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了却人心 冤狱中慈悲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至今已有二十个年头了。由于江泽民妒嫉心所致,发动了迫害法轮功运动,我被冤判十年,自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六年四月为止,我被非法关在监狱里,占去了我整个修炼时间的一半。

在监狱里我亲历了江氏流氓集团利用监狱的狱警、犯人,使用法西斯似的手段摧残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有的被打死,有的被酷刑折磨致残,有的精神失常,有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被迫违心的放弃修炼,有的被谎言歪理邪说洗脑走向反面。我本人也历尽魔难,九死一生险些失去生命,但是在法中、在师父保护下,我走过来了。

一、全封闭酷刑迫害 人心使我跌跤

十年的冤狱漫长、艰难,迫害手段令人发指,狱警、犯人被另外空间邪魔烂鬼控制魔性大发,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围攻、洗脑。我一進监狱就被七、八个甚至十几个人团团围住,拿出他们那套惯用的歪理邪说——“自焚骗局”和被利用来破坏大法的人渣的讲话,轮番的灌输、洗脑。我根本不听他们那一套,把脸扭向一边,不瞅、不听、不理。她们说:“怎么样,不敢看我们吧!”我不服气的说:那好,你们面对我,咱们面对面四目相对,看我敢不敢看你们。我把双目一瞪,眼睛直视着她们,她们却躲到一边去了。我喊她们:“你们来呀!过来呀!面对着我呀。”她们谁也不敢来面对我,把脸都扭向了一边。

有一次她们又开始围攻我,企图转化我,我用法中悟到的法理,又一次把她们编造的谎言歪理驳斥的体无完肤。她们说服不了我,就气急败坏的几个人开始破口大骂,我不能跟她们对骂,就喊:“法轮大法好!”一遍又一遍的喊,越喊声越大,越喊声音越洪亮,几个犯人被我喊的眼睛发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像被定住似的,半天吭不出声来。狱警被喊来了,不但对我没怎么样,还把骂我的那几个人说了一顿。

我还写了驳斥诽谤大法的王××歪理邪说的信,写了证实大法的实际例子,还写了抹去兽印“三退”保平安的劝善信,一共二十多页,交给狱警。可邪恶不但没有收敛,相反变本加厉。那时正是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邪恶密度大,每天最高峰被非法收监的大法弟子高达三百人,凡是不放弃炼法轮功的人都被关在一个隐蔽的楼层里。这个楼层黑暗、阴沉,完全与外界隔离。楼层有一个大铁门紧锁着,楼层里各监舍的门也锁着,门帘一拉,无人敢过问楼里是什么人呆的地方。只有给“不转化”的人上大刑时才能听到各监舍传出来的打骂声、哭喊声,和被酷刑折磨的凄惨的尖叫声此起彼伏,让人听了毛骨悚然。有时怕被外人听见,警察就将电视机放到最大音量,听起来好像电视剧剧情里的厮打声和叫喊声。以此来掩盖他们的罪恶。

他们强行“转化”的酷刑有:上绳、吊铐、上抻床、开飞机、坐小板凳。小板凳又小又窄,凳上面有圆孔,在圆孔中插上东西,强迫坐在上面不准动。屁股都被坐烂了,流脓淌血也不放过。

他们为了让我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把我的两腿和两胳膊五马分尸似的绑在床上抻,只要不放弃修炼他们就三番五次的抻。我的双臂的骨头活生生的给抻裂了,骨头错位支出肩膀,穿上衣服也能看到凸起的骨头。他们还把我大字形绑在床上两个月不松绑,不让上厕所,吃饭得包夹一口一口的喂。痛苦的煎熬,使我承受到精神几乎崩溃,想到了死。我曾用尽全身力气冲向暖气片,却被包夹拦腰抱住;我曾奋力往墙上猛撞,身体却像被棉花包裹着一样动不了,不听我使唤,我想死都死不了。活着受酷刑折磨,我被折磨的要发疯……我忍受到了极限,妥协了、屈服了,消沉了下去……

