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妇产科医生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每一个法轮大法的真修者、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从那艰难困苦的岁月,一路风风雨雨走过来,都会有自己精彩而刻骨铭心的神奇故事,我就讲述一下我的故事。

我今年六十周岁,是一名临床妇产科医师,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父母都是中共夺权时由北方派往南方的所谓“南下干部”。从小我被灌输的是“无神论”,加上文革期间父亲被打成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我目睹了造反派抄家,带走父亲关進“牛棚”,还把我父亲押在大卡车上,挂上大牌子游街批斗。

当年我小小年纪,无法读懂这个扭曲的社会,非常厌世,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很自然就成了社会的愤青。身体状况就更不用说了,已经是弱不禁风了,每当我受病魔缠身抱怨时,父亲总是用一种苦涩的心态说:“我们一家经历了文革能平安的活下来就已经很幸运了。”也许正是比同龄人多了这些魔难,我对人生、对社会、对周围的一切多了几分思考: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人会有这那么多的苦难?人到底从哪里来?死后会到哪里去?这地球上第一个人是怎么产生的?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无数个为什么经常在我脑海里翻。我也读过很多书,职业又是医师,本身就在从事人体研究,可始终找不到满意的答案。我身心疲惫,在人世间苦苦挣扎,苦苦寻觅!

我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

我从事的专业是西医,在大学里学的是人体解剖、生理、生化、微生物、临床医学等,属实证科学范畴,加上从小到大接受无神论的教育,那么我是怎么走入气功修炼,相信有佛道神的存在,而且扎進去就永不回头的呢?

我有一个姐姐,人懒、脾气坏,可常见的慢性病她基本占全。九四年底,我姐姐炼了法轮功,她告诉我法轮功怎么好、怎么好,因为受无神论的影响,我没认真对待。

姐姐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整个人发生了巨大变化:变的谦和,乐意帮助人,病没了,皮肤白里透红。她的身心变化,颠覆了我的医学观。那些个慢性病,医院都没什么好办法治好,怎么炼功就好了呢?父亲赞不绝口:“法轮功真好!彻底改变了我女儿。”

我急切的向她借了书,通宵拜读了《法轮功》。第二天上白班,我是一分一秒的盼着下班,想的就是再次拜读这本书。我完全被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那种震撼!那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真是无以言表。师尊呀,我可找到您了!我跟定您了!

师尊书上所谈到那些超常的反应,在我身上都出现了:看完第一遍书,就有了净化身体的反应,上吐下泻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全身发冷,肌肉酸痛反复出现过多次。后来在同修家看师尊九讲录像,随着师尊讲法声音的高低变化,我感受到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打進我身体深处。我一直是个病秧子,从不知道无病一身轻是什么状态,是师尊让我感受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那种舒适呀!那种轻飘飘的美妙!师尊还给我下了法轮,有半年多的时间,我稍一静下来就感到小腹部的法轮左转九圈,右转九圈。开天目时前额发胀、发紧,有股强大的力量向外顶,后来感觉自己象骑马在跑。再后来看到金色通透的法轮在我家里旋转,还见到师尊的法身显现。我经常摸哪哪有电。不得已常戴上手套出门,以防电到别人,睡觉常热得盖不住被子,通大小周天时出现点头、摆头,身体离地的感觉……师尊还给我灌顶,有时从头到脚一股强大的炙热通透全身。

当年我因为工作原因,没能参加师尊在广州最后一次国内讲法,这是我今生今世最大最大的遗憾。我虽然没有见过师面,我真修大法,师尊照样管我。师尊对弟子们说过:“你去香港、你去美国,你跑到月球、太阳上去都没关系,我的法身都能保护。”[1]师尊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都是天机,一点都不假。每当回想起这些经历,我都激动无比,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全世界有七十多亿人,我能成为师尊的弟子,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深感无比幸运和无上荣光!

