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手腕粉碎性骨折不治而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七十八岁,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日,有幸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前因工作中汞中毒,身患多种疾病,长年累月一个药罐子。修炼以后师父把我病根去掉,净化了身体。从开始修炼至今二十年了,我再也没有吃过一颗药,没打过一针。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邪党迫害大法这些年来,我五次被强行送洗脑班迫害、两次被强行送看守所,但是我每次都不配合所谓“转化”,什么“三书”我一个字都不签。

师父一路呵护着我们走过这些年,走到今天,真是不容易呀。可是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旧势力的所谓邪恶考验也是非常严酷的。如果不按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不精進实修自己,或各种人心放不下,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下面我举一件近期我所经历的一件事情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这天,我约我弟弟同修到我老家乡下去洪法,这天他要先到我家。早上八点左右,我想把上香的地方做清洁,我用一高方凳,上面加了一根小方凳,我站上去做屋顶上面的清洁,不小心从小方凳上摔了下来倒在地上。我一看我的左手腕主骨翘起很高,手都变形了。我慢慢从地上坐起来,并连声喊师父救我!这时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独自一人在地上坐了一个小时,我向内找自己有什么漏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用这种形式来迫害我,我不承认它:这是假相。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给师父敬了香,才给大女儿打电话。

第二天刮风下雨,我还是坚持到远处去近距离发正念。第五天仍然到学法组去学法。可是手一天比一天肿得更大,几乎手背都肿亮了,手背、手心都是紫色的,女儿们都要求我去医院照片,她们说知道我不吃药,把骨头复位就回来。到了第七天,按她们要求去了医院,照片结论:1、左侧尺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远折端向背侧移位明显,部份骨皮嵌插重叠;2、左侧尺骨茎突撕脱骨折,左侧尺桡下关节分离明显。

医生看片后问我为什么一星期后才来,已是陈旧性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以前我也摔过跤,脚肿很大,没吃过一粒药,炼功就好了。医生说:你这么大年龄了,伤得这么重,必须住院。消肿后,还得做手术,还要家属签字等。女儿们听了着急了,他们就去给我办住院手续,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同常人一样,我偷偷离开了医院。

第二天,远方的女儿、女婿也乘飞机回来了。他们都说,这么严重的情况,不住院治疗不行,要不换更好的医院。我说:哪个医院我也不去,我炼功能好。我的师父无所不能。你们也知道,我修炼前一身的疾病,自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后,近二十年没吃过药,无病一身轻。晚上眼睛看书上的字都很清楚,这是事实。

我这样一说,他们也都明白了,并细心照料我的生活。

我向内找,平时学法不入心,没有实修好自己。有求安逸的心,认为自己年龄大,放松自己,还有怕心。特别是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做得差。还有情没有完全放下。找到这些执着后我下决心修去它。每天加强学法、发正念,反复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广州讲法”、“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同修都来关心我,一起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干扰。

我每天照常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休息,早上三点四十分起床参加晨炼。说起炼功那真叫难,每个手指动一下都很艰难。可想而知,动作肯定不规范的。不管再难,我也要坚持炼功。我知道炼动作是改变本体的,实在难受的时候,我就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有时感到师父的法身在给我调整,这样天天炼功,不到一个月时间动作基本到位了。手腕粉碎性骨折不治而愈。

我深深的体悟到,只有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威德。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