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好小弟子 共同在大法中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

一、理性认识大法

我是二零零二年因为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而進入大法修炼的,但進入大法修炼后,大约有十年的时间因学法不深,处在带修不修的状态,对大法一直很感性的认识。直到二零一二年,台湾灯会在新竹,当时新竹同修们要制作一艘法船,新竹协调同修就安排做法船的负责人住在我家,同修在我家住了大约半年,直到灯会结束后,才离开我家,我才开始想我能为大法做什么,可能是这个想法让师父觉的我是真的想修炼了。

当时脑袋空空,也不知道该从哪开始做,心里就想那从学法开始吧,所以每天晚上吃完饭后,就开始通读《转法轮》和各地讲法,后来慢慢在学法过程中体会到学法点设在我家也不是偶然的,也意识到自己该对学法点负起责任来,之后就开始积极与同修交流,鼓励同修多多参与集体学法。

参加集体晨炼已三年多了,当初因为年长同修的一句话促使我出来参加晨炼,因为有常人的工作,刚开始要参加晨炼真得费一番功夫,记得前阵子在每天晨炼时显得很无奈,心里老想着,师父说炼功就是最好的休息,为何我感受不到,到底是什么原因?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第二套功法没炼造成的,因为要送小孩上学,所以发完六点正念,就先行离开,五套功法无法一步到位。回家补第二套后,症状稍微减缓,但没有完全根除,后来慢慢发现是人的观念没有转变,师父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1]自己人的观念总认为睡觉就是最好的休息,只要有空档时间,就想要小憩一下,转变这个观念后,目前参加晨炼已没有之前的无奈的状态,现在炼静功更能达到入静状态。

二、开创修炼的环境

有了一颗想要修炼的心,修炼的环境也渐渐开创出来,这时才发现身旁的小弟子,我也该给他们一个修炼的环境,家中的小弟子,哥哥叫英佐,现在小学六年级,妹妹叫唯廷,小学三年级,记得我开始认真要修炼时,刚好唯廷是幼儿园的大班,注音符号大致上都认识,所以我每天陪着她,请唯廷一个字一个字用注音符号拼出来念《转法轮》,若有拼错时就纠正一下,这样的时间大约持续有半年,然后改变方式由她自个念《转法轮》,我在旁边听,并且叮咛她要认识国字,不是念过就完事了,经过这样一年来的学法,她基本上可以通读师父的所有经文,我想唯廷现在学法的速度和状态可能是当时训练出来的。

当初会让小弟子上全球电话组小弟子平台,是因为我们湖口同修D跟我交流可以试着让小弟子上平台讲真相,那时也想说他们只有假日才和我去慈湖景点讲真相,那平常就无法做到三件事,所以就开始安排让小弟子上平台。

唯廷个性很活泼,所以上平台她很快就驾轻就熟,但她的定性不够,所以容易受外来干扰。刚开始她上平台时,我陪伴她大约只有一个月,渐渐看她已上轨道也就没有再陪伴。唯廷本身对任何东西都很好奇,所以她对计算机也很好奇,后来我发现她会利用其他小弟子学法时间在计算机上玩游戏。

刚开始我没察觉到,是后来我发现计算机不听使唤,当时我想是不是我哪方面没做好,造成计算机出状况,向内找也没发现,突然有一念闪过要我问唯廷,我问唯廷你对计算机做了什么事?为什么计算机出状况?我说你是修真善忍的,得说实话,她才说我在计算机上玩游戏,我告诉她,计算机是我们的法器,它是有灵性的,只要我们修炼状况不好,法器也会跟着出状况。

英佐的状态比较稳定,他比较有自己的想法,自我要求也比较高,所以对他我也比较放心,上平台他也是很快就驾轻就熟,但最近发现他有个状态,在小弟子的平台上七点五十五分要集体发正念,但我看到他却跑到客厅去发正念,问他为何不在平台上和大家一起发正念,他说他静不下来,但我知道实际的原因还是怕黑。他曾提出是否可以跟妹妹互换计算机位置,直到近日,我才发现英佐利用课余时间在看推理小说,我想,这个推理小说给他造成的影响是他会幻想自己等一下会如何,造成他怕一人晚上单独在房间里。目前已请英佐停止看推理小说,我希望他们能在我的督促下,一起放下执着更精進。

三、小弟子修炼心得

一、唯廷

我是唯廷。刚上平台时,我本来都很精進,后来渐渐的知道计算机如何使用,我就很好奇的开始在小弟子学法空档时间上google找游戏玩,但很快的都会被妈妈发现,之后就不再玩,后来有一次我利用妈妈去接哥哥下课时,我无法控制自己还是忍不住上去玩游戏,没过多久,我从天目看到魔和正神正在打战,因为正神为了不让我被魔干扰,最后正神打赢了,我告诉自己,我再也不会去玩游戏了。

我自己觉的我做得最不足的地方是一直会跟哥哥吵架,我也知道这是要改正的地方,但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的,其实我和哥哥在吵架时,我都会看到魔在旁边吶喊,所以以后我要注意,当我再忍不住时,我要做到忍。

二、英佐

我是英佐,很多同修的修炼状态随着正法進程到了越最后越精進,但我并非是这样,而是随着常人的大染缸推波助澜。平常我也很想要跟同修一起集体学法,但可惜当时在我家的集体学法一礼拜只有一次。

过了不久,妈妈告知我可以上全球电话组小弟子平台,我就很快的上到全球电话组小弟子平台。上这个平台差不多有半年时间。刚上平台的时候,因还不熟悉这个环境,所以每天都精神抖擞的在学法、打电话,修炼状态渐入佳境。

