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正念与神通的对应关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回顾修炼之初的一些状态,反思本性与本能、正念与神通的对应关系、以及放松一思一念不严格要求自己的后果等,与同修交流。

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1]。我发现在我修炼之初这种状态曾频繁出现过,回头看,为什么会有那种几乎随时功能自动除恶的状态,那与我当时的实修状态有关。其实,那时我对法理悟到最少,但却在实践中最认真的时候,也是最单纯的信师信法的状态。

入门不久迫害就开始了。我当时学《转法轮》,学了几十遍了,一合上书,就只记得寥寥数语。我当时想的是:既然我只记的这几句,那我就按照这几句修,悟到多少,做到多少。于是,修炼最初的那段时间,几乎是我每天从早到晚除了做好修炼中的事与日常生活的事以外,几乎时刻都关注着自己的思想反应:比如随时排斥出现的一切杂念、以便随时都保持在一个真诚祥和的心态中,几乎任何时候都不动怒等等。而师父就赋予了我功能,让我经常意识离体在另外空间除恶。那时师父还没讲“什么是功能”[2]的法,我也不知道那就叫正念除恶,因为我常常无意中发出的念就是正念(指令),功能就自动执行了,而我当时人的一面往往还不知是怎么回事。

举例说明。二零零零年夏天,我第二次進京上访。长途客车在途中遇泥石流与岩石阻路,只好停车等待。其他人都下去了,我一个人坐在车上闭目休息,不一会,元神离体来到一个空间:一个空旷的野外,远处有一幢象古希腊神庙那样的建筑。而在那个空间,我清清楚楚知道,那里面有一个魔,它是一个利用人类的欲望干坏事的魔。于是我当时动了一念:它不应该存在。我正这样想时,而且才刚想到“它”这个字时,就听耳边“轰”的一声巨响,那幢神庙与那个魔就瞬间化为齑粉!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是功能受正念指挥而起作用,还觉的有些奇怪,因为那个爆炸过程太迅疾了!因为这时,我脑海中“不应该存在”这几个字才反应完。没几分钟,就听窗外喊:路通了!可以走了!我当时想的是:这场泥石流可能是刚才另外空间那个魔制造的,用来阻碍大法弟子進京上访,它被炸掉路就通了。

修炼之初在另外空间除恶,有时是在那种象星际空间一样的物质空间。自动飞翔在星空中,看着四面八方包括下方全都是象夜空中遥远而闪烁的星辰,那种宇空洪深的无限感与脚踩不到陆地的感觉让人非常害怕,几乎无法承受。在这样的空间中,我要用尽全力排斥怕心,不断鼓励自己:怕的不是我!我是不怕的!或者鼓励自己:我虽然一无所能,但大法是万能的、无所不能!同时硬着头皮、鼓起所有的勇气,不顾一切往前冲。这个过程,就是我当时在这种另外空间除恶的过程:一面不断冲破怕心的包围;一面不断冲破感觉中周围宇宙空间中无形的、弥漫态变异物质对我的可怕的压迫。每次在这种星际空间经历一次考验,回到现实空间,身体都携带着巨大的能量:身体被厚厚的能量层包裹着,感觉不到形体,散射能量好象很远,身体所有的细胞都在沸腾!举目一望,目光所及之处,也发放出金色而透明的能量,就好象一团团金色透明的光团,在飞速旋转着……非常殊胜。

修炼之初有一次,我元神自动离体進入一个白茫茫象有雾什么也看不见的空间,在空中某处,感觉我右上方天空处有一个无形的旧势力邪恶生命,我马上集中意念清除它。但是它的层次比我高,我的能力还没发挥出来就被它所制,它恶狠狠的对我说:我要你死!我立刻感到身体某处某一点上发出一种奇异的剧痛,我的心顿时有些慌乱,同时翻着跟头直线往下掉!在这个空间我清楚的知道:这个旧势力生命为什么恨我,是因为我破坏了它的什么安排,所以它恼羞成怒,要置我于死地。就在我掉下好几个跟头时,突然,好象听到了师父慈悲的讲法声!我竖着耳朵去寻找,注意力一瞬间就被全部吸引过去了!也一瞬间把那个旧势力生命忘的干干净净。我回到现实空间中回忆,那个旧势力生命就是在我刚刚听到师父的讲法声时,被师父的声音瞬间消掉的。

不断的学法炼功,不断的排斥杂念保持真诚祥和的心态,就这样,我感觉在入门后的三个月内修去了以前意识中百分之七、八十的杂念,永远的没有了。我这个几乎以分秒计不间断过滤一思一念的过程持续了大约两、三年,那时,我感觉平时思想很清净,很少有杂念了,而此过程中,功能也在频繁的自动发挥作用。那时,已经是二零零二年上半年了,同修们都在忙着讲真相,这时,我发现一个问题:我发觉我没法讲真相,我不会讲真相。因为我的思想平时很清净,好象没有与常人社会相关的一切念头与话题,我不知道怎么跟别人切入去讲。

回过头来看,每个人修炼的路都不一样,我悟到师父当时给我安排的是带着功能修的路,同时讲真相的方式应该是三言两语(因为带着能量)就把人讲通的方式,不需要讲很长的或复杂的道理,但是我当时没有悟到这一切,其实那时有常人主动问我法轮功的事我都是直接告诉她们“法轮功是好的,电视上是造谣”就把她们讲通了(一听就信的状态),但这个现象我却没注意到。

在漫长的正法修炼路上,我发觉我好象一点点身不由己的每况愈下,以致被迫害摔跤走弯路……现在回头看,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很复杂,历史渊源也复杂,在另外空间就更是复杂的盘根错节。回想过去,还想起一件事,就是九九年底上访在铁路派出所那个晚上,有个警察第一面见到我时就说了一句有些奇怪的话,他说:在你来之前这里还来过一个年轻女孩子,她一進来就背《转法轮》!她比你还厉害,她能把整部《转法轮》背下来!我当时听了只是很钦佩这位同修。多少年后、在修炼中走了很多弯路后回头一看,才发现当初是师父借那位警察的口点化我:让我将整部《转法轮》背下来,好时时用法对照自己、时时走正路!因为师父知道旧势力给我安排的以后的路上的一切!而我却没有悟到,因此失去了很多本来应该做好不应该摔跤、应该救度更多众生的机会!

回想修炼之初精進的心态,真的是本性出,本能显,思想越简单越容易归真,我现在要努力赶上我修炼之初认真实修的那个劲。经验与教训,与同修共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