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4)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接上文

三、十九位被哈女监摧残的法轮功学员

(一)、女教师李巍被非法判刑 丈夫被迫离婚

李巍,五十六岁,是加格达奇实验中学退休教师。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李巍送给加格达奇卫东派出所警察王占一张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文艺演出光碟,不料王占向派出所所长汇报,李巍被加格达奇公安局卫东派出所伙同加格达奇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并两次非法抄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李巍被加格达奇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五年,不久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李巍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李巍遭受非人的折磨,二零一五年一月中旬,监区副大队长戈雪红,把法轮功学员杨明月、李巍、王海岩等衣服脱的只剩下短裤胸罩,关进开着窗户的空屋,指使普通犯人周莉立、袁静芬往她们身上浇凉水,几盆到几十盆进行冷冻,法轮功学员的身上都结冰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冰冻与人格侮辱
中共酷刑示意图:冰冻与人格侮辱

(二)、修大法重伤残康复 守信仰遭劳教判刑

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女士,原是一名铁路工人,一九七五年她在一次特大车祸中严重致残,瘫痪在床,不能自理生活二十三年。一九九八年,宋春媛修炼了法轮功,身体神奇般恢复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宋春媛
宋春媛

宋春媛被监狱迫害浮肿的双腿
宋春媛被监狱迫害浮肿的双腿

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宋春媛坚守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遭到严重迫害,她先后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遭非法判刑四年,受尽摧残折磨。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宋春媛骑自行车去塔河县大修厂时,又被绑架;自行车、手机、手电等身上带的东西都被警察抢走。国保大队长李军还一边骂宋春媛一边打宋春媛的腰部。 这次他们伪造证据将宋春媛判了四年,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宋春媛被关押到十一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被称为狱中狱。天天都有六个“转化”组的邪悟人围着宋春媛,逼宋春媛放弃修炼大法,宋春媛不听她们的,她们就羞辱宋春媛,折磨宋春媛。回到屋子里又有五个人看着宋春媛,从早上五点三十分到晚上九点,宋春媛被强制坐在七、八寸的小硬凳子上,不让伸腿,两只手不能挨上,不能闭眼睛,否则非打即骂,除吃饭、上厕所外都不能动。

就这样二十二天后,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点都要罚坐小凳子。就这样又过了十四天宋春媛的身体越来越差,全身哆嗦,人也越来越瘦。“转化”组的人,对宋春媛,有骂的,有拿纸的,有拽胳膊的,有按手的,强行让宋春媛在空白纸上按下了手印,抠掉宋春媛手上的三块肉还说是帮宋春媛“转化”放弃信仰。然后在这张纸上以宋春媛的名义写了诬陷造谣的“四书”。后来又让宋春媛去写谩骂师父与大法的试卷,宋春媛不写,她们就进行邪恶的感情“转化”,又劝又哭的,之后把宋春媛转到了其它监区。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宋春媛被劫到了医院还是被坐小凳,从上午六点到晚上八点,逼坐小凳。宋春媛全身浮肿,腰痛、肾疼,身体活动一点就累的受不了。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说话,就因为宋春媛跟法轮功学员说了句话,恶犯包夹就对宋春媛不依不饶的又骂又喊了一个小时,还要宋春媛码坐。因为宋春媛的身体实在撑不下来,宋春媛自己跟警察要求中午休息,这样才让宋春媛中午休息一个多小时,中午可以不坐小凳,宋春媛上午和下午还是被坐着小凳,其他同修中午也不能休息也得坐小凳。

宋春媛肾疼去厕所去得勤,他们就规定宋春媛五个小时去一趟厕所,而且每天给宋春媛限制用水,给宋春媛连喝带用的水只有半暖壶(小暖壶)。后来狱长史耕辉去监室,宋春媛跟他说:“她们不让宋春媛去厕所。”史耕辉说:“那你就‘转化’,‘转化’后你想十分钟去一趟就十分钟一趟。”宋春媛说:“你这里不是可以搁不‘转化’的嘛。”后来他答应了宋春媛可以去厕所。