二、信师信法去人心 乱法烂鬼自灭

消沉了一段时间,也算是“物极必反”了,我修炼的意志又开始复苏。心想:既然死不了那就接着修吧,师父给自己安排的修炼道路还没有走到头,那就用大法来指导自己继续修炼。于是我开始大量背《转法轮》,想起哪段就背哪段,想起哪句就背哪句,《精進要旨》凡是能想起来的就背。《洪吟》、《洪吟二》全背下来了。有时不背法,就守住一念:“信师信法”,上千遍上万遍的默念,有时把脑袋都念木了。

师父看我修炼的心没有泯灭,就不断的加持我,给我开智,让我看到、悟到法理。师父说:“我们给大家这么多东西,所有的人只要实修,并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我都把你当作弟子带,只要你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1]“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1]当我背到“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每当我想起这段法时,鼻子都一阵酸楚,感悟到师父的法身形影不离的跟着我,保护着我,使我在最消沉的时候没有死掉。保住了肉身才再有机会修炼啊。表面上看好像是自己承受不住妥协了,实际上更多更难以承受的巨难,师父不知为我承受了多少。师父的慈悲与佛恩浩荡用人的语言难以形容,用人的思想无法想象。

在大量的背法中我看到了自己很多人心,如:怕心,怕证实法、讲真相会被迫害,怕上抻床,怕被“转化”;在驳斥诽谤大法的歪理邪说中、在抵制邪恶的洗脑迫害中或多或少掺杂着争斗心,不服气的心,仇恨,心态不够祥和,语气欠善,无意中把狱警、犯人、“帮教”这些常人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没有真正把他们当作救度的对像,无意中和他们对立起来,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结果自己非但没有把他们救了,还招来了祸害。

法理明晰了、找到漏点后,我决心把这些心修下去。师父看我心性提高上来了,也给我安排去这些心的机会。

邪恶势力的黑窝,正的能量场被间隔着,监舍里的修炼人之间或与犯人之间不准说话,一说话就要遭受迫害甚至酷刑。敢不敢证实法、敢不敢说大法好、敢不敢在监狱里讲真相,也就成了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是否能在最艰苦的环境中走过来的严峻考验。

有一次狱警找我谈话,谈到我姐姐(也是修炼人)的病是怎么好的,我犹豫了,产生了怕心。狱警又追问:“是怎么好的?”我一狠心脱口而出“是炼法轮功炼好的。”狱警没有像平常那样发怒,而是轻轻重复了一句“噢,炼法轮功炼好的”。就这一句话。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很多人,都非常兴奋的传说着一件事——他们点着我的名字说“某某某反过来了”,那意思是又回到修炼状态中来了。他们高兴的跳跃着到处传说着。醒来之后我悟到,是我世界里的众生看到我摔倒了又站起来了,在这邪恶的环境里还敢说真话证实法。他们有希望了,有救了。所以他们高兴的在互相传说着。

师父的点化与鼓励,增强了我抵制邪恶反迫害的信心。我强力的抵制监狱每天灌输的谎言洗脑,不写思想汇报,不戴名签,监狱为“转化”特设的一切监规完全不配合。

另外空间操纵狱警总是对我虎视眈眈,想找机会迫害我,我就加大力度发正念,给监狱长写信,揭露狱警、犯人对我、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摧残与肉体迫害。有一年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我听说后,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我绝食抗议。刑事犯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我们的同修被打死了,对待我们法轮功学员说打死就打死了?难道我们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这饭能吃下去吗?”

刑事犯把我说的话告诉了队长,队长把我找去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我们的同修被打死了。”队长问我听谁说的,我说:“听谁说的不能告诉你,告诉你了,你再去迫害她,所以不能告诉你。”我对队长说:“如果某某某没被打死,你把她领来让我看看。”队长当时哑口无言。我看她无话可说了,就趁机给她讲真相,讲了很多真相。她一直在听着,我最后郑重的对她说:“善恶是有报的,谁迫害的谁要偿还的。”

后来她承认错误说:“是我的责任,是我工作没做好出的问题。”然后她劝我吃饭,我说:“不能吃,为祭奠我的同修,三天不吃饭。”她说:“一天不吃饭都要灌的。”我说:“灌不灌我也得三天不吃饭。”最后她也没有逼我吃饭,也没有给我灌食。后来她经常到各监舍看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并告诉各监舍的犯人谁也不要打骂法轮功学员。有时刑事犯在夜间给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上刑,我知道后,就把此事告诉大队长。他在值班时,会突然夜间查岗,使刑事犯夜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减少了许多。

