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先天脑瘫的外孙女在大法中获救(1)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我叫马忠波,曾患两种癌症,是法轮大法使我重获新生,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的命,时刻看护着我。明慧网曾经刊登过我的真实故事。多年来,我时刻不忘师尊的教诲,实修自己,把自己当作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五年,法轮大法在我家又出现了奇迹:大法师父救了我大女儿和外孙女两条性命!实证科学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的案例,今天我把这个故事讲出来,再现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一、医院失误,母女陷高危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我的大女儿在当地区医院進行剖腹产,主任亲自主刀。女儿的子宫和卵巢都有瘤,剖腹产后大出血,急需输血时才发现血型不对——原来医院疏忽,把女儿的Rh阴性血,化验成了Rh阳性血。这种血型大约一万个人里才能有一个人,太稀少了,所以被称为“大熊猫血”,当地所有的医院里都没有。由于是医院的失误,所以他们就一直瞒着我们家人血型的事儿不说,只是用人工抢救:用三个人轮班不停的按女儿的肚子促使强行宫缩。当时医生们都吓坏了,术后都没敢回家,一直在旁边看着不许停手。我叫女儿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这样从半夜两点多钟不停地按了六、七个小时,女儿好象才脱离危险。

可是孩子直到第二天天亮还一直在睡觉。我们喂她糖水到嘴边都不吃。到了晚上,姑爷的六姨来了。她是哈尔滨的大夫,听说女儿失血过多而医生又不输血,觉得奇怪,就去找大夫理论:“人失血这么多为什么不输血?按肚子干什么?必须马上输血!”医院的人这才告诉我们女儿血型特殊的事儿,医院根本没有这种血,怎么输?

姑爷的六姨要求看病历。病历上写着女儿和孩子都是“高危”和“一级护理”。我们还想:孩子妈妈的高危情况已经知道了,那孩子的危险在哪儿呢?六姨是大夫,明白女儿这种血型生的孩子,如果和母亲一样都是阴性血就没有危险,但孩子要和阳性血型的父亲一样就会有危险。而且此次又不是第一胎。孩子体内有阴阳两种血就容易出现“溶血”症状,就是孩子体内的两种血排斥,互相杀死血细胞。这种情况必须得换血,把全身的血换成另一种单一的血。因是误诊,地区医院根本做不了换血,必须得去哈尔滨的大医院。

第二天孩子做了全面检查。六姨和四姨把检查结果拿到哈尔滨找大夫核实。确诊新生的孩子是先天性脑瘫、大脑发育不全,而且还有个脑瘤,象鸡蛋那么大,当时确诊为良性瘤,

各项检查结果一出来还没到中午,医生就匆匆忙忙把我们所有家属叫到跟前说:孩子已经不行了,叫姑爷马上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六姨要求马上转院到哈尔滨。我在旁边亲耳听见医生说:“不行了,已经来不及了,你的孩子已经到不了哈尔滨了,而且越移动她死的越快,她会出现心衰猝死。”

医生说完后,姑爷的四姨把我们家里人都叫到身边,告诉我们来自哈尔滨的诊断结果:孩子已被确诊是脑瘫和脑瘤,已确定是一个残疾孩子。虽然残疾,但都不致命,现在导致致命和下病危通知的是孩子的血型引起的――孩子的血型随他爸爸O型血阳性,与母亲通过脐带传入体内的阴性血正相克,导致孩子昏睡不醒。孩子不吃奶,各项指标都不行了,其中血糖是二点二,孩子已经无药可治!

图1:外孙女出生时的病情诊断病例(部分)。
图1:外孙女出生时的病情诊断病例(部分)。

医生说女儿以后也不可能再有小孩儿了,可能没等出生在肚子里就会死掉,而这个孩子的出生已是个奇迹了。女儿此前已经有两个孩子流产,当时我向她介绍大法她不信。再后来这次怀孕了,她偶尔听听师父讲法、炼炼功,虽然没有太用心,总算在大法的护佑下保住了孩子的命。

医生的话对我和家人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仿佛天塌下来一样,全家人都哭了。姑爷的四姨让我和姑爷马上把孩子的情况告诉女儿。因开始我们只告诉女儿孩子是胀肚入院治疗。四姨让我和姑爷想办法让女儿上七楼(女儿是在六楼生的小孩儿)来看孩子最后一点活气。

我转身奔出门外,却不知去哪里。姑爷见状赶紧跑着追出来,流着泪对我说:“妈,不能说,春雨(我女儿)受不了啊。”我说:“不说也不行啊,总得让她看一眼孩子吧。”姑爷说:“那也不能说,春雨真的会受不了,还是瞒一分钟是一分钟吧!”当时我们的心情真的无法语言表达。我流着泪对姑爷说:“还是想办法让她上楼来看一眼孩子吧!”

