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劳教迫害致残 四川邓丽在流离失所中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遂宁市身有残疾的法轮功学员邓丽(又名邓辉),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二零零七年曾被非法劳教,期间左腿又被打残,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流离失所近一年的邓丽在租房内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邓丽曾是遂宁市农业局下属单位职工,家住遂宁市市区犀牛社区平安巷。她三岁时就被风湿折磨得死去活来,手、脚关节疼得直不起腰来,后来手脚、筋络萎缩,治疗无效,落下终生残疾。邓丽从小体弱多病,患有风湿、全身性类风湿关节炎、类风湿心脏纤颤(阵发性心脏跳过不停)、黄胆性肝炎、头风等疾病。一九九八年夏天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了康复,所有的顽疾不治自愈,这她在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

邓丽生前多次遭中共当局的迫害,她的电话被国保监控。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市国保与持枪的特警将邓丽家团团围住,当时邓丽在外未归。警察们砸开房门入室抢劫一空。警察们没有抓到邓丽不甘心,就暗派便衣在她家楼下,附近蹲坑,警察还找到她教书的儿子,向他施压,逼迫他说出他母亲的下落。

为了免遭迫害,邓丽只好冒着刺骨的寒冷拖着一条被劳教所迫害残疾的腿,带着对亲人的牵挂,离家出走。

(一)二次绑架、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的一个晚上,邓丽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分头在市中区遂州南路粘贴真相传单,从人行天桥上一直贴到市电影院,被人看见叫来警察。当时已过十点,警察把邓丽直接绑架到和平路市公安局二楼办公室非法审讯,他们见问不出来啥,十二点钟又连夜把她送到北门收教所。家人见她出门未归,急得四处寻找,五天后才从收教所的门卫那里打听到她的下落。

在收教所里,公安局来了两个警察逼邓丽说出粘贴的来源,逼她下跪,进行人身攻击。当时被打的还有其他女学员,撕心裂肺的痛苦声不断的从楼下传上来,那名女学员遭到警察两天的毒打,全楼的人都听见了。邓丽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一百天),出所时,市国保大队长许军还向她丈夫勒索了一万五千元钱,也没打任何收据。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邓丽因做真相资料,被市公安局、育才路派出所所长邹泽民及警察杨坤智、犀牛社区书记刘西平、主任李强(独眼)等十多人绑架,一大帮人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大法书籍,一台打印机,一台粉机打印机、一台电脑及一万元现金,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连坛坛罐罐都不放过。邓丽被劫持到市永兴看守所,被牢头骂了十三天,被逼背监规和做奴工——生产打火机。

(二)在资中劳教所左腿被打残

二零零七年七月邓丽再次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被警察安排包夹她的几名吸毒女犯群殴暴打,股骨被打断,腿被打残,人被打昏死在地,后来办了保外就医,在遂宁医院治疗期间,劳教所还派狱警到医院监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邓丽生前说:“我在永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七月二十八日警察又将我劫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两年半,因本人身带残疾,身体状况不好,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国保大队长许军一心想加害我,便与劳教所的不法警察狼狈为奸,以卑鄙的手段强行将我留在了劳教所。由于我坚定信仰做好人没错,一直不配合狱警和犹大的洗脑转化,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一名三十多岁的吸毒犯黄丽和遂宁籍的女犯陈丽丽叫我配合她们写“转化书,……她俩开始大打出手,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这一喊不要紧,把整个楼上楼下的人都惊动了,十几个犯人包夹不约而同的从不同的监室跑过来了,她们如狼似虎将我扑倒在地,有的踩头,有的捂嘴,有的抓头发,有的按住我脚,使我全身不能动弹,失去了一切自卫能力,拳头象雨点般落在我瘦弱的躯体上,不一会功夫,我就被这帮女打手打得不省人事。”

“不知什么时候,我脑子开始有点意识了,……渐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看到满地都是被扯掉的头发,全身大汗淋漓,整个身体疼痛难忍……我的脚一点都动不得,犯人们把我受伤的情况报告给中队长,说把我抬到医务室去检查,当时整个左腿,就在地上拖着使不起力,全身被打得青紫。也不知医生说了什么。回到监室后,接连拉了三天血,大、小便都是血……”

(三)被流离失所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遂宁市国保警察与特警荷枪实弹,将邓丽家团团围住,欲实施绑架,当时邓丽在外未归。警察们像土匪一样砸开大门,入室抢劫一空。

警察们没有抓到邓丽不甘心,就暗派便衣在她家楼下,附近蹲坑。警察还找到她教书的儿子,向他施压,逼迫他说出他母亲的下落。对中共不法人员的这种违法无理的行为,她儿子也是敢怒不敢言。邓丽全家人身心都受到了严重伤害。

邓丽被迫离家出走。在流离失所期间,她家人的电话长期被监控,邓丽不能与家人电话联系。有一次,她在街上行走,发现后面有辆可疑的车子尾随她,后来发现从车上下来两个女人跟踪,她好不容易才摆脱这两个女人盯梢。

在长期遭受无辜的迫害和骚扰过程中,邓丽一直过着担惊受怕、有家难归的生活,被打残的股骨部位时常隐隐作痛,心情抑郁,身体每况愈下,长期咳嗽不止,并伴有浓痰,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

当邓丽的好友把这一不幸的消息告诉她的亲人时,一家人顿时伤心欲绝,不敢相信他们的亲人年纪轻轻就这样突然离开他们,特别是邓丽的妹妹听到她姐姐凄然离世的噩耗时,当时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掩面哭泣泪如泉涌。

邓丽一家的悲惨遭遇只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一个缩影,这一幕幕的人间惨剧都是祸国殃民的江泽民一手造成的。邓丽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更没有错。为了自己及子孙后代的基本生存权与人权,希望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早日将人权恶棍江泽民送上历史的审判台,还中国老百姓一个公道和正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