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对诉江的干扰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日】我是一位退休女教师,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眼角息肉消失、后脑肿瘤消失(体检拍片时证实)、子宫肌瘤消失;高血压、糖尿病等也不再需要吃药控制,身心健康,人际关系和睦。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我向北京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

八月二十日,本地区政府三名官员(包括一名六一零人员)到我家骚扰。几天后,本市六一零头目向下属各单位下发红头文件,勒令凡是参与诉江的大法弟子必须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在“决裂书”上签字,否则予以开除(在职的)或停发工资(退休的),并且对各单位的负责人实行“一票否决制”,胁迫各单位负责人迫害大法弟子。

当我所在学校的校长拿着“决裂书”到我家威逼我签字时,我对校长说:“开除也好,停发工资也罢,我坚修大法的心是不会变的,因为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给的,我要是不修炼大法早就离开人世或瘫痪了,我坚决不会脱离法轮大法。”

在我正念抵制后,学校负责人不死心,第三次又来到我家,这次以我不在“决裂书”上签字将导致女儿、儿子下岗,来要挟、逼迫我的丈夫和儿女向我施压。丈夫对我大声吼骂,甚至威胁要杀死我;平时还算温顺的女儿也对着我大声叫骂,说我不签字就会连累她下岗,她就会没有“饭碗”,就会……我当时感觉气血上冲、整个脑袋要爆炸似的,整个人连气都喘不过来。

我想起每次面对家庭中的压力和干扰时,由于怕心和放不下对家人的亲情,导致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操控丈夫愈来愈邪恶、愈来愈失去理性,而自己在家中则越来越没有正念。当时我把心一横,心想一定要闯过这一关去。我坚定的告诉家人:即使脱离夫妻、母女关系,被停发工资也要坚修大法,也绝不在“决裂书”上签字。丈夫和女儿一听,当时就再也没说什么了。后来丈夫又想对我吼骂时,我上外面的小吃店吃饭,并做好借住功友空闲房屋的准备。

元月十四日,我按惯例如期收到了学校发放工资的信息短信,我在家中也比以往更堂堂正正,夜晚外出参加集体学法也不再胆胆突突的,一切似乎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的修炼状态一直不是很好,在迫害很严重的时候还一度放弃了学法炼功。通过正念对待“诉江”骚扰这件事,我彻底看清了“亲情”是自私的,是修炼人必须要放下的一个执著,真切体会到了只要心正念正,真正彻底放下执著,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一切关难都能闯过去。

以上个人体会,有不在法上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