以真、善、忍为做人的准则

如饥似渴的学习大法书籍令我茅塞顿开,按照师尊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为人处事,说话、办事先考虑别人,遇事向内找,兢兢业业干好本职工作,受到大家一致好评。

一天,一位拄着拐杖的残疾人来就医,对我说:“大夫,我要取节育环,能否少收点手术费,我没有多少钱,现在这节育环已经影响到我的健康,不取出不行了。”我们医院虽然是比较大的综合医院,但是地处城市边缘,病源少,管理也不好,效益很差。领导下达了要完成多少多少指标的任务,有不少医务人员为了完成任务,免不了在病人身上动脑筋,尽量多收费用。我看她确实很困难,手术又必须及时做,同情心油然而生,就用最低的费用为她做了手术,她非常感激。

后来主任知道了,找我谈话:“你这样发善心,我们的任务怎么能完成?喝西北风呀!”我向主任表示:“差的费用我来补上。”后来没过多长时间,那位病人带来了好几位她的朋友来看病,有的住院做了手术摘除了瘤子,有的来生孩子。她朋友的朋友又带来朋友的朋友来看病,就这样因为口碑效应,增加了无数个病源,效益自然就上去了。后来主任及同事都赞扬我:你真行!你的一位病人后面有十个、百个病员啊!这都是我们实修大法给社会给单位带来的好处。当然不管是病人还是医务人员,从中更受益的是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修炼前不想多干活,时常也推诿病人,修炼后做人的准则变了,按“真、善、忍”做好人,服务于病人不收红包,真心为病人着想,找我看病的人特别多,一个介绍一个,有的病人从很远的地方慕名而来。科室里有位小护士风趣的说:“应该让主任给你配个接待室。”我不比其他医生医疗水平高,只是心中有大法,会真心的为病人着想,站在病人的角度为她们解除疾苦。

我思想境界提高了,身体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从前我身体素质很差,妇产科医生需要良好的体质,在手术台上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我经常脸色苍白,人要虚脱,有几次晕倒在手术台旁,我实在撑不住了,总想找个门路改改行。修炼大法以后,再没有发生过晕台了,而且近六十岁的人,做手术不用戴眼镜。连当年的老院长夫人都说:“你变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大小姐变的精神抖擞、神采飞扬,看人的眼神都不同从前了,就看你的变化,这功一定好!”

我身心巨大的变化,也影响了很多亲朋好友及同事,有许多人问我:“你做美容了?换肤了?擦了什么护肤品了?”我回答:“你们说的这些我什么也没用过。”我告诉她们:“我修炼法轮大法了!”我身边的朋友都说:“这位大小姐真的变了。”和我很铁的朋友直接称呼我“大侠”。因此,周围的人不少人了解了大法,有些人走入大法修炼,最后成为助师正法的同修,一路我们相互鼓励走到今天。

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是正法

九九年“七二零”后,电视台天天播放诋毁大法的电视,各单位在摸底盘查谁在炼,同修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好像第二次可怕的“文革”就要开始了。那时我怎么也想不通,实在理解不了当政者的这种做法,一定是脑子進水了吧。这样好的大法不去弘扬反而打压,我的心郁闷到了极点。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做?文革时期父亲的话又在我脑海里翻:“经过文革,我们全家都能活下来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那时母亲年纪大,女儿又太小,正需要人照顾,夫君是大陆某知名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兼业务院长,也是有头有脸有地位的人,他能承受得了吗?我当年正在准备晋升高级职称,以前因为特殊原因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了,外语、计算机论文都通过了,就差评委走个过程。凭我当年的资历及优秀论文,晋升高级职称一点阻力都没有,而且那年还被评为先進职工。

我心里很清楚,我要站出来说真话这意味着什么,会给家人带来多大的痛苦,共产党整人那一套我是再清楚不过了。

九九年八月底,我去接回老家探亲的母亲,顺便上了佛教胜地之一的五台山,舒缓一下郁闷的心情。在山上巧遇一位八十岁高龄的老和尚,他看着我对我说:“女施主,佛祖会保佑你的。”周围有游客请教他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他说:“法轮功师父是来度人的,山下造孽、造孽、造孽!”我被老和尚的话激励着,他是一位佛教徒,都敢在那种情况下向世人讲大法师父是度人的觉者,我是师尊的弟子,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站出来捍卫大法。

我决心已定,我必须站出来!我把想法告诉了母亲,我要進京上访。母亲听了立刻强烈反对:“你疯了!去了小命保不保得住都是问题,我不同意!”哪个做母亲的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往虎口里送?