姑爷最后下去了,哄骗女儿说要她上楼来看看咱们的小宝贝儿。女儿由于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头也发昏,连电梯都坐不了,姑爷一点一点的扶着她到七楼来看孩子。我流着泪到门外给早上刚出门去外地参加我娘家大哥家侄女婚礼的丈夫打电话,和他说了孩子的事儿。丈夫当时刚要吃饭,听完电话马上打车从外地往回赶。我大嫂见我的丈夫马上就要走,知道肯定是情况危急。她随后给正在医院的二嫂打电话询问,二嫂跟她讲了孩子病危的情况,告诉医院说已经治不了了,这样在我大哥家参加婚礼的亲戚们都知道了这边医院的事。

当时是腊月,因感冒来医院住院的人特别多,楼上楼下的人也都知道了孩子的情况,不少好心人前来看望,都议论这个孩子是被医院耽误了。

二、绝望中求助大法

我简直不敢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我问姑爷的二姨:“孩子真的治不了了?”二姨也流着泪说:“可不是呗。”我又问:“那就等死了?”二姨又说:“医院都治不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啊?”我说:“我是绝对不会看着孩子这样不管的。”她问:“那你还有什么办法?”

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又称法轮佛法,无所不能,我要求助我师父帮帮孩子!现在我想给孩子听师父的讲法,你们婆家的人让不让?”他二姨愣了一下,说:“听吧,听吧,医院都治不了了,你爱给听啥就听啥吧,四姨不也上庙里去念佛了吗?”我能听的出来,他们不相信大法,但他们此时也没有任何办法了,若是有一线希望他们都不会同意我的。

我的修炼经历告诉我,坚信大法就会出现奇迹,我坚信只有大法师父才能救了孩子的命。那边婆家的几个姨和姑爷坐在一起商量让不让我给孩子听法,最后认为我这个姥姥也是一心为救孩子,反正都这样了,就别拦我了,想给听就听吧。

三、两个梦都指向孩子

我娘家的二嫂和侄女当时也在医院,听说我要给孩子听师父讲法就极力的阻拦:“得、得、得,你可别整那没用的事儿了,孩子都已经这样了,你听啥不也没用吗?再说那么小的孩子,能听懂啥呀?还让人家婆家人笑话你!”

这时我想起了前两天做的一个梦:我梦见了女儿死去多年的婆婆——我根本没有见过她,也不认识她,她对我说:春雨这两天就要生孩子了,你要和她好好照顾好那个孩子。当时醒来后我觉得很奇怪,就给姑爷打电话描述梦中情景和她母亲的模样,姑爷说我说的都对。我不明白亲家母有五个亲妹妹,为何只给我托梦,而且女儿还有二十多天才能生产呢。想到了这个梦,我更加相信我和孩子有缘,我一定要给她听法,救她。

我和姑爷到楼下看女儿。女儿说:妈!太吓人了!我问:怎么了?她说她做了个可怕的梦:梦中她抱着孩子在前边跑,一个男子拿着大刀在后面追,非要砍孩子。我和姑爷听了都非常惊讶!这和孩子的病情相吻合呀!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又互相摇摇头:可怜的女儿对孩子的事还毫不知情呢。我想肯定是另外空间那个债主想要了孩子的命。此刻我明白了女儿的婆婆托梦给我,是她早就知道孩子会有危险。我是修炼大法的,她专找我让我照顾孩子。

我立即打车回家取有师父讲法的小广播。回家后我先给师父上香,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救救孩子。我知道大法是超常的,但也得符合超常的理才行,眼下我的女儿和姑爷都不修炼,孩子又小,师父也不能随便就给一个常人延长生命。我在心里发愿:以后我要负责教孩子修炼大法,并且从现在开始给孩子听师父的讲法。而且这是大法弟子家的孩子,我也更希望通过孩子出现的奇迹让更多的人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如果孩子真能跟大人修炼,师父管自己的小弟子理所应当啊。

