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过好心性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和岳父、岳母生活在一起,岳母话比较多,在农村属于比较强势的妇女,得理不饶人,岳父处处都让着她,我也尽量避免和岳母发生矛盾。

得法前,我不干家务活,下班后经常在单位玩扑克或打麻将,晚回家或不回家。得法后,师父叫我们做一个好人,就戒掉了烟、酒、赌博等恶习,下班按时回家看小孩或干家务活。可是干家务活后,矛盾也接连不断的出现了:我洗衣服岳母说我用水多,太浪费水,要多拿水钱。扫地时岳母说我床底下或哪个犄角旮旯没扫干净;擦地时岳母说我哪块没擦到或墩布没洗干净。我虽然强忍着,但却总是心里不平。

后来看《法轮大法义解》时,得知长春同修背法后心性提高很快,我想我也背法吧。那时我儿子刚四周,每天有时间就抄一段在纸上,看儿子时就背。因为心性关很难过,我就先背了《转法轮》<第四讲>中的“业力的转化”,背会后又背“提高心性”,记熟后每天看孩子和上下班路上就可以背了。每天下班回家路上都要背“业力的转化”,并想今天回家岳母要是挑我毛病,我一定要强忍着,或想:忍能长功,忍能提高心性,忍能一举四得。这样无论遇到什么矛盾都能想到自己是炼功人,多数关都能过得去。

尽管如此,突然间遇到矛盾时心里也很难受。那些矛盾至今还记忆犹新,举几个例子。由于车棚丢自行车的比较多,岳母让我在门上安个防盗锁,第二天下班回家距家百米时,有两个邻居正在车棚门前议论我安的防盗锁位置不合适,只听见岳母大声说:“他眼瞎了,不看好了再安。”我强忍着没吱声。还有一次星期日,我带孩子出去玩,碰到卖羽毛毽子的,别的孩子买,我儿子也要,就给他买了一个。回家后,岳母看到就问哪来的,我说:“买的”。岳母说:“你给他买那个干啥,他也玩不好。”我说:“他要嘛”。岳母说:“要你脑袋你也摘下来给他?”还有一次近午时,我正在卧室,放在窗台上的一盆君子兰花突然掉到地上,瓦盆也摔坏了。岳母正在厨房做饭,听到响声走進屋里,看到后埋怨说:“你没事碰那盆花干什么,可惜这盆花了。”“我没碰。”“没人碰它自己能掉到地上?”“我真没碰它,要碰它我还不承认?”“你没碰谁碰的?”我突然悟到:是师父在考验我呢。在日常修炼中,我觉得背法起到比较明显的作用。

到一九九九年,我把《转法轮》第一讲和第四讲及《精進要旨》都背熟了。《精進要旨》每篇法的顺序也都记牢,随时可以背。特别是一九九八年春夏那几个月,我背法比较投入,可以说除了睡觉和与人说话,其它时间都在背法,关也过得相当好,甚至每次做梦都能守住心性。一次梦中:晚上我没犯任何错,母亲就冲我发脾气,劈头盖脸的训斥了我一顿,我想到是给我过关,一声没吭,也没生气。第二天早上我和哥哥及一村民步行外出办事。路上村民说:“昨天晚上你妈真不应该那样大声说你弟弟。”哥哥说:“可不是哩,老人年纪大糊涂了。”我一边听着没吱声也没动心。有啥事我第一念就是:我是炼功人。走到中午时到镇上一个面食馆,我们买了三碗面条。服务员把面给我们端上来后,我拿起筷子刚要吃,就见从门外闯進来俩人迅速的把我和哥哥面前的面条端走吃去了。尽管很突然我也没有动心,只担心哥哥他们俩人会和人家干起来,正担心时服务员又从新端上来两碗面条,并向我们道歉。吃过饭后,我们继续赶路。晚上到一旅馆办好住宿手续后,我们三个人就到餐厅点了三盘饺子和两个凉菜,这时有一陌生人走过来对我说:“我也住在这个旅馆 ,想和你们凑个热闹一块吃饭,饭钱你先给我垫上,吃过后我再给你。”我心想肯定是想白吃的,不过,我管你一顿饭也用不了多少钱,就又让服务员加一盘饺子。端上来后,我们四人就一起吃,快吃饱时,那陌生人说要去卫生间就出去了。果然那个人出去很长时间也没回来。我们在旅店住了一夜,次日中午,店老板的儿子抱一个存钱罐出来,顺一小土坡就往出倒硬币,说要数数有多少。硬币滚了一片,有一元的、伍角的、壹角的,还有古代洋钱和铜钱。刚倒完,不远处有一学校放学了,一伙小学生向这边走来,我跟小孩说:“别数了,快收起来吧,要不然那些孩子过来都得给你捡走了”边说着,我就迅速猫腰给小孩往罐里捡,后来捡到两枚像洋钱大小的硬币,但花纹很好看,真想自己留下又觉得炼功人不能贪别人的便宜,正犹豫间梦境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对自己就放松了,再加上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自己很难静下来,学法又少又不能入心 ,再偏重于做真相资料,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二零零四年底一天夜里在外边做真相时被巡警绑架,被关三年冤狱。期间,我自己不断回忆走过的修炼路,找出了出事的原因,知道了静心学法的重要性。

从牢狱回家后不久,委屈、愤愤不平等人心不断的往出返,与岳母、妻子之间的矛盾不断出现,关过的很不好,我想:三年没学法了,自己又陷入常人的情中了,必须得向内找,修自己了。于是,我就大量学法,把师父所有的讲法都认真的看一遍,并把师父讲的向内找修心性、如何对待矛盾冲突的段落都抄下来,牢牢记住,找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修炼状态。经过两年的努力,把自己调整好了。从二零一零年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别人说我什么不爱听的话,与他人发生什么矛盾,第一念都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伤害别人,不给大法抹黑或考验又来了。这样很快矛盾就化解了,不再与人发生争执了。记得有一次回农村老家十几天才回来,到家后岳母就挑我毛病,半天挑了五、六次,每次岳母刚说一句,我就立刻想到是在给我过关,岳母就不往下说了,我委屈、不平的人心表现的也很弱了,很容易就能控制住了。

其实我们炼功人所遇到的一切矛盾,都是师父给我们提高心性、长功、转化业力的。矛盾出现后,如果我们马上就能意识到抓住机会找自己,修自己,矛盾立刻就没有了,对方那恶狠狠的表情也不见了,不信同修们可以试一试。

心性关过得好,与任何人都能和睦相处。同事、邻居、老乡、同学都愿与我交往,关系溶洽了,讲真相也就容易了。我的家人、亲友、同事、老乡等熟人基本都明白了真相,多数做了三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