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来自密西根州,今年十五岁,今年夏天刚刚参加了“骑向自由”讲真相的活动。去年夏天刚听说这个项目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让像我这样的大法小弟子参与讲真相和救众生的机会,我就报名参加了。下面是我参加“骑向自由”项目的一些体会。

开始前的准备

去年七月份,我们州的另一个小同修跟我联系,跟我讲了这个项目的设想。她是在华盛顿DC参加活动时听说的。我特别感兴趣,也把这个消息传给了我的大法小弟子朋友们,很快我们就有三十多个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美国小同修愿意参与。后来也渐渐的有一些美国以外的大法小弟子参与進来。

可是,项目的進展非常慢。我们的项目发起人一直都强调“骑向自由”主要是个大法小弟子的项目,要求我们大法小弟子负责协调和组织,把很多的安排都交给了我们。对我们这些大法小弟子来说,这是第一个大的项目,我们没有经验,所以组织好有很多困难。比如说,需要保持所有参与的同修都精進,要安排集体学法时间,需要找赞助,需要设计网站和服装图案,等等。后来,有一些不怎么参与小组活动的同修离开了这个项目,但是我从来没有犹豫过。我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项目,而且在这个项目中可以利用我的年龄特点去救众生。我知道很多大法项目开始时不是太顺利,但是只要有正念,师父一定会帮我们,最后事情一定会顺利完成。

到接近活动开始前,我需要克服两个比较大的障碍。第一个是我需要从学校请两周的假,而这两周正是学校期末考试的时间。我找校长和老师时念很正,我跟他们讲我要参与的这项活动,跟他们讲大法真相,这样我不仅很容易就请到了假,而且很多老师也非常支持。一个老师要我在课堂上跟同学讲“骑向自由”活动,另一个老师因为我参与这一项目而免去我的期末考试,其他老师也都安排我单独提前進行期末考试。这样,我在学校方面就很容易地安排妥当了。

第二个障碍是我得得到我未修炼的妈妈的同意,我最初想着她有可能不会让我参加。可是我要参加这个项目的念非常强;我想不管我妈妈同意或者不同意,我都会参加,因为它是一种我可以参与救度众生的方式。我等到纽约法会后,把学校的事情都安排好以后才告诉妈妈我要参加这个项目,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当时就很爽快地同意我参加了,并且,没有问我学校是不是已经安排好。只是第二天,她对在路上骑车时的安全有一些顾虑,我给她讲了我们的安排,她也就基本上放心了。就这样,我上路前的两个关都很容易的就过去了。谢谢师父的加持。

克服身体上的磨难

我们的骑行是从六月一日开始的。第一天只有二十英里的路,我们分成三个组,每组只需要骑七英里左右。可是山很多,有很多上坡路,所以那七英里我没骑完。当时,我的腿又疼又沉,呼吸都很困难,骑的也很慢。我骑了大约三、四英里就骑不动放弃了。事后,我很惭愧,我对自己说,以后一定不能再放弃了,可事实上,几天后我再骑的时候,我还是因为骑的太费劲而放弃了。

我们骑進犹他州的一天,又轮到我所在的组骑了。这天因为都是上坡路,所以骑的非常困难。这次,我使上全部的力气骑,骑的很吃力,也很累,很多次我都想放弃。当我想放弃的时候,我想到了师父,我请师父加持我,就这样,我和队友们骑了两个小时的路程,完成了我们的路段。那天之后,每当骑车骑得累了,我就请师父加持我,我就真的能够骑下去了。还有一天在堪萨斯州,有很强的逆风,骑着感觉象是上一个很长的大坡。不过,我骑完了四十英里,骑完后也不累。谢谢师父。

我很快又迎来一个很大的考验。隔天早上,骑行中我摔跤了,摔的很重,左膝盖碰到一块石头上,把膝盖上的一块肉割掉了。伤口很深,也很大,流了很多血。我的队友特别关心我,大家都特别照顾我。但我却觉得自己很自私,我不停的哭,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我拖累了我的队友。因为腿伤,我什么事情都不能自己做。我的情绪因此也有很大波动,而这个情绪限制了我。我刚摔跤起来的时候,还能正常走路,但那天晚上弯膝盖时突然变得非常疼了,整个小腿都肿的很厉害,所以我就开始瘸着腿走路。就这样,我瘸腿走了一个星期。很多队友和跟队的大人都告诉我要正常走路,别理伤口,但我没做到。打坐时,我也不敢弯腿。也有好多天没有骑车。

后来,我意识到这是错误的做法,我没有正念对待自己的受伤。我参与这个项目是为了救度众生,而在这个项目中,就是用骑自行车的方式达到这个目地。意识到后,摔倒后的第三天,打坐时我忍着痛慢慢地把腿拉到了双盘。非常痛,可我还是坚持跟大家炼完第五套功法。隔天,我的腿就没有前几天那么痛了。我又开始骑自行车了。虽然腿疼,也骑得很慢,我在心里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否定腿的痛。师父帮了我,所以我能够跟上队友,跟他们把一路骑完了。

讲真相

这个项目是一个很好的跟人讲真相的切入点。因为我们都还是未成年人,但却要完成在常人看来这么大的事情,所以很容易打动人。当我们跟人说,“我们是一队来自十五个国家的青少年,正在骑行三千多英里,帮助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和孤儿”,很多人都愿意接着听,这样就很容易讲真相。但是,我一直都是一个很害羞的人,并且也不太会跟人讲话和讲真相。在旅程的头几天,我常常是站在旁边,听着队友给常人讲真相,看起来是在帮忙。比如说在丹佛,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在街头讲真相,但我只照了几个合影,因为我没怎么找人去讲真相,多数时间是在街上走来走去。我们群体总共照了一百五十个左右的合影。

师父说,“当然大法的事也在做,别人看到的是表面,但实质上很多人在心里的执着,人是看不到的。很多自己放不下的东西也埋藏的很深,也知道这些东西不好,还怕别人知道,叫人知道还不好意思”[1]。我意识到,无论我害羞不害羞都要把这颗心放下,赶快去讲真相,助师救度众生。

心态一转变,我就有很大的突破。在芝加哥时,我们花了两个小时扫两条街,我也做到了看到谁就给谁讲真相。就在这两个小时,我和一个队友照了将近三十个合影,我们群体照了将近二百个。这跟丹佛比,在更短的时间内,收获大多了。我们在巴尔的摩的时候,虽然街上人很少,但几乎碰到的每个人都特别感兴趣,对我们也非常热情和支持,并问可以在哪里找到更多信息,以及如何支持我们。

关于个人修炼

“骑向自由”活动给我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修炼环境。跟这么多很精進的大法小弟子在一起让我看到了我的缺点和不精進。我过去非常不精進。我没有天天学法炼功,所以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也很差。我经常为很小的事情动心,也常常守不好心性。我还没有体会到大法有多么伟大。但通过参加这次“骑向自由”活动,我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明白了大法如何能够帮人看清真相。我现在也明白了做好三件事有多么重要。

我很感激师父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在“骑向自由”的旅程中,虽然我们没有什么组织经验,计划的也很不周到,但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很多同修从各方面的支持和帮助下,这个项目整体上还比较顺利,从中我个人在修炼的很多方面也得到了提高。我也必须继续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以上是自己的一些粗浅体会,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正。

(二零一五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