丈夫当天下午就赶到了医院。了解全部情况后,知道医院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就无奈的对我说:“快点把你那广播(录有师父的讲法)给孩子听听,快点吧。”我想可能是因为丈夫亲眼目睹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康复奇迹,在绝望之时,丈夫也想起了大法,对大法抱着一线希望。

四、孩子获救了

我把播放讲法的一只耳机通过保温箱的圆孔伸进去,用手拿着放在孩子的耳边,我听外放。我思想高度集中,用心和孩子一起听师尊讲法。当晚女儿的几个姨婆及家人也都在旁边儿陪着。

我只给孩子听了师父两个多小时的讲法,天啊!孩子开始哭了!并且还会吃奶了!第一次孩子就吃了十五毫升奶。姑爷及家人高兴得直拍大腿,连声说:“快点儿,接着听,快点儿,接着听。”我又坐下给孩子听了两个多小时,孩子胳膊腿都能动了,哭声也有力气了,而且又吃了三十毫升的奶。

我们都感觉到孩子已经脱离危险了!是伟大的师尊救了孩子的命,姑爷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这令人痛彻心肺的过程,以至后来想起来都心有余悸的对我说:“妈,太吓人了,象一场噩梦一样,真是太吓人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几个大夫来病房见孩子还活着,而且看起来还很正常。一个女大夫不停的自语:“这个生命力太顽强了!这个生命力太顽强了!一会儿马上做全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了:孩子已经脱离危险,血糖回升到了四点五。出生指标三百二十多单位的黄疸一夜之间降了七、八十、一百来个。医生不解的连说:“一宿就能降这些!?一宿就能降这些!?”

接下来,我那两天天天给孩子听法,我也一起听,并不断的帮孩子发正念。耳机坏了一个,我又去买了一付新耳机。回来后还是一个耳机好使,我对孩子说:“这没办法,只有一个耳机好使,你就先别听了,我只能自己听了。”姑爷在旁边一听就急了,说:“你不给我家孩子听法能行吗?不给我家孩子听法可不行!”我说耳机坏了。他说他把两个坏的接成一个。于是晚上在别人都睡了、灯光特别暗的情况下,姑爷把耳机用心的接好给孩子听。

和女儿同病房的人在外边看着我们家人哭哭啼啼的,知道了孩子的情况,都提醒我们,回病房不要表露出来,孩子妈妈知道了会受不了的,整个病房的人在女儿面前都绝口不提。

当时医院的六楼、七楼很多人都在关注孩子的情况,开始听医生说治不了了,后来见孩子好了,就都好奇的问我:孩子是怎么好的?我就和他们讲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以及在孩子身上出现的奇迹。许多人不得不佩服法轮大法的神奇:你不服还真不行啊。那几天自愿三退的就有二、三十人。

一次在商店,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士问我说:“你家孩子到底是怎么好的?”我说:“你怎么知道?”她说当时她家人也在住院,亲眼看见了我家人向亲友哭诉的过程,也知道孩子的事,而且都知道医院治不了了,但就是不知孩子是怎么好的,心里一直在惦记这事。我就和她讲了是大法师父、是法轮大法救了孩子,她十分的感慨,说:“太神奇了,不信还真不行啊。”

五、巧妙的安排

告诉别人大法好也真的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孩子周二出院了,出院后落户时无意间正赶上村上办农合(农村合作医疗)。其实早办完了,只是材料还没上交,落户时正碰上,就顺便也给孩子办了农合。姑爷是城里户口、正式工人;女儿是农村户口,原本姑爷的几个姨说必须把孩子的户口落在爸爸户口上。后来见孩子有脑瘤、脑瘫就不让往爸爸户口上落了,一定要改落在女儿的农村户口上。他们以为孩子是个残疾,周五去办理出院手续时用上了农合,总共给报销了四千元钱。报销的医生说从没见过这么小的孩子能报销,但电脑上却手续齐全。姑爷拿着钱高兴的说这是偏得,根本就没想到的事儿。因家里条件不太好,他说这是相信大法好带来的福份。

还有,如果此次孩子不是在本地出生,改在哈尔滨大医院生产,综合费用至少需要十万、八万的。凭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条件是很难承受的。冥冥之中已经有了巧妙的安排。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