宋春媛在医院呆了一百天,天天被坐小凳,坐了一百天宋春媛又被劫回十监区。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四年的折磨迫害,宋春媛回家后全身浮肿,腰、腿、胯骨,臀部、脖子等骨头和骨头缝都疼,宋春媛全身的骨头和筋都疼,有时是剧痛,宋春媛用手擦一擦桌子都擦不了,身体不动弹骨头都疼痛。

(三)、松岭孙春环被哈女监迫害七年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法轮功学员孙春环,五十六岁,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被冤判七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到酷刑等折磨。

二零零零年三月,孙春环被恶人绑架又被非法拘留一个多月,同年六月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孙春环释放后又被恶警非法抓捕,在松岭看守所关押期间受警察的刑讯逼供,且在月经期遭受到治安科警察等人毒打,用电棍对孙春环进行长时间的折磨。孙春环在松岭看守所里因不配合邪恶的迫害,被警察戴上脚镣。孙春环在二零零二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七年,绑架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在刘海康和孙春环夫妇不断被关押,劳教和判刑期间,孩子颠沛流离,无人照顾,后被亲属收养,年仅十几岁就饱受家破人散之苦,后经好心人帮助才在外地读书。

(四)、优秀干部李萍屡遭哈女监迫害五年

李萍,四十六岁,原加格达奇铁路医院优秀干部,宣传助理,负责单位精神文明建设和医德医风工作,多次荣获优秀干部,文明职工标兵等多项荣誉称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起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后,李萍因为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为了世人能了解大法真相,被开除公职、被离婚、多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判刑,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摧残,包括长时间吊铐在床、上地环、关小号、不让睡觉、毒打、上重刑:大挂吊起来、用竹条打反铐在背后的手、野蛮灌食等等,受尽了折磨与凌辱。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地环并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地环并电击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九三农场公安局马勇带队,伙同加格达奇公安局,把李萍绑架到黑龙江省九三农场看守所,李萍绝食反迫害十二天,期间李萍因拒绝坐老虎凳灌食迫害,被恶警用小白龙(白色方形塑料棍,打人很痛,是专门打犯人的刑具)把小脚趾打坏。他们在医院找来护士给李萍野蛮灌食,结果插到气管里,险些丧命。

李萍又被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在七个月没有人提审的情况下就被起诉,连法律程序都不走,就被秘密开庭,被加格达奇法院非法判重刑五年。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1)在集训队被严管迫害、连续打上百个耳光

李萍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被严管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一个刑事犯包夹形影不离,成了犯人中的“犯人”,李萍因不报数被提前下到五监区。李萍因不服从邪党监狱管理被恶犯单桂香等人每天点名时按倒在地。期间不让买东西,不让寄信。

有一天,说恶警程秀艳找李萍,李萍到警察办公室,程秀艳没吱声就起身走了,办公室剩下恶犯李梅、单桂香、刘文革、吕淑文四人,她们要求李萍服从邪恶管理,点名报数。李萍说:“你们是犯人,没权利审问我,要求我。”于是四人疯狂殴打李萍。连续打李萍上百个耳光,用脚踹小腹。打完后恶警程秀艳回来了。当李萍质问程秀艳为何安排恶犯打人,程秀艳说:“谁打你了!”恶犯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

(2)关小号、酷刑

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至十二月二日,每天天不亮,恶警们就把法轮功学员撵出去挨冻,天黑后,几十位法轮功学员逼回到监舍蹲着或坐着,在冰凉的地上直到半夜十二点。五监区是一楼,特别冷,而且扒掉了法轮功学员们的棉衣、棉裤,不让上厕所,不给水喝,不让洗漱,每天只给吃一个凉馒头。恶警唆使犯人强行用笔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写犯字,法轮功学员程佩英用生命反抗侮辱和迫害,被恶警用手铐铐在铁门上。

