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对于写心得体会每次写之前都是拒绝,觉得去年我发过言了。其实一年是一个不长却又很长的修炼过程,一定有全新的内容可以写。每次只要一开始写,包括过程中和完成后,都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和喜悦;这让我开始思考我在修炼中是不是一直都是这么被动?被一种力量推着走或推着也不走,这种修炼的走法可想而知,必然是慢的惊人;这又让我想到另一个问题,我是不是还抱着得法当初对修炼的那一点点微弱的认识,还有得法之后也不断的在修炼过程中形成一些当时所在层次的认识,回头看其实很多是观念,被这些并不纯净的东西阻挡,而自己在这种修炼的生活状态的惯性下全然不觉或不愿察觉?

一、来美国的四年

回头看在美国四年的过程,确实如此,修炼逐渐变得懈怠和停滞。看似在修炼中,但经常的交流都是努力寻找在法理上的依托,而实际上是一种自我认识的再认识;在做事中也是需要提醒自己,把“这是在救人”的外衣披上,而好象并非是来自心底的本质。

在美国的四年,开始时一切都是新鲜事物,生活环境,接触的人,修炼环境,修炼中的事,还有能经常见到师父的激动感觉,都使生活充满向往和希望,就一心投入到正法的环境中来。可是前面说的那些外在条件并不会改变内在,开始飞快学会的新事物、新软件渐渐变成了无休止的重复劳作;四年前崭新的修炼环境如今也变得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我被这种无形的无聊和寂寞包裹着,感觉很强烈。于是身心变得疲惫,炼功减少,学《转法轮》感觉都是熟悉的,没学到什么,学各地讲法也是明白一时,不能长久。我发现追求生活上的新鲜感,是我的一个强烈的执著。把追求各类新鲜事物也误当作了对修炼的支撑,正念和杂念相互交织,而在这种潜意识的作用下自己浑然不觉。

如自己喜欢汽车,就借着在媒体也做汽车销售为由,需要研究汽车,而脑中想的都是这部车我如何喜欢,那部车我如何不喜欢的诸如此类的,再来形成各种推断。如自己是学建筑设计的,原来也在专业上很执著,来美国说是完全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其实经常还在想,唉,经济这么紧张,我干点啥建筑设计的活呢?不是说具体的事情不能做不能想,我是说我的那颗心,我自己能感受到的又不愿意放弃的,那颗躁动不安的带动我的思想随时在动的那颗执著心,而这个过程我自己清楚,一定是没在法上的。这些执著心是在自我放松的情况下被滋养的。我在想我本质上到底是不是一个修炼人?师父把我们捞起来,洗净,我本质上一定是个修炼的人,并且环境状态师父都给安排好了,可是表面这个空间的我有时并不像个修炼人,就是有时我的主意识没有管住我的执著,也没有分清我的执著不是我。

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我想真实的暴露出这些执著,并下决心去掉它们。

二、警惕被自己的执著心欺骗

修炼以来,我自己觉得名、利、情三个字,“利”我经常看得很重,借口是为了生活需要;“情”我也经常难以割舍,借口是一下子放下做不到啊,得慢慢的放吧;而“名”是我一直以来觉得可以最轻松放下的。我性格内向,不愿表现自己,我在大学得法,大学里获的奖我都让给了别人;单位里的职位我从来不争;也自以为经常是帮助别人不记名不求报的;对别人的争名行为从来是最讨厌和不屑一顾;这种表现使我在名的问题上也一直没有什么魔难和考验,于是慢慢自己就有了一个自以为比较清楚的认识,认为我根本就没什么为名的心,可是下面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认识。

