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罕见过敏性紫癜的儿子康复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我曾有先天性心脏病,十几岁时去市医院检查,当时医生对我说:“你的身体很虚弱,现在不能做手术,先回去补补身体,攒够钱了再来做手术。但如果不做手术,你活不过二十四岁。”当时医生的话使我感到绝望。因为我父亲当时一个月只挣三十块钱,养活着我们一家七口人,而且我们都在上学。父亲回来后悲泣的对我说:“孩子,咱家没钱,你也知道,你的病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吧。”希望彻底打碎了,我小小的年龄,饱尝了世间的疾苦与生命的无奈。

我二十二岁那年结婚了。按规定我这种病是不能结婚的,因为对自己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且还会遗传到下一代。但当时我为了一年后死了有个安葬的地方,反正并不喜欢丈夫,所以不觉的心里有愧疚。我修炼后才看到自己当时是多么的自私。

一年后我生了一个男孩,三天后医生判定是先天性心脏病遗传,夭折了。当时婆家还奇怪:“谁有先天性心脏病呢?”我虽然会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但还是伤心欲绝,也为我的生命即将到头、以后如何面对婆家而哭。不仅如此,我在坐月子期间又患了失眠症,那段时间就感觉死神已经向我招手。

也是我命不该绝,一个月后,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功。是师父教我学会了宽容别人、孝敬公公婆婆、不再“欺负”丈夫、不再瞧不起他,在利益面前不争不斗,坦然面对,更重要的是师父教我学会了真诚,学会了坦坦荡荡的做人。我坦然的对公公婆婆讲了自己的病情,并安慰他们:“我现在已经有药可治了,那就是《转法轮》,只要我好好学这本宝书,按照师父要求的心性标准去做,师父会救我的!”

第二年,我又生了一个男孩,儿子现在身体健康,什么病都没有,更没有先天性心脏病遗传。是师父救了我的命!同时又赐给了我一个儿子。我现在已经四十岁了,身体从未出现过不适,大法已经给我延续了十七年的生命!

儿子患上罕见的过敏性紫癜

我怀儿子时,已得法两个多月了,所以,可以说儿子是在和我一起学法中长大的。儿子和大法很有缘分,虽然他平时总爱玩,也很偷懒,但师父还是慈悲与他,在一次严重的病业劫难中,救了他一命。

那年除夕之夜,刚满十四虚岁的儿子直嚷肚子疼,小腿上也出现了红斑点,我和家人都并未在意,以为他是过年时乱吃东西吃坏肚子了。正月初一,儿子的双手手腕、两脚脚腕忽然齐刷刷的脱臼了,一下成了“残废人”,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当晚去了县医院,初步确诊为“紫癜”。初二一大早,去了市医院,经过医师确诊为:罕见的过敏性紫癜。

儿子当时的病情非常严重,内脏、肠胃也已生满了紫癜,且大脑上也有少量。病发时,他肚子疼的在床上只能平躺着大哭,无法翻身,因为四肢的腕处都断裂了。看着儿子痛苦的嚎叫,我的心里也痛,丈夫一个大男人,也陪着痛哭。

在住院的第八天,儿子的病情持续恶化,药量依然逐天增大,病情根本控制不住。儿子在那些天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昏迷状态,清醒时对我说:“妈妈,我脑子里怎么老想着‘黑白无常’和二妈(已去世)?”我尽量抑制住悲痛的心情,平静的对他说:“咱不想别的,你就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点点头。我一直让他戴着耳机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一会儿,他又昏迷过去了。

但第二天,儿子的脸色奇迹般转好。他轻轻的对我说:“妈妈,你猜我刚才看到什么了?我看到师父的法身了!我看到病房里有法轮在转!妈妈,我要出院,我要回去好好修大法。”丈夫亲眼见证了这个奇迹,丝毫不怀疑儿子的决定,因为医院已无药可治了,是大法师父救了儿子的命。

当时医院的主治医生等坚决反对我儿子出院,怕承担责任。后来我们被迫签了“不管病人有什么后果,责任自负!”的字据,才在第十天出院回家。

回家后,买的中药只吃了五天,儿子就决定彻底把药都扔了。他每天认真的学法、炼功,炼功时肚疼的直哭,还坚持炼完。

一个星期后,儿子身体完全康复,肚子也不疼了,一个多月后就能自己步行正常上学了。而一般的比他病情轻的都得至少疗养一年。更为神奇的是,儿子在家的一个多月中靠自学,返校时遇到班级考试,成绩竟然还在上等,这令老师和同学称奇不已。知情的人更是感受到大法的超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