小号就是狱中狱,时间长了人是受不了的,腿不好使、头颤。丁玉腿不好使,张淑哲头颤。狱方随意把法轮功学员关小号酷刑,根本没有期限,刑事犯关押最多一个星期就放了,女子监狱竟忍心把法轮功学员关半年以上,可见其残忍程度。

(3)被毒打、挨冻、用竹条打被反铐在背后的手等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拉炼回来晚上罚蹲时李萍因不戴名签被男恶警毒打,又被拉到外面挨冻,同时被迫害的还有杨秀华、黄丽萍、闫淑芬,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多,恶人用竹条抽打这些学员用手铐反铐在背后的手,闫淑芬双手被打肿,又被罚蹲。半夜十二点才让李萍回去。

十一月二十八日早八点,巡逻队全部警力和五监区警察又来到监舍。为了反对这场迫害,法轮功学员们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几十人组成一道人墙,互相保护。恶警们无从下手,手拿电棍发呆,后来向法轮功学员人群冲来,把李萍拖出;黄丽萍被打昏在地;闫淑芬背部被打伤。恶警杨子峰、王亮拿起码坐的小凳向法轮功学员人群打去,凳子打碎了,马爱桥的头被打伤,满脸是血,缝了四针,马爱桥自己花去医疗费近二千元,这种情况还被关进小号,每天吃两顿玉米面粥,戴背铐酷刑三天,直到昏迷才解开背铐,共被关押十五天。

发了疯的恶警们象野兽般的向法轮功学员们施暴。法轮功学员们抱在一起,倒在地上的褚力和几个人抱在一起,人分都分不开。马爱桥头上的血沾满褚力的脸上,一旁的刑事犯和女干警们都惊呆了。这时监狱所有恶警全部出动,将监舍团团围住,把法轮功学员分别拖到各个监舍屋中,疏散开,将李萍、刘桂华拉到屋里戴上手铐。其余法轮功学员被逼到操场上,由恶犯李梅带领。陶大队点名叫出了:谷亚荣、程佩英、杜桂杰、任秀英四名法轮功学员,后又把肖爱玲、李萍、刘桂华三人关押小号迫害。恶警说这七人是这次事件的组织者,以狱长找谈话为由,把她们骗入小号。

在这七天的迫害中,所有法轮功学员的手被冻伤,被恶警用柳条抽的肿得象馒头一样,发紫、发黑、不好使。被吴艳杰、陶淑萍及其他女恶警用电棍电的法轮功学员有:许淑芬、刘桂华、任秀英、闫淑芬、王文荣、胡桂艳等。监狱指使五名防暴恶警帮助四队恶警(其中有两名男恶警叫王亮、杨子峰)迫害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肖爱玲铐在铁门上毒打。被毒打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李萍、程佩英、黄丽萍、张春杰、刘桂华、马爱桥等。五监区全体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伤痕累累。恶犯拿刷厕所的刷子给法轮功学员刷牙。给年轻的法轮功学员剃鬼头,恶警大队长陶淑萍哈哈狂笑。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有一位哈尔滨的六十岁的老年学员被扒的只剩内衣内裤,被刑事犯埋在雪堆里只露脑袋,扒出来后没咳嗽一声,犯人称奇,内心佩服大法的神奇。李炳清被恶犯刘文革等人暴打很长时间,最后李炳清肋骨骨折,内伤严重,从未得到治疗,很长时间呼吸还疼痛。杨秀华也被从小号放出来一起挨冻,他们把杨秀华扒的只剩内衣裤用手铐铐在铁门上整整一下午。所有参与拉练迫害的恶警都戴着厚厚的帽子和口罩,可好多恶警被冻伤。就连恶警们一提到“拉练”就害怕。

