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状中的人生故事(6)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明慧此前连续登载了大庆法轮功学员“诉状中的人生故事”,其中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修炼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很多医院都不能治好的病,在修炼后没多久就奇迹般的痊愈了,今天我们登载的大庆两位法轮功学员“诉状中的人生故事”有点特殊,因为故事从头至尾没有讲到身体上的变化,而这两个故事却很耐人寻味。

1、幸遇大法,让我知道了生命的真谛,我看到了永恒的光明与希望

学龄前我就很爱读书,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书中的很多情节总是在脑海中回荡。上学后,接触的人和事多了,我开始思考,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那些关于外星人和另外空间的事是不是真的?世界上有没有神的存在?生性善良的我,更是想不通人与人之间为何要彼此争斗和相互倾轧?

小学期间,由于接受的完全是无神论教育,逐渐儿时纯真本性对神的追寻都在记忆中淡忘了。老师总是照本宣科——人是猴子進化来的,没有前世来生,这个世界上也根本就没有神的存在,那些神话故事都是愚昧无知的古人的猜想,这个社会就是名争利斗、适者生存。

上了初中,一次学校组织大家写征文。我写了一篇歌颂祖国大好河山的诗,老师同学都说好,可老师找到我,要我必须加上歌颂“党”的内容。当时我很不理解,虽然从儿时就被要求时时刻刻牢记“党的恩情”,说实话我从来没弄懂“党”究竟是什么。尽管老师一再告诉我,在中国,国就是党、党就是国,但是,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个很牵强荒谬的答案,因为我至少知道,国有五千岁,党只几十岁,因此我没有改,原本应该获奖的征文被拿下了。

还有一次,英语老师请来一位外教,最后一天给大家每人一个机会,就是可以用英文向这位外教提一个问题。我用英文写下了:“在你们的国家里有一国两制的现象吗?您怎么看待香港回归中国后的一国两制?”这的确是我当时非常困惑的问题。可是,问题没等传到外教那,就被英语老师扣下了,他说这种问题不可以问。

我有很多的疑问,包括世事,包括人生,却无处得到答案,甚至被禁止询问答案,我和几乎所有的同学一样,只能在头脑中装進老师给的固定、统一的标准答案。

上了重点高中后,离家在外住校,我逐渐看到了现实与理想上的差距,而高考结束后,发生在我身边的两件事让我震惊于生命的脆弱,更让我对生命的真谛产生了疑问。一是我下铺、关系很不错的女生在高考结束后突然暴病而死,二是我们年级公认的最聪明、最优秀,刚刚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学的男生,在家门外的马路上被汽车撞死了。

上大学前的这个暑期,我先后找到了多种民间气功,还去了某教教堂,甚至接受了所谓的洗礼,我想找到人生的真谛,但最终都是失望而归,我看到那里早已不是净土,常人社会的名争利斗在那里同样上演。

直到有一天,我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念。记得头一次去炼功点,在我推开房门的那一刻,我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流扑面而来,那是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让我刻骨铭心。

接下来,我有幸拜读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著作《转法轮》,我的内心震撼极了,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都控制不住自己,总是笑个不停,每天就象吃了蜜似的从心底到外的甜。许久以来压在内心深处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什么都明白了,我知道自己得到了真法真经。反过来再看人世间的是是非非,都已经了然于心,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知道自己应该怎样生活了。

满载希望来到异地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每天功课之余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我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用“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人,每当我遇到解不开的疑问,只要看师父的讲法,就会找到答案。我学会了理解、包容,知道了做事首先应该想到别人,知道了在一点一滴中善待他人。

有一次,我刚买了一块比较高级的洗脸皂,同寝室的一个女生借口试试好不好用,就天天拿去用,我没有和她计较。之后的一天,她从水房回来轻描淡写的丢给我一句话:“香皂掉到储水的大水箱里,拿不出来了。”然后就跟没事人似的躺在床上了,寝室的人都看着我,等着我责怪她,至少会对她这种无礼举动发几句牢骚,而我却只是担心的说:“哎呀,水箱里的水是给大家饮用的,香皂不及时拿出来会对大家身体有害的。”寝室里的人都很感慨,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不一样,即使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也还是先想到别人。

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我不仅身心轻松,我的智慧也在得到开启,我入学仅四个月就以全年级最高分通过了全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这在我校当时的历史中尚属首例,这也是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前不可能做到的。

曾经,金钱、名利也带给过我一时的享乐,而生活中诸多的不如意却时时困扰着我,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该随波逐流、放纵人生;幸遇大法,让我知道了生命的真谛,我看到了永恒的光明与希望,我更加珍惜人生,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能够表达对大法的感恩。

2、那些让我百思而不得其解的诸多问题都有了答案

1997年,因为父亲身体不好,患脑血栓,同学告诉我她父亲原来身体也非常不好,上北京也没看好病,回家上四楼得歇好几歇;后来学了法轮功,身体恢复了健康。同学还和我讲了修炼法轮功后发生在她父亲身上的很神奇的几件事,我当时觉得非常好,就想让我父亲也学这个功。

同学帮忙把大法书请来,我很好奇,就想先睹为快,我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把《转法轮》看了一遍,结果再也放不下了。

当时28岁的我对人生有着许多的困惑,生命的根源在哪里?生存的意义是什么?出于生命本能的渴望,我内心一直在苦苦的寻求着。读了《转法轮》之后,那些让我百思而不得其解的诸多问题都有了答案,结果父亲没有修炼,而我却修炼了。

修炼法轮功后,我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明显感觉到思想境界的升华,从法中我理解到不管别人对我怎么样,我都要对别人好,要心胸坦荡,要无私无我,把世上的人都当作自己的亲人对待。修炼法轮功,使我心灵获得了很大的受益,我与亲人、朋友、同事相处非常融洽和谐,他们都说我善良,是难得的好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