母亲在九六年突发脑梗塞脸都歪了,半个身子麻木,她的医生告诉她,半年能不能恢复都是问题,没办法了,跟着我们姐俩炼起了法轮功,让她没想到的是,仅仅二十天痊愈了,她的主治医师都说不可思议。她冷静下来说:“我知道你的选择是对的,我帮你带好孩子,你放心去吧。”那一刻,我好感动!紧紧的抱着母亲对她说:“您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好妈妈!我会平安的回来的。”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和本科室一年轻的护士,利用下夜班休息时间,突破重重阻力、历经万般艰辛,终于到了北京信访局大门口。那里哪是什么信访局,遍地是便衣,到处是警车、警察。谁敢跨進信访厅大门一步,立刻抓起来,那里就是监狱的大门。我们看到许多不相识的同修还是勇敢的往里走。我俩觉的好不容易来了,一句心里话都没说就被抓起来,有点不甘心。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不知下一步怎么办时,当地一位老大爷走到我们面前说:“姑娘,你们不就是要掏句心里话吗?大爷告诉你们一个地址,去那儿准行!”看大爷很诚意,就接受了他的建议。找个小店住下,重新整理了上访信,工工整整写好。第二天,按条子上的地址找到了那个地方。一位年轻士兵荷枪站岗。我们上前说明来意,他明白后说:“大姐呀,你们这么好的工作,这么好的家庭,我看你们听我劝还是回去吧,你们要知道我一通知里面你们就会……”“我们知道,顾不了那么多了,出门太仓促也没有回去的路费了。”他好心要给我们路费,想让我们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我们态度坚定,一定要了心愿。他看说服不了我们就打电话通知了里面。很快就出来三名又高又大很威武的男警察,把我们带了進去,盘问了许多,了解了我们的来意并做了笔录。我们向他们表示希望通过他们把我们的上访信交到中央。也可能是他们被我们的勇气及平和的心态感动了,没有为难我们,说:“你们真有胆!真行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很平静的回答,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机构,看样子不象信访局。一个警察一本正经的说:“这是火药库!”我心里嘀咕着这一定是个特别的机构。我说:“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只要有人了解真相,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就没白来。”

我们向他们讲述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变化,他们听得很认真,还提出了很多疑问,我们逐一向他们做了解答,交谈中气氛越来越祥和,领头的警察还夸我们上访信写得好,有水平!他说:“江泽民站那么高,我们也够不着他呀,胳膊拧不过大腿啊!”当时一位男警察正准备打电话,旁边一位女警察啪一下按住电话说:不要送她们去驻京办了,就当她们没来过,通知单位接回去算了。

在大法的慈悲力量的感动下,他们投递过来是钦佩的目光。一位警官双手递给我一杯开水说:“喝吧,出来几天累了吧?”还请我们炼功给他们看。我很平静祥和的炼了一套功法,好几位男女警官静静的看完赞不绝口,太美了,人美功也美。

当单位保卫科人员到达时,我看他们脸都吓白了,非常紧张的对我们说:“你们闯了大祸了。”可我们的心平静如止水,了却了心愿,哪怕这一趟有一个人能了解真相,我们都不虚此行。临别时警官们依依不舍的向我们挥手告别:你们以后到北京来玩啊。

虽然他们好心把我们交给了单位,但是单位可没放过我们,他们用手铐把我们押回,关入精神病房,调动大量的人力物力,企图让我们放弃信仰。他们的徒劳没起任何的作用,来“帮教”的很多人反而通过我们了解了真相,他们每天让我们写一份认识,我们就写修炼体会。在那关押了半个多月后,他们看实在不行,就把我们送到女子劳教所拘留半个月。我回到母亲身边,妈妈激动的说:“好样的!我相信有师父保护,你会平安回来的。”

经过这次魔炼,我回到工作岗位,明白真相的同事们象迎接凯旋而归的战士一样,激动的和我拥抱!“你终于回来了!”这次经历使我更深的体会到:大法徒是维护宇宙真理的使者,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们有责任向世人讲清真相。

自那我开始向亲人、朋友、同学、学生,向所有的人讲真相。其中发生过很多难以忘怀的故事。记得有一天,我巡视病房,和一位熟人聊起了法轮功,旁边的一位病人听了吓了一跳,非常惊讶的对我说:“您这么好,怎么是法轮功(学员)呢?”我知道她受到电视颠倒黑白的影响,加上中共导演的天安门假自焚,把她的思想搞乱了,我告诉她:“就因为学了法轮功,才变的这么好的。我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还告诉她天安门前那把火是怎么回事。她定了半天神才说出一句话:“啊,原来是这样啊!我今天才看到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了。”

