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酷刑 费城关英芹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2015年6月13日,家住美国费城的关英芹女士给北京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寄出了控告状——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她表示:“我要控告江泽民作为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任意践踏中国的宪法和法律,发动了对所有法轮功学员包括我本人在内的迫害。我要求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依法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同时追究所有参与迫害我的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我要求迫害元凶江泽民赔偿这场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带来的肉体上、精神上及经济上的损失。”

图:关英芹女士在华盛顿DC参加法轮功讲真相活动
图:关英芹女士在华盛顿DC参加法轮功讲真相活动

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关英芹女士于1997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关女士表示,在自己事业进入巅峰之际,身体也开始出现多种严重疾病:心脏病、心肌缺血、眼睛、肠道均不适,还患有子宫肌瘤,更严重的是随时会呼吸暂停,等等。当时每周都需要注射氨基酸维持,她当时感到自己已走到了生死边缘。

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关女士缘结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几个月时间,她的身体迅速恢复了健康。家人及好友都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关女士说:“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迅速恢复了健康,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与人为善,并用真、善、忍的理念教导一双儿女,现在他们都事业有成。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慈悲大善,造福人类,我们全家都感恩法轮功带给我和我的家庭巨大的福祉。”

江泽民迫害修炼人 关女士遭酷刑

关女士表示:“然而1999年7月20日之后,江泽民命令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性政策。我因修炼法轮功,为讨一句公道话上访,被酷刑迫害。”

1999年9月29日至10月13日,关女士被绑架到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政府用来拘禁和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被非法关押15天,并勒索她的家人交生活费。关女士说:“在此期间正值我女儿结婚,(迫害)给我子女及家人精神造成极大的伤害。负责洗脑班的警务人员都配备有枪支。有个姓赵的书记,对我们实施侮辱、谩骂,虐待行为,他们将我们几十个法轮功学员男、女同关押在一起,地上放一个铁桶,拉、尿都用这一个铁桶!不拿我们当人一样对待。15天后因我不写保证书,被遣送回昌邑公安分局东大滩派出所,被非法送拘留所拘留15天。”

1999年10月,关女士去北京上访,然而却被绑架到北京前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铁笼子里,后又被劫持到吉林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遭一名韩姓女子非法搜身,被其扒光衣服并被抢走私人财物450元人民币和上访的信件。关女士说:“几天后我被遣返至当地吉林市昌邑分局东大滩派出所,街道政府主管部门人员几人在场,我清楚的记得其中有一个男子姓董。我被非法勒夺2000元罚款,当时是逼着我家人交的,并且不给收据。当天,我与另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同时被警察焦增春用手铐将双臂吊铐在秘密拘押室的铁栏杆上近10个小时,之后被焦增春及另一名周姓警察关进吉林市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1999年11月底,关女士第二次又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讲清真相,再次被非法抓捕回当地,被昌邑分局东大滩派出所非法关进吉林市看守所。关女士说:“当时将我们二十几人关在一间十多平米的小屋里,又冷又潮、又脏又臭,厕所就在屋角。我们吃的是变质发霉的玉米窝头,还有一碗烂菜汤,碗底全是泥。18天后我被吉林市司法部门非法劳教一年,被关进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期间,关女士遭到酷刑折磨。她说:“劳教所三大队私设公堂,一群管教围攻我叫骂。大队长席桂荣、管教姜红两人,把我双手向后背反铐起来,推到管教室的墙角里,每人拿一根高压的大电棍,二根电棍同时顶住我头放电击打,强烈的电流闪着火花打在我的头、脸、脖子上,我立刻站立不稳,大小便失禁!恶警席桂荣一边用电棍打我,一边逼问‘还炼不炼了’,还不停的打我嘴巴子,脸被打得青肿,被电棍击打处晚上都起满了大泡。我还被体罚双手背后直蹲几个小时,并遭‘开飞机’式体罚:双手背后向上,头贴着脚。他们唆使犯人看着我们不准许动,支持不住了,就遭拳打脚踢。劳教所四大队长张桂梅戴上胶皮手套照着我的耳根处狠击,当时我立刻眼前发花,只感到耳鸣、头嗡,无法自持,随后又被劳教所教育科长廉光日用电棍转圈电击我的嘴和头部。”

因不放弃信仰,关女士还遭受其它酷刑折磨,被绑铐“死人床”,被扒掉外衣、关进过冷冻仓库“冷冻”。关女士说:“东北的冬天零下30几度,黑嘴子更加阴冷,冻得我直哆嗦,嘴都讲不出话来。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不许法轮功学员讲话,她们用二寸多宽的高黏度胶带粘住我的嘴巴,撕下时故意用力一拽,使我处于极其痛苦的状态。”

在劳教所关女士不仅遭酷刑折磨,还被进行精神摧残。她说:“我被劳教所罚直腰坐硬板凳,24小时强迫观看播放的诋毁诬陷法轮功的造谣宣传,进行精神洗脑摧残。她们人性全无,24小时不让我睡觉,叫‘熬鹰’。我闭上眼睛她们就把我眼睛扒开,长时间被剥夺睡眠。”

关女士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还被强迫长时间超负荷、超强度做苦役。她说:“重体力活不分年龄高低都被强迫做,装有三、四十斤重的箱子等物品,几层楼上、下扛运。每天早4点起床,没洗漱就开始干活,直到晚上10点后,中间没有休息时间,也没星期日。劳动时间每天长达16至17个小时。中国劳动法规定‘劳教人员的每日工作时间长度不得超过8小时’。狱警用尽惨无人道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

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2007年,关女士辗转来到美国,并于2013年来到费城。关女士说:“在美国,我终于可以自由地修炼法轮大法了。但是在中国大陆迫害还在继续着,迫害的元凶就是江泽民。作为这场迫害的直接受害者,我是中国合法公民,我要讨还公道,维护社会的正义和良知。”

关女士表示:“江泽民在国际人权和法律组织机构已有备案。我郑重要求法办操纵指挥者首恶、罪犯江泽民!依法追究其一切刑事责任!要求其赔偿造成法轮功学员肉体上、精神上的损失及一切经济损失。同时追究所有参与迫害我的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关女士还说:“中国从上到下参与迫害的人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百姓,为了个人利益、为了职位,昧着良心犯罪,迫害百姓,虽然是执行高层的命令,其行为已公开践踏了国家法律,也应面临被正义审判。但我今天主要依照法律把操纵指挥者首恶、罪犯江泽民列为控告对象!也是给现还在参与迫害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希望他(她)们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将功补过。”

关女士表示,希望作为中国法院、检察院,能肩负起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重任。历史会见证一切!现在也该到了祸国殃民的江泽民被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