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师父领我回到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不知不觉中,时间来到了二零一六年。从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我已经在大法中修炼超过二十年了,二十年的时间很漫长,二十年的时间又很短暂。在邪恶的迫害发生前,我经历了人生中最快乐、最幸福、最无忧无虑的三年半的时光,沐浴在大法与师父的佛恩浩荡中,那感觉美妙的无法用语言形容,心里就是踏实,感觉生命从此有了着落。

迫害发生后,我带修不修的度过了十几年的时光,做了很多错事,特别是上大学之后,陷在男女情中不能自拔,一而再、再而三的犯着错误,给师父和大法抹黑。那时经常做的一个梦就是梦见自己身体急速下坠,坠入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那感觉令人无助和绝望,我恨自己不争气,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慈悲的师尊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二零一三年十月份,在读师父的《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时,我的内心受到了非常强的震撼,我下决心要痛改前非,绝不自暴自弃。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每天都能感受到师父给我净化身体,那些笼罩在我周围的肮脏败物不断的被消减,身体也越来越轻松。

我不知道师父替我承受了多少才使我拥有了走回来的机会,也不知道师父费了多少心血给我精心安排修炼道路,我才能走到今天,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心里对师父的感激。也许师父对弟子们的慈悲也不是我们能用语言能表达出来的吧!今天,在第十三届大陆法会到来之际,把自己三年来的修炼情况向师父汇报,也和同修一起分享,希望大法弟子都能在修炼的道路上勇猛精進,圆满随师还!

一、师父的巧妙安排

三年来,体会最深的就是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自己,引领着我走好走正修炼的路。在修炼出现问题时,师父多次在梦中给以点化:当我安于现状时,师父点化我要勇猛精進,才能爬上雪山回到自己的家;当我一直在观望,迟迟没写诉江状时,师父点化我考试要结束了,考官要收卷了,而我还有一道大题是空白的;当我在男女问题上放松警惕时,师父点化我正在立陡大山的半山腰荡秋千,向前、向后那结果是天壤之别。

在讲真相救人方面,师父多次将一些好办法打到我的思维里,比如买一台打印机,开一朵小花;再比如给见面很难的同学写真相信,一切的一切,真的都是师父在做,而我能做的就是听师父的话,把自己溶于法中。师父说:“用物理学讲物质运动是有规律的,宇宙的运动也是一样。”[1]师父开示:“拿人来比喻,道家把人体视为小宇宙”[1]。我悟到,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一个小宇宙,同时也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我们的运动也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是师父定的,师父给我们安排了最好的一切,就等着他的弟子们按照这个规律去做了。

在现实社会中,师父给我精心安排了最好的修炼环境,避免了外界的干扰,使我能够一步一步的提升自己,跟上正法進程。从上高中开始到硕士毕业,九年的时间都住在学校宿舍,那时也没想过要开创学法修炼环境,只是觉得在宿舍学法炼功都不方便,也就被宿舍的环境限制住了,但我总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参加工作后我一定要好好学法修炼。

工作之后,师父给了我想要的修炼环境:单位很少加班,有充足的时间学法炼功;和同事合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同事每周只在那里住三天,其余时间只有我自己,我有了独立的空间。修炼的环境有了保障,自己也在不断的变化。工作后第一年,我一点点的戒掉了电脑游戏、电视、电影这些东西,炼功从每周炼一次到几乎每天都炼,发正念从每天一次变为四个整点正念几乎一个不落。我还学会了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当然和那些九十年代就在修自己一思一念的大法弟子比起来,那就无法比了,他们已经这样修了二十几年了,而我到现在才学会,落下的真是太远了。

大法的力量太大了,很多麻烦、很多执着在不知不觉中就被解决了。有一天躺在床上睡觉,突然感觉头脑特别清醒,多年来导致我头疼的物质好象一下子消失了(考研究生时要考政治,往脑子里灌了很多共产邪说,之后经常头疼),我知道是师父把那个不好的东西拿掉了,从那之后我的头脑就清醒起来了。大法就是这么神奇!

还有一次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心口都憋得慌,没有任何原因,但就是难受。后来有一天在梦中,我看到一个非常丑陋的类似自己形像的东西在发飙,喊着:“渴死了,渴死了!”它的锅碗瓢盆里一滴水都没有了,我立刻起床发正念清除它,我知道可能是我很长时间没滋养那些肮脏的执着心了,比如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等,渴的它们受不了了。从那之后我的心胸变的更宽了,做事也更加坦荡了。

三年来,我就这样一点点的往回走、往前追,不想浪费师父延续来的时间,不想浪费师父安排的每一个提高的机会。

二、听师父的话,讲真相多救人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是我们的使命,大法与师父被诬蔑,世人被中共谎言毒害,大部份中国人都对着邪党发过毒誓,把自己的命交给了邪党,这些人如果到最后那一天还不明真相、不退出邪党,那下场是最悲惨的。上学时总是离家在外,只能趁放假回家学法炼功,每次回学校前都想着要给同学讲真相,可回到学校之后立刻就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淹没了,讲真相开不了口,等到下一次又是这样,总是恶性循环着。从二零零五年中国人开始三退,到二零一四年七月份参加工作之前,九年的时间里,我只讲退了三个人,两个高中同班同学,一个高中室友。

工作后,修炼环境有了保障,对法的认识也加深了,心里想着师父告诉的三件事我不能只做两件啊,开口讲真相是我必须要做的。我就寻找给同事讲真相的机会。终于有一天,我突破了开不了口的障碍,给我室友讲了大法的真相,邪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三退”,告诉他只有记住法轮大法好,并退出中共邪党才能躲过劫难,讲了一中午,他同意“三退”了,他告诉我他在网上看过《九评共产党》。