在临床工作中,我们有义务带教学生,我带教完了,学生们总是好奇的问我:“老师课讲得很好、很生动,您很随和,我们看到来找您的病人非常多,技术这么好,怎么没提主任医师?”我很坦然的告诉他们:“因为不放弃信仰,被他们一票否决了。”他们都很同情,我告诉他们:对于修炼人来说这都是身外之物,没什么不能放弃的,我拥有的是更好的。虽然我不能晋升为主任,可全院上下从院长到医生、护士及病人都尊敬的称我“主任”。我说:“我这个主任是众人封的,比什么都荣耀。”来的都是医科学生,我揭露自焚事件真相,一点就都明白了。

有的学生很真诚的告诉我:我们一来这实习,院里就告诫我们哪科有法轮功,“你们要警惕,不要接触”。经过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有些看了《转法轮》后反响很大,有位小男生看完后,和我谈体会说:“这书太神奇了!我看完后抽烟就是苦味,和书上说的一样,不能吸了。”我告诉他:“你是在我这借书看后第三例不能抽烟的人,戒了吧!”他答应:“好!”他请求我把这本书留给他,并告诉我说:“这本书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我也知道了我外公为什么总用功能为别人治病,自己那么痛苦,会死的那么早,书上讲的很清楚。”我说:“书你留下,好好珍惜吧!”

我利用医生便利的职业,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很多病人了解真相后,都是一个家族、一个家族的三退。我曾经收治一位病人,需要做手术,术前需要亲人签字,她对我说:“与丈夫不和分居了,没人能来签字。”我私下找到她丈夫劝说,她丈夫不但来医院签了字,还照顾她痊愈出院。时隔半年多,一次在街上遇到她,她克制不住自己把我抱在怀里说:“您真好!法轮大法真好!您不但治好了我的病,也挽救了我的家庭。谢谢您!谢谢法轮大法师父!”这些年,向世人洪法讲真相中,这样的感人的例子出现了很多很多。

大法创医学奇迹

几年前的一天,我的朋友带着他的朋友徐女士来找我看病。徐女士四十岁左右,由她哥哥和妹妹搀扶着,很艰难的走到我面前,她面色苍白,没等开口就示意想坐,我赶紧扶她坐下。看这样子病的很重。朋友介绍:她是单身,带着一个女儿生活,在其它医院检查出晚期宫颈癌,挺可怜的,你帮帮她吧。一是再复查一次,确定一下是不是癌症晚期;二是你学的那功好,教教她。我对朋友保证:“放心吧,我会尽力。”

我为她做了体检,子宫颈已经比正常的增大了几倍,烂的象菜花状,一碰就出血,盆腔如同硬板一块,已经没有了正常的解剖结构,医学上称为“冰冻骨盆”,是很典型的晚期宫颈癌,已经不能手术了。为了确诊,再次取了活检(即在病处取块肉化验)。报告很快出来了,和临床诊断一样,和前一家医院诊断一致。她得知结果后万念俱灰,哭着说:“医生呀!我才四十岁,我走了,女儿无依无靠怎么办?”我说:“我们会尽最大可能延长你的生命,先去肿瘤科化疗一段时间,再看能不能争取做手术。”谁都知道现代医学救不了她了,她的生命在倒计时。

我听她打电话对朋友说:“你们要看我就早点来,我的日子不多了。”我很同情她的处境,安慰道:“你也不要太绝望了,有一条路可以救你,就看你信不信了。”她眼睛一亮:“您快说!”我告诉她法轮大法的超常,讲述了很多很多例子,她很认真的听着,悟性不错,很相信。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她天天念。借给她一本《转法轮》,她每天读。有空就看真相资料。她不叫我大夫了,说:“姐呀!有个请求:您只要当班,一定抽时间来看我,给我讲法轮大法修炼的事,我爱听,越听身体越舒服。”我很惊讶她的变化这么大,她像只欢快的小鸟,连晨起刷牙都在哼歌。医护人员都不理解:一位晚期癌症患者,怎么这么开心?真少见!

没几天,她的管床医师告诉我:“太神奇了!四天呀!再检查包块没了!就算她用了几天化疗那个剂量,那么短的几天,是不可能的事。”他笑着说:“你天天来看她,我们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太神奇了!”

病人不放心,一个月后去找了搞肿瘤的权威会诊,专家很诧异:“哪儿来的癌症?开什么玩笑,一切正常,开什么刀,一定是你们医院误诊了!”病理检查是诊断肿瘤的金标准,她经过两家医院病检确诊是晚期宫颈癌,加上入院时典型的临床症状及各项化验结果,晚期宫颈癌的诊断是毫无疑问的。她一五一十向专家讲述她的病,专家根本不听她的解释。说:“你没病找病呀!如果你实在不信我,你在我这再做一次检查。”结果她真的又做了一次细胞学检查,她拿着正常报单,满心欢喜的打电话告诉我在专家那发生的事,她说:“专家不清楚我前面的情况,怎么说他都不信,我自己心里清楚。姐呀!我回去一定要给大法师父進高香!”

