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山区里传出大法福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

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六岁了,没進过学校的门。今天也想说说自己修炼近二十年来的经历、体会和感悟,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晚期癌症二十天痊愈

修炼大法前,我活得非常艰难:丈夫瘫痪在床已经好几年了,我自己也一身病,肝炎、胃病,还有胆管炎,痛起来可真要命。

这还不算,最要命的是后来我又得了乳腺癌,发现时已是晚期。一九九六年八月做了手术。做手术时医生发现胸、腹、肋、胳膊的筋上都有了癌变。术后全身无力,右胳膊耷拉着,完全抬不起来。医生说我活不长了,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回家养着吧。

我无论怎么难,还得挣扎着伺候瘫痪的老伴。那时孩子们都不在身边,帮不上忙。身体最难受的时候,走几步就得歇会儿,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真想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是我永远忘不了的日子。一个朋友来看我,说:“炼法轮功吧,法轮功能救你。”当天晚上,我就去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

第一眼就觉的师父好面熟,仔细想一想好像梦中见过。我认认真真的听着师父讲的每一句话,句句都打到我的心里,禁不住的流泪,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佛法,这就是我师父。那天晚上的录像放了多长时间,我就哭了多长时间。

从那晚起我决心修炼法轮功。

第二天我到炼功点上去了,告诉辅导员我的右胳膊因为什么原因抬不起来,可能无法炼功。他就拿着我的右胳膊往起抬,抬,抬,当抬到头顶时,就听到“啪!”的一声,随着几秒钟的剧痛过后,我就感到胳膊有劲了,手能动了,我能学功了。只几分钟,师父就把我残废了的右胳膊的两条筋接上了,太神奇了!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不知该怎样感谢师父。

炼功不到二十天,我的所有的病全好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啊!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好好修炼。

我家成立了学法点,同修们来我家一起学法、切磋。那时为了让更多的民众了解大法并在大法中受益,辅导员经常组织我们去其它村镇洪法,宣传法。每次洪法活动我都去参加。为弘法,我还让儿子买了台一万多元的录像机。

山区都是几户人家一个村落,村与村隔着山梁,户与户隔着陡坡。我虽然住在镇上,但去山村弘法走再远,再难走的山路,我不但不觉的累,我还给那里的人现身说法:我原来是个癌症晚期病人,修炼大法二十天癌症就好了。很多人听到我的神奇故事,也纷纷来学法炼功。

黑夜中的光亮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形势突变,大法遭诽谤,师父遭诬陷蒙冤,大法弟子遭到残酷迫害。我的家也被抄。恶人抢走了我的大法书、录像机等,我伤心的哭了好几天。

为了证实法、还师父清白,同修们想了各种办法,如,在筷子头裹上海绵,蘸上红油漆,到处写“法轮大法好”,石头上、墙壁上、电线杆上都写,也写在纸上贴出去,写在大黄布上挂出去。

一次同修写了三条五米长的横幅,大雪过后,我与乙同修出去挂。看到路边有个二十米高的大标志牌,架子是三角铁焊成的,我爬到约十米高处,把横幅一头的绳子拴上,又爬到另一头把横幅拴好。黄布红字,白茫茫的雪地,“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格外醒目。铁架子上有雪很滑,恶警不敢上去摘,气的象疯了一样,挨户到学员家让按手印,逼问是谁写的?谁挂的?说查出后判大刑。大法弟子们谁也不去配合他们。这条横幅一直在那里挂了半个多月。

还有一次,和三个同修背上六十条横幅沿路往树上挂,那是一条国道,车辆很多,人们都能看到条幅飘飘,一路望去,漂亮极了。约挂到一半的时候,听到一片摩托车响,警察追来了,我们四人赶紧躲進玉米地,玉米地旁是火车道,正好有辆未用的火车停在铁道上,我们就从火车底下钻到铁轨的那边去了。等警察走后,我和同修继续挂完剩余的横幅才回家。

那时山区的大法真相资料很少,都是市里同修送来的,我们很珍惜。每次都认真的计算着哪些村去发过,只去那些没去过的山村发,也就越发越远。后来我们就坐车去,从远处开始发,边发边往回走。最远的村庄坐车出去六十里地,往回走要走一晚上,累得腿好像都不会打弯了,实在走不动了,就背师父的诗词:“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顿觉轻松。

