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先天脑瘫的外孙女在大法中获救(2)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接上文)

六、还按“病孩子”处理吗?

孩子出院后,医生要给孩子打补脑针,说头三个月是最佳期,过三个月后就不好使了,而且脑瘤要月月去医院检查。我和女儿的几个姨婆对此事的处理意见出现了分歧。我知道修炼就是有关要过,魔不会轻易放过孩子。师父也不能把所有的难都给消掉,还要看我信师信法的成度。我这边主张带孩子听法修炼;婆家人主张要医药治疗。我知道如果要按脑瘫脑瘤治的话,孩子就超脱不了病魔的控制。大法是超常的,但也得按照超常的理去做到,身体才能真正超脱出来,才能彻底否定病魔的侵扰。

女儿的姨婆们执意要医院治疗,听说我不让打针就厉声说:谁说的?打针是必需的。我坚信我自身曾经患绝症——股骨头坏死和乳腺癌,通过修炼大法不用打针吃药都好了。虽然现在去医院检查片子还是显示股骨头坏死,可我人和正常人一样行走生活,这和片子是不符合的,是超常的。我想只要坚信大法,孩子也一定能从常理和病魔中超脱出来。

女儿胆小,不敢忤逆几个姨婆,不敢出声。我想这关我总是要过,而我又不能和她婆家人吵架,看来我只能先劝说姑爷,然后再由姑爷去劝她们。我和姑爷讲:“当时是医院下的病危通知书,本地医生和二姨都说孩子治不了了,而且连往哈尔滨送去抢救的机会都不给。医生自己对他的药都没把握了,你姨为啥非说是药物治好的呢?而且即使药物起作用,孩子那么严重的昏睡不醒,也不能在两个多小时之内就好了,会哭会吃奶了,什么药也得有个过程,不可能那么快就好了。而且我是在你家完全放弃治疗的情况下,在连一丝丝希望都没有的情况下,才给孩子听的师父讲法。如果药物好使的话,你姨当时给咱俩开会,叫女儿看孩子最后一眼后,去庙里念佛去了,当时你家其他所有人咋不想办法治疗呢?孩
子现在好了,你现在要用药物方法治疗,如果再次出现危险你还怎么办?而且脑瘫医院也治不了呀!”

姑爷见我说的有道理,也知道他姨是好意,经过仔细的梳理,反复斟酌,最后确信孩子是听讲法好的。他决定只相信自己亲眼见的,决定就相信和依靠大法了。为此和他姨有点闹翻了,姑爷说:“是你们当时亲口对我说孩子治不了了,我也亲眼见到孩子是听法后醒过来的。”他姨最后说:“孩子是你的,你说了算。”至此补脑的事儿再也不提了。

七、持续学法

就这样,孩子一直没再接受医院的治疗,也没去医院定期检查,而我则一直用心带着孩子修炼大法。我经常去她家看她。一般情况下,我一去就马上关掉电视,放师父讲法和孩子一起听,孩子也好象能听懂一样。女儿家有个摇篮,女儿说要把摇篮拿走,说孩子会爬了,不在里面呆。我坚持不让拿走:每次女儿不在家,我把孩子放在摇篮里,孩子都在里面静静的躺着,和我一起听法。听够了她就睡,我就自己接着听。这样每次都大半天,孩子不哭不闹,特别省事儿。我也坚持经常给孩子发正念,并把孩子的事儿作为洪法事迹讲给身边的人,使他们受益。

有一次,孩子发高烧、出疹子、满脸疙瘩。女儿给她爸爸打电话,爸爸在外地,听后马上告诉女儿:快去找你妈吧。女儿抱着孩子到我家来,路上有人见了都建议说,孩子烧成这样快上医院吧!我把孩子放在床上,把师父的讲法放给她听,她立即就不哭不闹了,只来回翻身,过一会儿就睡着了。我坐在旁边发正念,到了傍晚孩子醒来时,高烧全退了,脸上的疙瘩也下去了。我抱着孩子到外面看花儿,周围的人见孩子这么快就好了,都说太神奇了。

八、尴尬的试验

孩子的几个姨奶和我家当初去医院的亲属一直都在关注着孩子的发育情况。有的背地里出主意,让女儿不要听我的话,积极主张给孩子治疗,说别耽误了。于是她们每次一见孩子的面儿就开始检验孩子的智力和身体发育情况。医生曾说孩子就能活一、两岁,别说孩子治不了,能治也是个残疾孩子。所以在她们的内心深处真的不敢相信,这样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孩子不用治疗、相信大法好就能彻底好病。所以她们一见到孩子就象精神作用一样,怀疑孩子这儿不正常,那儿不正常,用各种办法、各种机会检验孩子。看到孩子很正常,她们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这是用实证科学思维无法解释和接受的。

