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之际 在小山风景区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海外的同修们积极的奔赴各个旅游景点,讲真相救众生,对我的触动很大。我住的小区后面有一座小山就是一个旅游景点,在春夏之际,很多人喜欢开着车到山顶凭栏远眺,有很多人喜欢在夏天的晚上散步到山上去纳凉,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面对这群休闲的人,我想不能让他们在休闲时浪费着宝贵的时间,正好这个山顶还有两块干净的展板,我准备在这里证实法,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

既然有了方向,剩下的就是如何做了,因我联系不上本地的同修,我就用自己以前有的热敏打印机编辑不干胶。因为这个热敏的不干胶特别小8cm *9cm 的,在这个小的不干胶上,怎么写?写什么?能在有限的空间内既能清楚说清真相又字体干净得体呢?

那时我每天大量的学法,当打开电脑,师父的法就给予了我无限的智慧,思路就源源不断的涌现,很快的两个风格各异的真相诗不干胶就编辑出来了,一个是讲述大法洪传和自焚真相的,另一个讲为什么要“三退”,就这样这成了我的第一手资料。再到后来,有了喷墨打印机后,我就从基本真相开始做。下载明慧网的三折页和自焚真相的海报粘贴。

这个小山离我住的小区步行要十五~二十分钟左右,而且这个山的半山腰往上特别陡峭,因我通常是大白天去贴不干胶,为了安全,我往往是从一面上山,从另一面下山,为防止清洁工撕掉不干胶,我往往赶在上午十一点左右,下午三点左右去贴,这样去山上的游客就会在晚上或者下午溜达时看到真相。

这个过程中我去掉了怕心,求名求利的心,有的时候看着各处的真相标语时,还升起了沾沾自喜的心。更重要的是修去怕吃苦的心,因这个季节的关系,往往是顶着烈日,汗流浃背的在路上行走,有时心里翻腾着:这么反复的贴,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这是一种执着时间和怕吃苦的心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感觉。这都是为私为我的念头,每每出现只要我发现了就排斥这种念头!

做了一段时间后,这个旅游区的清洁工可能接到上级命令了,开始大量撕毁真相传单和标语。当时我的怨恨心就上来了,心里这个不平衡:我自己花钱打印资料,每天辛辛苦苦的登上山贴资料都被你给撕了……突然警觉:我这不是去怨一个等待我们救的人吗?

一天,我在下坡时见到了这个清洁工,看他弓着腰在清理垃圾,我跟他说了几句话,看得出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也是为了生计,他也是被共产党的谎言所蒙骗。于是我要给他们送真相信。我感受到“慈悲”真的是为无私无我的为他人着想!

当看到游客看到真相时,有的被真相震惊,有的看后骂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自焚真相的海报被撕的就剩一个小方格了,人们也聚精会神的详细的阅读着。是啊,在这个被共产党封闭信息的社会里,人们能看到真相是他们的福气。

记得有一次,我在下午六点后去贴真相资料,夏天的这个时间天还是很亮的,这个山顶还有好多的人,这可怎么办?这个地方不能空太久啊,我今晚一定要贴上去,我心里就求师父:“师父,您让他们都走吧,弟子要在这里贴资料”。就这样一想,我一回头,不到两秒钟,这些人同时调头纷纷下山了!当时的心情真的无法言表,弟子感恩师父的慈悲呵护!

否定旧势力的肉体病业迫害

在这个过程中,实修真的很重要。有一段时间我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表现在我的身上就是我的大腿根部不能动了,一动就疼。

一开始我以为师父给我消业,一直消极承受着(因我以前有大腿根部疼的这个情况)。疼的晚上睡不着觉,翻一下身都疼的钻心,上厕所都要扶着东西,都这样还不敢挪步。三十岁的我都不能出门,怕叫邻居看到以为我怎么了。这样我默默的承受了一天。

旧势力为了让我相信这是消业,还演化出了一些幻象,在梦境中,让我看到我以前害了一些小鸟和一些植物,后来这些生命组合在一起幻化出一个“债”字。就这样他们肆无忌惮的迫害我的肉体。

我从梦中惊醒,不对,这不是消业,让我三件事都做不了,这能是普普通通的消业吗?这不是旧势力企图摧毁我正信消磨我修炼意志的迫害吗?不行,我要否定这个迫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知道自己有漏,但是我会在法中归正,况且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成就大法弟子的路,别的什么安排我都不承认!于是,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销毁旧势力。就这一念什么疼痛都化为乌有。第二天我就正常的炼功出去发资料去了。

修炼的路上要说的事情太多太多!个人的体悟的也太多太多!身在大陆的我们虽然跟师父远隔重洋,但是师父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在三件事上,弟子会谨记师尊教诲,好好的实修自己,更好的助师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