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农业银行于生泉生前被迫害概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农业银行干部于生泉,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五年十月被从家中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开除公职,在大庆监狱被残忍迫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日含冤离世。

于生泉出狱时弓着腰,说话口齿不清,行动也特别缓慢。当时家人质问狱警,好好的人怎么这样了?说话都不清楚了?去接他的六一零办公室的人见状,赶紧溜了。以后,他经常流鼻血,三五天、最多不超过一个礼拜就流一次;有时候还头晕。他的离世,与他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以及在大庆监狱遭受迫害有直接关系。

一家三口被绑架、判刑劳教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多钟,一群非法之徒以检查暖气烧的热不热为名,闯入道里区安德街七十号于生泉家,将一家 三口绑架并非法抄家。台式电脑两台(孩子用的一台)、打印机数台、耗材、大法书、师父法像、及DVD等都抄走,屋里翻的一片狼藉,损失惨重。这些人都穿便 装,而且说是国保大队的。

于生泉一家三口都被绑架到哈市道里公安分局進行所谓的审问。当夜凌晨两点于生泉(59岁)及儿子于雪松被非法送往道里区看守所关押迫害(父子俩并没关在一起),他妻子郑文新被送道里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于生泉被非法判刑五年,妻儿俩人同时被非法劳教一年。此时的于生泉身体极度虚弱、说话无力、行走艰难。在看守所期间,于生泉曾被提外审,在黑夜,戴着黑头套,夜间行车,到外县一个地方(后得知是哈尔滨市郊外的建民街149号),于生泉被关在一楼。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遭绑架的其中几个法轮功学员,当时也被劫持在这里,男在一楼,女在二楼。这是一个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地点。于生泉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身体几乎支撑不住了。

在监狱遭受折磨

于生泉被非法判刑后,先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集训队。亲属得知消息后去看望,结果一见面,瘦得皮包骨的他几乎奄奄一息了,顿时几个人抱在一起痛哭。之后于生泉又被非法送往大庆监狱关押,先到集训队,不让见。过了一周,家人再去看他,这次见到了。家人见他剃着光头,瘦了很多,不象原来精神时的样子了,就哭了。他为了安慰家人,伸出手掌,说:在呼兰住了几天院,打了几天针,现在好多了。后来得知,由于他身体支撑不住,在呼兰监狱曾昏倒过去,住了几天院。

二零零六年十月末在大庆监狱,因不穿囚服,不让吃饭、不让家属接见。在这种情况下,于生泉写了七封劝善信,给狱长、队长、指导员和干警。后来笔被搜出抢走。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是于生泉终生难忘的日子。监狱要严管,尤其不穿囚服的。于生泉是第一个。当天,狱长王永祥带领防暴队恶警二十多人到监狱院内,首先到七监区,强迫于生泉穿囚服,被拒绝,防暴队恶警手拿橡胶棒,脚穿大皮鞋,一拥而上,将于生泉扑倒在地,连踢带打,不管是头还是胸,是腿还是脚,也不管年龄大小。

于生泉已经六十多岁了,被打得遍体鳞伤,耳朵当时就被打聋了,流血不止,后又流脓,鼻子也出血了。于生泉被打伤并晕死过去,防暴队恶警将于生泉自己的衣服扒掉后强行给套上囚服。由于于生泉伤势严重,狱长当时停止了对其他法轮功学员采取暴行。于生泉回家后说他这次被打,胸部肋骨处疼了将近一年,无法直起腰来。而且他睡觉的时候,腿经常出现痉挛,五分钟、十分钟一次。本来很健康、精明的一个人,结果被迫害成弯腰驼背,走路低着头,腿没劲,活生生变成了一个小老头。

在大庆监狱,于生泉曾昏死过去几次,被同室的人喊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消息报道,于生泉等法轮功学员从四月一日至三日,三天副队长常明没让去食堂吃饭;到四月十日,又有四、五天没让去食堂吃饭。于生泉家人去接见,去几次,几次都不让见。常明跟家人说:于生泉他啥都吃。家人说:那是饿的。

被迫害致疾病缠身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于生泉出狱时,家人去接他,发现他老态龙钟,弓着腰,说话口齿不清,行动也特别缓慢。当时家人指问狱警,好好的人怎么这样了?说话都不清楚了?去接他的六一零办公室的人见状,赶紧溜了。

于生泉回来后,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精明的、办事利索的那个人了。他脑子受伤了,有点痴呆,反应慢,动作迟缓,走路腿脚也不象以前灵活了。从回来以后,经常流鼻血,三五天、最多不超过一个礼拜就流一次。有时候还头晕。

以上是于生泉遭受迫害的概况,更多受迫害的经历于生泉还未来得及说。黑龙江延寿县六团乡法轮功学员张体超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昏迷不醒的情况下被送回当地六团乡派出所,当地派出所通知家属把他带回虎林县子女的家,张体超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二日晚医治无效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