我大伯嫂全家当时也去了医院,亲眼见孩子的情况太危急,她不相信孩子不用药物治疗、光听法就真的能好。孩子三、四个月时,我们一家几人抱孩子到她家玩儿。大嫂抱过孩子,当时孩子乐呵呵的,让她抱。没想到大伯嫂为了试验孩子的智力,就绷着脸骂孩子说:“你回家去!你回家去吧!”这样说了三遍,孩子就“哇”一下大哭起来,任我们怎么哄也不行,甚至不能看见大伯嫂,一见她就哭。

大伯嫂很不好意思,她以为孩子脑瘫肯定发傻,听不懂呢,没想到孩子特聪明。我们走时,大伯嫂拿出两百元钱给孩子,我们没要。她说孩子这么小,过两个月再来,孩子也就忘了今天骂她的事儿了。可没想到又过了两、三个月我们再去大伯嫂家,孩子仍记的那天的事儿,就是不让大伯嫂抱,甚至看都不行,给什么好吃的、玩的都不行,大伯嫂说:“完了,咱俩这仇算结下了,过这么长时间你还记着。”

我娘家的大嫂原来怎么也不相信法轮大法,通过孩子的事儿这回她彻底的服了,经常念大法好,也告诉家人都念大法好,还经常和别人讲。

婆婆家的侄女和我娘家的二哥二嫂当时都去了医院,他们背地里叫女儿别听我的,不能耽误了,得赶紧治疗。女儿和我商量要给孩子检查去,我说:“孩子现在没到走路的时候,她才几个月,如果去医院检查,按片子的显示来判断,你会认为孩子仍然有病。那就会把魔招来,成了真病了,那就超脱不出来了,这就等于坑害了孩子。你如果看到片子动心了,不能坚信大法,就会出问题。你能做到不动心吗?”女儿说做不到。我说:“做不到就别碰她。”

九、孩子出彩儿了

孩子过百天时,被抱去姑爷的姥爷家。姑爷的几个姨都在,大家从上到下的检查着孩子。其实孩子完全和正常孩子一样,只不过他们当时在医院所见所听很难扭转过来。姑爷的二姨把着孩子的手,示意让她去揪花,然后把手抽回。孩子好象明白了她的意思,上去一把就把灯笼花拽了下来,女儿用手机把过程录了下来。二姨她们看到孩子的表现,乐的了不得。二姨把花捡起来,夹在孩子的耳朵上。他们看到孩子不但手好使,头脑也聪明。姑爷二姨的婆婆当时在场,亲眼见了就说:“这孩子哪儿来的病啊!多聪明的孩子呀!”他二姨笑着说:“都是你姥姥心疼你,到底没让你打针!”

今年五月节聚餐时,姑爷的几个姨想试验一下孩子。先给孩子一块猪爪,让孩子用左手拿;又拿一块猪爪让孩子用右手拿;接着又拿了一块给孩子。孩子见没法再拿,就干脆把一块猪爪塞到了嘴里叼着,然后腾出的手去拿第三块。这个聪明的举动把她的姨奶们乐得不行,谁也不敢再说孩子有问题了。

亲友们这样对孩子的检验,在这一年当中有过多次:从检查翻身、会坐、会爬、会走、会说话、大脑、四肢、身体、智力等等,孩子一项项的都通过了,一切正常,亲友们彻底服气了,就连最顽固的人也都认同了大法!

十、风波再起

我觉得孩子有病与大人有关,就是与大人积德损德有关,所以在帮助孩子的过程中,我也注意自身的修炼,并不断的跟别人讲大法的美好及在孩子身上出现的奇迹。

图2-5:一岁多的外孙女聪明伶俐。

怎奈人就是健忘,好了伤疤忘了疼。外孙女转眼一周岁了,也能正常走路和说话了,完全和正常孩子一样。这时女儿就说孩子压根儿就没什么大毛病,并且也不再象先前一样给孩子听法了。孩子的姥爷也认同女儿的说法。女儿如此说可以理解,毕竟当时孩子病危时一直瞒着女儿,可孩子的姥爷(我的丈夫)却违背了良心说话。