中共酷刑示意图:冷冻雪埋
中共酷刑示意图:冷冻雪埋

(4)戴上手铐脚镣,手铐在地环上,脚被吊起来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女子监狱五监区法轮功学员由于不屈从恶警的迫害被拉到外面挨冻,七人被关小号三十三天。大冬天被扒光内衣裤,只剩裤头,光着身子穿上被剪掉扣子的棉服,被铐在地环上酷刑。小号的暖气被卸掉,窗户被封死,所以在里面不知白天黑夜。刘桂华在刚进小号时被脱鞋光脚,挽上裤腿站到水盆里;任秀英光着脚站到水泥地上,地上泼上水;李萍被姓曹的恶警打在鼻子上,鼻子被打出血,戴上手铐脚镣,手铐在地环上,脚被吊起来。由于法轮功学员不答应恶警的戴名签、点名的要求,连续两次关押迫害。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法轮功学员用绝食方式反迫害,被恶警强行残忍灌食,使用开口器,使法轮功学员承受巨大痛苦。插上管后不拔出,用胶带缠到头顶,背铐站立在水泥地、厕所台上(绝食三天)。被监区接回后,由于法轮功学员们不服从恶警邪恶的管理,继续被铐到宿舍的床头站立,头两天晚上到十二点才让睡觉,直到七人双脚严重肿痛才打开手铐,到十点才让休息。这期间不给吃饱饭,两个人一个小馒头。(在小号每天两小盆玉米糊)后来这七名法轮功学员抗议后被放出小号,正赶上二零零四年元旦,被迫害长达三十三天,放回监舍后又被铐在床帮十八天,每晚戴械具站到十二点。后因七人脚肿胀又到春节,才摘掉械具码凳。每天晚上十点才让吃饭,七个人给四个人的饭。七人被迫害长达五个月之久,因长期戴械具,谷亚荣右手不能使筷子,只能用勺;杜桂杰贫血,脸色苍白,作为病号治疗。

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加的犯人身份及剥夺他们通信、买东西,不让用笔、纸等人权。三月九日,七人被分开了,恶警分别采取不同的方式迫害她们,逼迫屈服。其中肖爱玲、李萍、任秀英、杜桂杰、程佩英被用手铐铐在床头,其间只有二天晚十二点让休息几小时,其它时间都被铐在床头,连续十八天十六夜站立,没让上床休息过。只有四、五天半夜十二点罚坐小凳子。

(5)被罚站立,铐到床上,上大挂吊起来被用手指抠眼睛

后来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无理要求,就被逼迫连着站立,她们的脚又疼又肿,极度疲劳。肖爱玲在连续逼站立两天后,双脚、小腿红肿剧痛,发烧直至疼痛难忍,几近晕厥才允许坐在小凳上。但依然戴着背铐。经医生检查,怕双脚截肢,被几个恶犯强行铐着灌药,脸被抓肿、嘴全被铁勺刮破。在坐几天缓解后,又被逼迫站立铐到床上,刚刚缓解的双脚又开始红肿。任秀英、程佩英也在几天后双脚红肿变黑。这种情况下还逼她们继续站立,多次反映,才让坐下。械具始终不给拿下来,并强行给两人打针。任秀英的脚肿得不能穿鞋。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十八天中,四个人每顿只给两个小馒头,理由是小号没地方,这是小号待遇。十六天酷刑不让法轮功学员们睡觉。当法轮功学员问狱长刘志强哪条法律规定不让睡觉时,他说:我就是法。最后恶犯辛淑梅出主意改重刑上大挂吊起来。手铐深深勒进法轮功学员们肉里,要不是大法保护学员真是要残废了。

(6)被整整上刑七十天

从二零零三年到零四年四月,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肖爱玲、李萍、任秀英、杜桂杰、程佩英,刘桂华,谷亚荣,马爱乔等承受了巨大的摧残。整整酷刑折磨七十天。在遭受这种残酷折磨情况下,李萍又遭受了恶犯王代群的流氓职业性殴打,王代群还用两个手指挖李萍的眼睛等,邪恶至极。

法轮功学员李萍在十多年的被迫害中,没有人权、自由和健康,受尽了摧残和凌辱。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