有一回发完资料往回走的时候下起了雨,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走着走着迷路了,脚下全是石头,走几步摔一跤,实在难走,还迷失了方向,不知往哪走了?这时我与同修喊:“师父,请给我们指路!”话刚说完,突然前面出现几道闪电般的亮光,我们朝着亮光走,五、六分钟后,走到大路上,亮光消失了。

我们仰望天空,长呼:“谢——谢——师——父!”泪水雨水一起流。

明真相的官民得救度

我托同修买了台小型复印机和一台一拖四刻录机,建立了资料点,解决了当地资料短缺的问题,也免去了外地同修大包小包送材料的风险。

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做资料,做好后想办法安全的送出去,有时捆在身上、有时装在篮子里,上面放上小米或其它粮食。当时形势紧张,出门進门都有人监视,我用修炼人的心去对待这一切,与左邻右舍及周围的人相处的很好,根据各家情况送真相资料给他们。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人还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好,以后我也学。”

有一女同修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被警察发现,几个警察光天化日之下把她打得昏死过去。村民们愤怒了,说“你们太狠了,人都让你们打得不动了还打,还不赶快抢救去!”在群众的指责下,警察把这位女同修拖上车,可是没拉去抢救,而是拉到派出所用凉水泼醒的。之后这位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我们及时曝光恶人恶行,并感谢有正义感的村民。我们大量发资料,镇上办公室也去发。一位镇副书记明白真相后,将关在镇上的十几位同修悄悄放回家了。有的镇干部嘱咐我:“注意安全”,“小心点儿”,还有一个人说:“需要帮忙说话。”后来那人果然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很了不起!他与他的家人都得了福报。

正念制恶 警察空手而返

有一天,我家突然闯進几个警察,一口咬定我有打印机,叫我交出来。我很感谢师父的安排,那天我刚好将机子放到别处藏起来了。他们搜遍了我家的角角落落也没搜到。但是恶人不甘心,一连九天,走了一拨又来一拨,有时白天,有时半夜,搅的我们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心一天到晚悬着。给他们讲真相也不听。

后来来了九个凶恶警察,其中两个人,一人拿着枪,从后面对着我的脖子;一个拿着电棍戳点着我的头,说:“你今天必须跟我们走,跟你摊牌吧,是某某某告了你,说你有复印机,还有刻录机,你送资料又发资料。别看你这么大岁数了,属你活跃,你已被列为重点人物,今天不去不行!”我说:“某某某是被你们抓去迫害的迷糊了乱说的。”说话间,要绑架我,我大声说:“我坚决不跟你们走,我师父可没说让我跟你们走,我听我师父的,我师父说了算!”

这时瘫痪在床的丈夫哭着说:“她走了,谁管我啊?没人管我,我也活不成了,你们把我也抬走吧!”正好这时候我二儿子出现在门口,他开车从外地回来了。一看这阵势他就说:“快七十岁的人了,管她干什么?又没上过学,什么机子?我们都没见过。”恶人又对准我儿子:“你妈不去也行,必须让她写保证,不然你的工作也别要了!”说完这帮人就开车走了,边走边说:“我们还来!”我心里明白,谢谢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证实大法 师尊赋予智慧

由于警察不断骚扰、恐吓,我被迫搬家,搬到三儿子所在的城市。我想大法弟子走到哪,就要在哪证实法。考虑到在三儿子家做真相资料不方便,我就自己租房住。

当时联系不上同修,只好给远在外省修大法的弟弟打电话。弟弟给我买了电脑、激光打印机送来,手把手教了我一夜。因为上班,第二天他就赶回去了,留下一张写满字的纸条,说:“姐,你照着这上面写的学就会了。”

我学会儿,哭会儿,这么大岁数了,又没有文化,什么时候能学会啊?我流着眼泪看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弟子笨,给弟子智慧吧。”两天后,我就真的能打印、能下载了。我买了辆脚踏三轮车,自己去买耗材,自己打印,自己散发,我去生活小区、集贸市场、公园,每天出去发,有时也面对面讲真相。

后来联系上了当地同修,又有了集体学法、相互配合讲真相的环境。根据当地同修需要,我又添置了彩色喷墨打印机。我的退休金以前都给老伴买药吃了,瘫痪了十三年的老伴去世后,我每月工资只留下生活费用,其余的都投入到大法的救人项目上去。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的一切也都属于大法,无论怎么做,都觉的无法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