有一次丈夫骂我,并不许我再和别人说孩子有病听法后好了的事儿,违心的说孩子是自己长好的。我当时心想:怎么能昧良心呢?唉,既然都这样说,女儿也不听话,怎么劝也不给孩子听法,我的心充满了疲惫、无奈:从今以后这孩子我也不管了,爱咋样咋样吧!我觉得太累太累了,就从内心放弃了对孩子修炼的引领责任,违背了在师父法像前发的愿……其实在我的潜意识里,是因为看到孩子恢复正常了,在多方干扰下,也就放松了。

结果孩子突然发高烧并严重抽搐,赶紧送到医院。女儿吓得大哭大叫的,姑爷也不再相信大法了,那意思信法了咋还这样呢?以后再也不信了。我也想:以后你们该治治,我也不管了。孩子出现这种状况之前已经很长时间不给孩子听法了,大人也不信了,才出现了上述症状。

其实师父一直在管着孩子。孩子住了四天院好了,在出院的那天下午,大女儿无意间给孩子做了个脑CT检查。本来大家认为孩子四肢发育和大脑完全正常,她出生时的病症应该是长好了。可没想到CT片子出来显示孩子出生时的病症都在!医生告诉大女儿:孩子脑瘫非常严重,并且脑瘤检查结果是蛛网膜囊肿,必须马上住院治疗。院方把孩子出生时的病历都找了出来,说囊肿比原来还大了。女儿听后吓得大哭,马上给姑爷和她爸爸打电话。

大夫们会诊了很长时间。CT室的主任也出来问我女儿关于孩子的情况,女儿说孩子完全正常,主任不信,又问我,我也说孩子正常,主任觉得不可思议。这时姑爷也赶到了。CT室主任刚刚特意打电话问孩子的情况,主治医生说孩子确实正常。CT室主任说从来没遇到这样的情况,就是孩子本人和CT片子上的症状完全不符合。姑爷一听马上对女儿说:“咱孩子和片子上的症状不符合你哭啥呀?咱孩子也没出现片子上的病啊!”女儿一听才醒过神儿来:“是啊,我家孩子挺正常的,和片子上的病不符合呀,那不是说明没有病吗?!”于是她又乐了。

我一听孩子的情况完全和我的股骨头儿一样:我的股骨头坏死,严重时不能行走,痛彻身心,修炼大法康复后一切走路生活正常,但拍CT片子却仍然显示股骨头坏死。孩子真的是师父管了,才出现的这种奇迹。

第二天,我去医院当着所有医生的面把我修炼后的奇迹对医生讲了,也讲了孩子好病的原因,医生们一直默默的听着,并不断的点头,他们让我把报告单用相机照下来。这些事儿对医生的冲击力很大,现代的西医和佛法修炼相比还是很有限和浅显啊。

十一、丈夫的选择

丈夫也赶到了女儿家,这次他哑口无言,不再骂我瞎说了。他也真的害怕了,本来还打算叫我去外地打工,这回说什么也不让我出去干活了,叫我带孩子好好修炼。试想如果不是师父管孩子,说不定得花多少钱呢!十万八万也治不好啊。

一次,丈夫在食杂店,有个人对大法师父不敬,丈夫因为外孙女的事,对大法无限的感激,对师父发自内心的尊敬,听到这话当时就急了,质问那个人:“法轮功咋的了?坑你了还是害你了?法轮功哪里不好了?来来来,你说说,让大伙听听。今天你说不明白就不行。”看来真急了。接下来丈夫详细描述了外孙女的神奇故事。那个人听后哑口无言。在场的人再也没人说大法不好了。

外孙女现在已经十九个月了。前几天为了证实法,我再次领孩子到哈医大检查。医生说孩子彻底好了。我问:“片子上显示孩子有没有病?”医生说片子上显示有病。我又问:“孩子实际上有没有病?”医生说:“没病,欢蹦乱跳的,谁家有病的孩子这样?”接着我让医生写个诊断,他说:“你实在要让我写,我就照报告单子上抄一份给你。”我说:“那就别抄了。”

后记

上面的故事是发生在我身边的又一真实事件。大法一次又一次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啊。再次感恩师尊!感恩大法!

我要表达的这些事完全超越了人能够理解的实证科学的范围。实际上每一位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都有很多神奇、超常的事发生在身边。佛法洪传,救度众生。愿以我的亲身经历唤醒世人理智的思考,能明白法轮大法的真相,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那是我的希望。因为我修的是法轮佛法。

由于水平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帮助,修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