,人间不是中共邪党为所欲为的地方,善待法轮功学员一定得福报,死不改悔的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定不会有好下场;历史上,从古到今迫害修炼人的从来没有好下场。正面吸取历史的教训,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广传法轮功真相,将功补过,才能为自己及家人赎回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