当时我正在学法小组学习,听到这个喜讯同修们含着热泪,纷纷给师尊敬香。

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对我后期洪法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接触过这位病人的医护人员,都见证了大法的神迹 ,私下都在传着法轮功的神迹……

几年后,我在公交车上遇到徐女士妹妹,她告诉我:“我姐现在可好了,和朋友一起去开工厂去了,她能遇到您太有福了,真谢谢您!”我忙说:“我哪有那么大本事,要谢就谢谢我们师尊,是大法救了她!”

妇产科是个高风险专业,手里捏着两条命,医疗上突发意外的事,那也是防不胜防,从业期间,很难避免不出一点差错。自从我修大法后一直没有发生过医疗纠纷,不是没摊上事,而是每次出现很棘手、很危险的事时,都能顺利摆平了。我坚信,是师尊一直在我身边帮我。

有一个让我和同事们永远难以忘记的接生经历,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都心有余悸,那真是惊心动魄!

那天我当班,一位产妇临产了,她第一胎夭折了,这一胎是珍贵儿。我检查后发现,产道没问题,曾经顺产过一胎,可这个胎儿过大,不做剖宫产是很危险的,可是她死活不同意手术,在观察产程中发现是“枕后位”,正常情况胎儿是俯势出来,他现在仰势,就是头位难产。我再次劝她剖宫产,她就是不肯手术,死活就要自己生。后来胎儿的头好不容易娩出来了,可是胎儿太大了,肩膀又卡在里面就是出不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婴儿的面色由红变青变白,在场的医生,助产士、护士加我六、七个医务人员上下忙着,推的推、拉的拉,招都使尽了,还是不行!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都清楚这孩子快保不住了,这可怎么办呀?我冷静了片刻,立刻在心里求师尊:“师尊!请您帮帮我救救这孩子吧!让他走另外空间出来。”此念一出,孩子终于生出来了,但并没有脱离危险。又经过短暂的抢救,“哇!”当我听到婴儿第一声哭啼时,立刻瘫软在椅子上。我的天!他刚才是怎么出来的?头位难产、肩难产,九斤六两的巨大儿,4800克一男婴。一个小医生说:“牛!您是我们科室的定海神针!”事后还有一位助产士对我说:“我真佩服你的淡定!”我马上打住她:“你快别说了,那天到了我承受能力的极限了,这种事可不能有第二次,我告诉你们最后那一刻是求我师父才摆平的。”

产妇出院时我问她:你那天为什么坚持不做剖宫产要自己生?她说:我進医院前街坊邻居告诉我,找医院那位法轮功一定能搞定!我就坚信你一定行,所以我非要自己生。

我修炼大法这么多年,师尊一路呵护着我,太多太多的神迹在我身边发生。医疗上看似不可能的事,都变成可能。有位老年妇女节育环戴了二十多年,已经嵌顿(就是卡在肉里了)。经历了三家大医院都没能取出,长期忍受着腰痛、小腹痛。我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尊会保佑你的。”十分钟不到,就帮她顺利取出。

有一个快四十岁的农村妇女,是我同学的堂妹。因为不能生育,被丈夫抛弃,再婚也没生。花尽了所有的积蓄,去过无数大医院也没治愈,医生告诉她没有希望了,只能考虑做试管婴儿。我借师父的《转法轮》给她看,不久她提一篮土鸡蛋到医院找我,还拿了一个十几人的三退名单,还说她怀孕了!要用一百元钱买宝书《转法轮》。我说不卖,她一愣,我说送给你,她欢天喜地的感谢我。

我能做的来什么?修炼大法我受益无穷,明真相的人们也跟着受益无穷。我经常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有神护佑!”

我的故事暂时告一段落,要讲述这么多年的修炼故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要写能写一本厚厚的书。我就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利用自己的工作环境证实大法,使周围的亲友和同事、病人明真相得救度,没有师尊的教诲就没有我的今天,感恩师尊苦度!感恩大法!

我没有多少写作水平,只是讲述我真实的修炼故事。一是向师尊交一份答卷;二是和同修们分享一下我得法后修炼成长的过程,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郑州讲法答疑>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