大儿子买了套二百平米的大房子,让我跟他一起住。我告诉他我不能去,儿子急得掉眼泪。我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人的责任,我就给他做了解释。儿子理解后,就又给我买了一套小一点的房子,这样我一个人住有更充足的时间全身心的投入到三件事中。我每天有干不完的事,做资料实在忙不过来,就让同修在我家住一、两天,俩人一块做。

无论怎么忙,象往常一样整体配合的事情我从不落下。

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曝光后,为了让世人知道中共不法人员的残忍,呼吁世人行动起来制止中共的暴行,我们学法组的同修们决定一夜之间将曝光中共活摘器官这一暴行的粘贴贴满大街小巷、远郊近邻。我与同修八个人坐平板电车,一路向远郊贴去。当贴到一大院门前时,里面有嘈杂声,抬头一看是县公安局,我们赶紧开车就跑,紧接着警察开着摩托车就追来了。我们向没路灯的土路跑,摩托车在后边紧追不舍,我们只好往麦地里开,摩托進不了麦地,警察就放弃了追赶。我们就又返回到村里贴完。

我们沿田间小路往回开。一段小路被浇灌麦子的水冲成了坑,车开進坑里翻车了,我们八人全被车压在底下,神奇的是每个人的头都在外边。我向坑边挪动,从缝隙中爬出来,后来又爬出来两人,我们三人合力把平板车翻过来。同修都出来了,谁也没被砸伤,也不痛。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弟子。

车开不了,八块电瓶全摔散了,我们摸黑找到一家人家,借了个手电照着才把电瓶安装上。可车灯坏了,天又黑,又是深夜,我们都求师父加持,让我们天亮前赶回家,要不一身泥巴怎么進城?不多会儿电车发动起来了,我们激动的含泪谢谢师尊……

坐在平板车上,都开心的笑了!个个棉衣已经湿透,不一会全变成了冰,没人当回事,也不觉的凉。下车往家走,衣服上的冰还嘎嘎响。到家一看,凌晨三点半。赶忙洗洗涮涮,正好到了全国统一炼功时间。

明慧台历人人抢

年前和乙同修去集贸市场发二零一七年明慧年历。我们准备了几百份台历,五百份单张日历。

一到市场我俩就大声招呼:“快过来,给大家送宝来了,谁要谁得福报!”人们一下都围过来,我俩都忙不过来了,边发边往前走,刚走过去,后面就有人喊,“哎!还没给我呢!”就又返回去递给她,拿到的就迫不及待的翻开看,并啧啧有声:“太漂亮了!”几个卖布的男子手里拿着台历,一手举着拳头高呼:“法轮大法好!”不到三个小时全部发光,热烈场面感人。

年历发完了,警察也炸营了,慌忙的在市场上跑来跑去,从摊主手上夺台历,边夺边问:谁给你们的?听到人们回答:“不知道,不认识!”我俩立即脱掉棉衣外套,摘下帽子,找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发正念,一点也不害怕。直到天要黑了,随着散场人流回到家。

为了广传真相,我们在集贸市场除了讲真相,还向做生意的人兑换真相币, 把一元的真相币一百张一捆,兑给需要零钱的买卖人,他们体会到了花真相币得福报,很快就兑换出去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在集市上给摊主们兑换,换了多少万元都无法统计。

一路风雨 神佛在身旁

近几年,真相小册子、传单、《九评共产党》、光盘,我都是面对面发,发了多少、劝退了多少记不得了,反正天天出去,集贸市场、小吃店、商场里、马路边、车站等地方经常去。我心里只有一念,就是多救人!

一天,遇到了一件很神奇的事,我和同修俩边走边唱,“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同修说,你听天上也在唱,抬头望去,只见一团象棉花一样的白云在我俩头顶上方跟着我们走,心里疑惑:哪里来的歌声?这时路边一位老年男子说:“你们唱的什么歌这么好听,我耳朵特别聋都听见了。你们的歌感动了上天,上面也跟你们一起唱呢。”连常人都听到了!我俩感慨万千!

回首走过的路,师尊总是时刻在呵护着、鼓励着我们。我知道,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走好最后的路,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才能报答大慈大悲的师尊的救度之恩!

谢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