室友同意“三退”后,我讲真相的信心更足了。大法弟子平时能接触上的人都是和我们有缘的,那每天和我朝夕相处的同事们也一定是与我有缘的,我就寻找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有明白真相选择“三退”的,也有不信的。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提高自己心性的过程,特别是争斗心、怨恨心和妒嫉心,时常能暴露出来,刚开始讲真相时遇到不相信说风凉话的、对大法弟子受迫害漠不关心的、或者我刚一提话题就对我态度恶劣的,心里总是会产生很大波动,甚至在一段时间内都会有挫败感。

随着不断的学法修炼,我知道很多时候别人不听真相都是我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都应该堂堂正正、坦坦荡荡,他们被谎言毒害的太深了才会有那种表现,我不能因为遇到点挫折就丧失信心了,大法弟子应该有坚定的意志,应该有大法弟子的风范。想到这些,就不再记恨那些不听真相的同事了,反而发觉自己以前讲真相总是带着对立和强加的情绪在讲,遇到一点不如意争斗心就起来了,说话语气也不善,这种状态怎么能救了人呢!想想真是不应该,后来我又对很多同事多次讲真相,他们对我的态度也来了个大转弯,有的能够听下去了,有的态度友好了,也有同意“三退”的。

特别是有一个同事,在给他讲真相之前一段时间,有一天他当着几个同事的面对我说了一句很不客气的话,气的我脸红脖子粗,但我还是强忍住了。过了一段时间,我和他约好一起去放风筝,我就趁去单位取风筝的机会给他讲了半个小时真相,他听的很认真,也同意“三退”了。这件事让我认识到大法弟子平日里的言行真的很重要,常人很多时候就看表面,如果那天我没忍住和他干起来了,可能就失去给他讲真相的机会了。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不能因为自己不好的言行把众生推出去。

去年十一月份,由于业务需要,部门领导要把我派到另一座城市。我很痛快的答应了,那时的想法很简单:我的一切有师父安排,师父给弟子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师父安排我去哪我就去哪,我要去的那座城市里有需要我救的人在等着我呢。

到了那座城市后,第一件事是租房子。有一天去买被褥,恰巧没有别的顾客,我就给老板讲什么是“三退”,为什么要“三退”,她很开心的答应了。买完被褥后,打出租车回租的房子,利用十分钟左右的车程给司机讲真相,他也同意“三退”,这是我之前从来没想过的。可能是产生了一点欢喜心,接下来给另外两个人讲真相劝退,他俩都不相信,一个对我态度很不好,另一个甚至破口大骂。我没有控制住情绪,高声的反驳他,结果下车时那个司机还说了一句恐吓我的话。

周一,又来到外派那座城市。住在新租的房子中,当天晚上睡觉时突然就感觉全身不能动了,耳朵旁边有嗡嗡的声音,我拼命的从嘴角发出声音喊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几秒钟之后吧,我就能动了。记忆中这是我第一次出现这种事情。我立刻起来发正念,铲除那些不好的生命,可能是那些坏东西看一个大法弟子来到这里就聚集起来害我吧,但我有师父在,没有丝毫害怕,是它们害怕我,因为师父安排我来这里救人。邪恶要阻止我救人,休想!

由于经常往返于两座城市,全部出行几乎都是坐出租车或专车,我就抓住这些坐车的机会给司机讲真相,几乎是每次坐车都要讲,有时候状态不好就想今天心态不好就别讲了,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我不开口讲真相,也许机缘就永远的错过了,想到这的时候我就会选择开口讲真相。说来也巧,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坐出租车的次数接近二百次,碰到的司机绝大多数之前都没有三退,这都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有缘人。

有一个司机先后拉过我三次,我对他的印象很深刻。第一次给他讲真相他不听,下车时送给他真相期刊他也不要;不久又坐他的车,就想换一个角度和他讲真相吧,我感觉他是那种对邪党感到无奈而破罐子破摔型的,应该让他找回中国人应有的尊严,于是很善意的对他说:中国自古以来被称为神州,中国的文化是神传文化,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敬天地、信神佛、相信善恶有报,中国人和神佛有着不解的渊源,中国古人讲的是仁、义、礼、智、信,曾经的中国是礼仪之邦,万国来朝的地方,但如今的中国为什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中国人为什么到处不受待见,这不就是共产党干的吗,中国五千年的文化被共产党几十年时间都给摧毁了。他听進去了,下车时我说上次给你真相期刊你没要,这次还要不要?他说:“要,我要!”

又过了一段时间,第三次坐他的车时,看到他理了头发,我很热情的和他打招呼寒暄,他不怎么记得我了,我问他真相期刊看没看啊,他说翻了几次,没时间看,我就给他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以及为什么要“三退”。这回他都听進去了,最后说:“我退!”他说这句话时我感觉他整个人都振奋起来了,不再是那副浑浑噩噩的状态了,也许那就是一个生命明白真相,做出正确选择后的真情流露吧!我真的为他的选择感到高兴!

结束语

时间真的太珍贵了,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时间,我们不能浪费,如果哪一天正法结束了,那我们的修炼也就结束了,想做好都没机会了。师父说:“我觉得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1]我们现在就在听师父传功讲法啊,我们和师父同在,我们在助师正法,这场迫害算的了什么呢,无论多么残酷大法弟子不都走过来了吗,旧势力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师父在掌控着一切!

真的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珍惜这所剩不多的时间,精進的同修继续精進,消沉的同修别再消沉,都能跟师父回家,师父不想放弃我们每一个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