每当我放下人心,能在法上认识法,怀着慈悲心去做事、揭露迫害时,另外空间迫害我的邪恶烂鬼嚣张不起来了,自灭了,以前迫害严重都是自己人心招的鬼上门,所以邪恶才敢迫害。

三、了却人心 慈悲救人

给监狱狱警讲真相,不同于给一般人讲真相。第一得考虑她们的工作环境和心情,还得避开其他狱警与犯人,避免狱警与狱警之间、狱警与上级之间的“嫌疑”和互相之间的戒备,还得顾及他们的面子等等方方面面,考虑周全了,他们才敢接我写的真相信。真相信的内容还不能触及她们的负面因素。既让他们明白了真相又不能使他们的名份、利益受到牵连。这样的真相信他们才肯看、才肯接受。

还得不断的清除干扰、阻碍他们看真相的邪魔烂鬼。比如,第一次给大队长写信时,她对我很戒备,很不放心,就以收监的形式把我的真相稿搜走了。当时我不知道她搞的什么名堂,心里忐忑不安。我开始背法,发正念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师父还说:“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3]。在不断的背法中,使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大,放不下的人心在背法中不断的消除,邪恶的因素也在不断的解体,我的心渐渐的稳定下来。最终被搜去的底稿不但没出事,大队长反而更愿意看我给她写的真相信。

我每次给她写的真相信都长达三十多页的信纸,至少给她写了五、六次。我在信中给她讲的真相很全,方方面面都讲了。有一次她对我说:“你写的信都赶上一本书了。”并且暗示我很愿意看我给她写的真相信,愿意写就接着写吧。

这让我想起以前一个队长,我讲真相没给她讲透,只写了驳斥王××歪理邪说的信,结果给我上了大刑。如果像现在这样怀着一颗纯净的心给她讲真相,也许能把她救了,可是她已经调走了,我颇有些遗憾。

自从动了这一念,师父果然给我安排了:听完真相的队长调走了,前一个队长又回来了。我抓住师父给我安排的有利时机,给她写真相信。我给她写的真相信更多更全面,每次也都是三十多页信纸,不下七、八次。有一次她找我谈话,我语重心长的跟她说:“请相信我吧!”她说相信你什么?我说“法轮大法好”,她被我说的话打动了,低下了头。

我趁机又说,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身上都出现过很多神迹,若不是真佛下世度人,谁会那么傻,豁出命坚持到现在呢?我又对她说,“一次外出会诊,你给我戴脚镣子,一名狱警想迫害我加重我的疼痛,她拿起脚镣用力抖搂,当时我没动心。当我上轮椅时(那时我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出诊时只能用轮椅推着我)脚镣子自动开了,眼睁睁地掉在了地上。我说你可以找不转化的人了解了解,每个人都会说出很神奇的事。”她说:“我不用了解了,你回去跟她们说,过几天我给你们开个会。”她想了一会说:“就叫显神迹大会吧,把你们身上发生的神迹都讲出来。”我答应了,可她并没有说话算数,是出于监狱那种邪恶的环境,但她当时毕竟生出这么一个正念来。

给刑事犯真相信不能明着给,明着给不敢接,我就找时机单独给,或假借让他们给检查一下真相信错别字,他们就以这个借口把真相信看了。我身边的刑事犯和包夹多数都明白真相,基本不太看管我。

我先后给正副监狱长、五个队长、六个狱警、教育科长、医院大夫、刑事犯写了真相信,每个人每次都不下三十页信纸。师父讲:“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4]师父还说:“讲清真相驱烂鬼”[5],我周围的人明白了真相,我的环境越来越宽松,在我所呆的大队,行动自由,想上哪去就上哪去,没人阻拦。队长还发话说:“她(指我)上楼下楼、上办公室都可以,谁也不要阻拦她,只要有包夹跟着就行。”(意思是不要出什么事)