但后来开始懈怠,学法打瞌睡,常常读错字,导致打电话时无法起到好的作用,师父说:“因为你讲出的话没有能量,不在法上。你要救他,你讲出的话消不了业、去不了他的执着,你怎么能救他?!”[2]我也知道自己修有漏,但是时常无法修正过来,师父也常常点化我,我修炼状态好时,我上平台学法用的灯就会亮,修炼状态不好时,灯就不亮,这样我就知道我该向内找。前一阵子,有很长一段时间,学法用的灯都不亮,我也极力的向内找,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心,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找到了埋藏很深的怕心,如怕黑、怕自己一个人单独在家里的二楼上全球电话组小弟子平台,我想这也是在考验我信师信法的那颗心。

还有平常上全球电话组小弟子平台学法时,思想很乱,常常想一些不好的东西,导致无法静下心来学法,而且常常听到一些声音,就转头往我身后看,因为我深怕另外空间不好的东西来干扰我,但是往后看的时候,却什么东西也没有,就像师父说;“因为你的任何一颗心都可能成为一种执著,都可能被邪恶利用。当你的念头一出来的时候,邪恶就可能会给你演化出一种假相来,那时候就会造成一种干扰。”[3]妈妈常跟我说,我就是没有注重发好正念和入心学好法,才会一直执着在这。

四、个人修炼体悟

小弟子在平台已有半年的时间,这半年,看着他们修炼状态起起伏伏,每天不忘叮咛他们一定要静下心来学好法,不要走形式,更不要认为今天有上平台,就算做好三件事,因为学法不入心、发正念走神、讲真相的状况会受影响。

当然小弟子的表现状态也是我的一面镜子,所以时常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什么,我就反过来看自己,例如:他们两个在吵架时,刚开始我很单纯的认为是他们两个心性的考验,但有一次无意中我从他们两个在吵架的过程中,我看到这个画面好熟悉,原来是我和先生吵架的样子,我真的有点愣住,师父说:“女人刚尖逞豪强 浮躁言刻把家当”[4]。以前只要先生说的话我不中意听,我就挂电话,现在是反过来,我说的话他不中意听,他就挂电话。

小弟子平常生活很简单,先生因为工作的关系很少在家,我们三个人的生活更是简单不过,平常晚上他们上全球电话组小弟子平台,假日就和我一起至慈湖景点讲真相,生活上他们会帮忙分担家事,负责扫地、拖地、倒垃圾、收衣服等。在课业方面,英佐一直都是保持名列前茅,他非常的清楚他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只是偶尔要提醒他不要把常人的名看得太重。

对于唯廷的课业,我交流一点心得体会。这学期,唯廷上三年级,所以学校考试的科目增加了自然与社会,在考试前二周,我的先生就频频打电话回来,要求我一定要督促好她的功课,我也照着先生的话做,考试前一周更是勤奋的复习。在第一天考完,我问了她说你考得如何?她回答我说自然只考了八十六分,当时我没守住心性,把唯廷给骂哭了,晚上我请她自个复习明天的考试。那晚我静下心来想,这个分数是不是冲着我一颗心来,若是这样,我必须要试着放下和学习接纳,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象英佐一样。

整晚,我是自己对着自己在心里喊话,可能因为我的心放下了,隔天唯廷考试的结果考得很好,我问问我自己为何把分数看得如此的重,其实这个心是带有很深的显示心,想要让亲朋好友认为学大法的孩子是很聪明和很有智慧的,但基点摆错位置。

考完后,唯廷对我说:“妈妈,你知道我自然为什么考不好?”她说:“我遇到不会写的题目,我不是在思考要如何写,而是想我考不好,铁定会被妈妈‘修理’。”她的话更是证明是我执着分数的心促成的,当我真正的把执着分数的心完全放下时,唯廷这次的英文升级考试出乎我的意外,她在没有任何人帮她复习的情形下考了第一名。

平常在家,唯廷就是我的“纠察队”,只要我言行不在法上,她都会时时叮咛我。例如:以前我和先生会为某些事意见不合,言语上你来我往,她都会静静坐在旁边看着我们,等事件结束后,她会立即跟我说:“妈妈,你又跟爸爸顶嘴,你没做到忍,掉心性了。”

其实我很感谢唯廷给我制造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从她入小学开始,她在学校的状况百出,现在有全球电话组小弟子平台,让唯廷有个集体学法及交流的环境,这学期几乎听不到她在学校有什么状况,很感谢全球电话组小弟子平台,让英佐、唯廷能够有一个比学比修的环境,平时我也会要求他们上明慧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从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找到自己的差距和不足,及时的修正和归正自己的修炼状态。

这次交流稿与平台同修交流了二次,在这二次的交流过程中,不同的同修却讲了同样一句话:“你可以写小弟子的闪亮点。”我才发现在平常生活中,我都在放大他们不足的地方,只要他们稍微不符合我的观念,我立即很严肃的告诫他们。同修在交流中提到修炼人是有功的,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长期在他们的空间场尽加一些负面思维,使彼此的空间场一直有道墙堵着。

最近,英佐跟我抗议,他说:“妈妈,你一直在说我学法不入心,那我学法很入心时,你怎么没看到?”这才让我想起我同事对我说,“你的爸妈对你是打骂教育,你对你的儿子也是打骂教育,将来你的儿子对你的孙子也是打骂教育,你们就一直这样循环下去。”

师父说:“所以修炼人要放弃常人的一切心、一切理,才能修到高层去,才能跳出与宇宙相反的三界。”[5]原来我还是用传统人的观念在教育小弟子,而不是用师父的法去引导他们,这是我要努力修正自己的地方。

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6]我真的是挖到了好多宝。

以上为个人认识, 有不在法上,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阴阳反背〉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