去年我们当地所有的神韵印刷品的设计和修改工作是由我来做的,本来是说两个人做,后来由于时间和分工等原因基本上是我一个人完成的,过程中看着做的种类和数量的不断增多,不仅是传单等原稿的修改,还有几个城市的很多次的报纸、杂志、网站广告等,各种修改自以为都能尽量的保证时间,很多都是晚上熬夜和白天做媒体销售的空隙中完成的,自己不免沾沾自喜,觉得虽然时间紧张,但还是安排得很好,至少都完成了;而且由于我还是比较仔细,所以一直以来也没出什么错;心里就愈发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我一个人承担下来,而且做的还可以,觉得自己不一般,你看我也是后学的软件,后接触的这件事;这事本地区也没几个人做得了,等等,许多不好的想法。当时虽然没有现在说的这么清楚和露骨,可那颗心时隐时现的一直在心底被慢慢滋养着。

这样一直到了最后,节目单的设计,因为都是有现成的模版,我们只是改一下日期地点等,很简单嘛,也经过了几次修改,从不通过到通过,自己也觉得很有耐心的做完了。可是问题出现了,在神韵演出期间有同修发现在节目单的封面和第二页,“February”这个词“r”和“u”写颠倒了位置,并发到了大家的手机群上,并说去年就错了,今年又错了,我才意识到犯了严重的错误。

当时我想,如果说某个广告,或者过程中的材料出错了,基本上属于产品的推广和包装出了问题;可是节目单上出错,这已经直接是神韵产品的组成部份了,我在我所能涉及到的最核心的位置出了错,当时心里很沉重。

当然也可以找很多理由,比如前年不是我做的,我是拷贝过来的,不知道;比如做出来给大家很多人都看了也没人看出来,至少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比如这么不显眼的位置基本不会被注意到吧,等等,目地当然是想推掉一部份责任。仔细想过之后我知道,作为修炼人,这个责任我是推不掉的,事情也无法修改了,不论什么理由这个问题都是我这个直接经手人的全部责任。

可是,事情并没有完,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出现这样的事?为什么在这么严重的位置出这么大的错误?是干扰吧?是不是认为是干扰就完事了?我就继续找,知道出了错以后,我虽然想到了神韵的损失,会被认为我们不专业等等,可我忽然注意到,在我心里实际上是更在意这件事情被揭穿了出来,在手机平台上被全体知道,大家都知道了我犯这个错误,我历来自以为做的不错的形象会受损,这样的错误会让我觉得抬不起头来,明年会不让我再做了,等等;想的全是自己。

我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为名的心,在神韵这么重要的演出的整个产品部份里,因我的原因直接犯下的错误,我并没有更多的想到整体,而是在想自己。如果是件小事,我会简单的认为就是有点爱面子吧,没多严重,把事情弥补了就行了,弥补不了就熬过去,根本不会想到是自己这么大的为名的执著心造成的,不会把爱面子和为名联系到一起,不会愿意触及到这么大的一件事:“名”,我性格的内向,其实只是不显露而已,并不代表我没有为名的内心。我发现我历来认为的自己根本没什么为名的心是假的,使我这很大的为名的执著心一直没有暴露出来,一直在被掩盖着,我的想法被我的执著心所欺骗,是它让我这么想。

我又仔细看这个出错的词,“February”我写成了“Feburary”这也太不明显了,我又想掩盖。然后我看到了,我是把“u”写到了“r”前面,现在大家简写英文词“u”不就是“you(你)”么?啊!我才知道了,我把“我”自己放到了前面,是我执著于我自己,我的面子,执著于我自己的“名”呢!

到此,至少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知道为什么了,知道是用这种方式暴露出我这么大的执著心,可是损失够大的,我也知道以后一定要认真仔细。

这件事情我一直想在本地的大组学法中讲出来,可能因为是神韵结束后的两次学法我没有参加,也就没有机会讲出来。也许是因为我认识到了问题根本出在哪里了,也许是因为大家没有机会或者迁就我,这件事情我从未听到任何人对我的指责。可是我想在这里说出来,并对自己犯的错误做深深的道歉,为我的疏忽和执著导致的错误道歉。

修炼就是这么点点滴滴过来的,有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有很多事刻骨铭心,每一件事都要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守好自己作为修炼人这座城。

(二零一五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