我十分感谢师父对我的恩赐,给我这么宽松的环境,给我一次次机会,让我能在这么宽松的环境里把真相信亲自送到他们手里。

四、师父护佑 开辟炼功环境

刚开始炼功,不时的有包夹跟着我,特别是刑事犯,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时时都在注视着,甚至寸步不离。我善意的跟他们说,你们不用形影不离的跟着我,我无论做什么事都自己负责,不会连累你们任何人,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这些人都看过我写的真相信,也就不再跟着我了,只是提醒我一句别在那里(指我炼功的屋子)呆时间太长了。我每天找机会炼功。炼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在搭毛巾的时候,包夹说:“你现在搭毛巾不用抬脚了!能够着了!”因我的胳膊上抻刑时抻的一度抬不起来。她见证了我的胳膊炼功炼好了,就更不管我了。别人发现我炼功时,这个包夹就给我搪着(避免别人打报告影响我炼功),后来这个包夹刑满出狱了,临走时恋恋不舍的跟我说:“多保重,我就放心不下你……”。

老的包夹走了,又换了新包夹,我又给新包夹讲真相、劝“三退”,有的“三退”了,有的看了真相信。有一个刑事犯,我一炼功,她就主动站在门口给我“放哨”。有一天,我正在床上炼静功,一名狱警检查监舍问她:“床上的是不是在炼法轮功呢?”她说:“没有,她坐那静一会。” 狱警瞅了瞅,没吱声就走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有一天她说:“你两肩膀支出的骨头没了,这回穿衣服好看了。”她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炼功时间长了,个别刑事犯发现了,反映到狱警那里,狱警把包夹找去无论怎么问,包夹都给我搪着,就说我没炼功。狱警怕把事情弄得大了,禁止了我在那个屋炼功。我想:既然我开辟了炼功环境就不能中断。有一天我在走廊里蹓跶,一个刑事犯紧跟着我,各监舍也有人开门看着我,我想着,不能因为有人看着就不炼功了,该炼还得炼。我站在走廊里大声但却很平和的喊:“你们不就想看着我炼功吗?各个监舍的都出来,今天就让你们好好看着我炼功!”

我这一喊,紧跟着我的刑事犯跑回监舍把门关上了,其它监舍的门也关上了。以后再不管我炼功的事了。有一天我在监控头底下炼功,刚炼到“随机下走”,一抬头看见狱警来了,问我干什么呢?我站那没动,也没吱声。她把我领到一个空屋子,又问我:“刚才干什么呢?”我回答说炼功呢,狱警说:“你站在监控头底下炼功,你不得把我的工作整没了吗?”我说:“不可能,我炼功对谁都好,我不炼功身体不行,但我炼功不牵扯任何人,那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说了算,你不要批评她们,也不要扣包夹和刑事犯的分,她们都指望挣分早回家呢。”她看我说话句句替别人着想,很受触动。谈完话,她允许我到原来的屋子继续炼功,并专门派一名刑事犯护着我,以免被别人看见。最后达到了谁也动不了我,无论是队长也好,狱警也好,如果看见我正在炼功呢,他们就装作没看见一样,扭头就走。

在监狱里,我只是有开创讲真相、炼功环境的愿望,其它的师父全都给我做了。在最黑暗、最邪恶的魔窟里,如果没有师父的佛恩浩荡,哪能有如此宽松的环境?我又一次体会到师父讲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这句话更深一层的法理。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之情,只有叩拜!再叩拜!

十年冤狱中我深深体会到:自己修炼状态好的时候那是因为对法领悟的好,人心少;自己修炼状态不好时,一定是自己对大法没领悟好,没照法说的去做,或找不到、找不准自身存在的人心与执着的原因。但是无论怎样,我对大法的信念丝毫没有改变。不但没有改变,而且越来越坚信,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接近金刚不动。

在此我借明慧网平台向可贵的中国人進上一言:能使人脱离六道轮回,在宇宙末劫时期能够保住主体生命不被毁灭的法,开天辟地的从未有过的展现给了各界众生,这是值得各界众生无比珍惜的。通过我个人修炼证明: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善待他,天灾人祸遇难呈祥。曾经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人,尽快脱离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犯罪链条,想尽一切办法赎罪、弥补过错,否则你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甚至生命来偿还对法轮功伤害所造下的罪业。千万不要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同案犯,千万要为你的妻儿、父母家族着想,千万要为你的前途命运着想。善待法轮大法,善待信仰法轮大法的人,上天一定会赐你幸福平安,你一定会有美好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震慑〉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