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紧的追随 默默的圆容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十几年来,在修炼途中,我从未见过另外空间,很少做梦,也没有多少感觉。我只是像一株低矮的小树,仰望着,渴求着,追寻着来自高空的阳光雨露。师尊光焰无际的智慧、浩瀚无垠的慈悲,照耀着我,滋润着我,育我成长,催我茁壮。

一、上明慧,心豁亮,重大问题不迷茫

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炼功点散了,得不到来自师尊和大法的任何信息,我感到自己好像失群的孤雁,在茫茫迷雾之中无助的哀鸣。

二零零零年初,听说有个我们自己的网站,叫明慧网,我当即萌生了一念,想要上网。可是,怎么上?一头雾水。也正是在这时,我因不放弃修炼被迫离开工作岗位,提前退休。这使我从繁忙的工作中解脱出来,有了充足的时间。原来工作中我也用电脑,但只是写东西时当笔用。那时视窗操作系统还未普及,用DOS系统要记很多操作命令,很繁琐,加上当时认为它是外星人的东西,唯恐避之不及,所以除了会打字以外,其它技术我一直不想学,也就一窍不通。

为了上明慧网,我开始“亲近”电脑,成了搞电脑的常人朋友家的常客。记得有一次在那个常人朋友家请教上网的事,他们说到“猫儿”,我脱口而出:“什么是猫儿?”他们夫妻俩相互对视着,竟然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俩都是电脑工程师,后来我才明白,我当时的起点太低了,低的出乎他们的意料,我真的不知道上网还需要一个俗称“猫儿”的“MODEM”(调制解调器)。

可是,就是这样的电脑基础,就靠仅有的一台老旧的台式电脑,通过电话线,我硬是上了网。而且,通过搜索代理等方法,终于登录了明慧网,当时是那样的激动和喜悦,真象回到了久别的家园。虽然由于方法比较原始,上明慧很困难,有时折腾好半天才能上去,可是,毕竟得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信息,特别是看到了师尊的新经文,心一下就亮堂了,知道怎么往前走了,就像夜航的船只找到了灯塔一样。我用自己当时有限的电脑技术把明慧的文章复制下来,一篇一篇排版,然后打印成独立成章的单张,传给同修看。同修再一个传一个的传给其他同修。新经文出来后最多时要打印六十多份。在那黑云压城的日子里,面对残酷的迫害,凭着对师尊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也靠着明慧的强有力支撑,我和同修们走了过来。

此后,我一直把上明慧网,当作生活中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事,十几年来从未改变。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日子里,在被绑架到洗脑班强行洗脑回到家的当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机上网,看明慧。

七二零后,同修们说的很多的一句话是“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怎么才能跟上呢?我体会到,首先是学好法,学懂和铭记师尊传授给我们的法理,这是基础。学不懂,学不扎实,法理不通,其它的都白搭。其次,是要保持一个畅通的信息交流渠道。在现今中国大陆的特定环境下,就是要保证能持续、安全、稳定的上明慧网,从而能在重大问题上看明慧的态度。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为弟子们在世间开辟和加持的修炼与提高的一个重要途径。

这些年来,由于自始至终坚持上明慧网,我在重大问题上真的没有迷失过。二零零四年底“大纪元”开始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在网上陆续刊登。只要登出来一篇,我就下载一篇,从第一评直到第九评,刊登完毕我也下载完毕,随后排版打印出来,反复认真阅读,很快领悟了其意义,進而身体力行,以各种形式去传播。神韵演出是师尊亲自做的项目,意义重大,我连续多年尽可能在第一时间完成神韵演出大陆版光盘的下载和制作,并将数据文件传给同修,共同大量制作。最近的“诉江”也是一样,收到有关信息后,我的第一念就是“这是师尊的布局,师尊正法到这一步了”,没有什么犹豫,就寄出来了给两高的实名控告信。我在自己的实践中确实体会到,坚持上明慧网就会心明眼亮,不迷不惑。

随着社会上互联网技术和电子设备的日新月异,我的上网条件不断改善:什么宽带提速、光纤入户、无线路由器,应有尽有;专机专用的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塑封机,一应俱全;方便快捷的自由门、无界浏览使“翻墙”变得轻而易举,然而,万变不离其宗,一切都是为了上明慧网,为了追寻师尊,聆听师尊教诲,为了紧紧的跟随师尊,寸步不离。

明慧网真是越办越好,版面几经调整,更加光彩夺目,栏目设置清晰明了,各种资料丰富多彩,浩如烟海,只要登录上去,你就会发现,要什么有什么,那是个宝藏!

二、天地行,好课堂,磨刀只为砍柴忙

最初,我靠请教常人学到了上网的基本常识,购买了硬件设备,可是,往后做就指望不了人家了。因为我们上网和做资料在安全方面的要求极高,甚至到了苛刻的成度,常人理解不了。半路出家,基础薄弱,又没有“外援”,怎么办?常言道:“拙人早起身,笨鸟晚归林”,我只有一条路,就是以勤补拙。为了解决安全上网的一系列问题,为了做出讲真相需要的各种资料,我以技术网站为课堂,一点一滴填补知识的空白,一招一式学习同修们的成功经验,上“天地行”,多年来从未间断。我的方法比较原始,比较笨。我并未在技术论坛上发帖子提问,而是针对需要解决的问题,浏览有关版面,将相关帖子保存下来,相关软件下载下来,离线后分门别类建立文件夹保存好,再仔细研读。这样,我就有了反复琢磨的时间,反复钻研的余地。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我有更广泛的机会涉猎方方面面的技术问题,储备了各方面的技术资料,一旦需要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和途径。

例如,为了应对改装Win7,我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微软终止对WinXP支持的前后将近一年时间里,全力以赴的跟進天地行有关讨论,保存下来的资料装满了整整一个硬盘分区,花了大量时间反复研读并试着操作。最终,将自己和周围同修的若干部电脑,包括预装和未预装正版Win7的各种不同品牌笔记本电脑,全部成功安装了干净的符合我们需要的Win7系统,并且都有正版授权,可以长期安全使用。当然,绝对未使用天地行论坛确认之外的任何常人软件。

每一部电脑装的如何,直接关系到使用电脑的同修的安全,要对同修负责,所以我要求自己每一步都必须做到可丁可卯,有充分把握。我的做法是:

第一,绝对按照天地行技术论坛确认的方法做,也就是按各个版面置顶帖子中的方法,绝对不使用未经确认的常人软件,所有软件一律来自天地行或由天地行确认推荐的链接。这不仅体现在一部电脑的初装上,也体现在后续的维护上,比如每当提示安全方面的问题和需要采取新措施时我都及时为同修的电脑做好。

第二,装电脑每一步都力求做的最完善,从官网上下载驱动、安装原版系统和各种干净的软件、建加密盘、备份,所有步骤一丝不苟,稍有不妥就推翻从新来。为了方便维护,我通常边做边记录,这些年,笔记记了五、六本。

第三,教同修养成良好的上网习惯和严格遵守操作流程的习惯。同修们使用电脑大多处于“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状态,所以要经常反复提醒其遵守和执行安全措施,否则容易在懈怠时不知不觉的出现疏漏。

十几年之间,我陆续安装和维护了十多部电脑,没有在安全方面出过问题。当然,由于同修们各自修炼状态的差异,即使用同样的方法,安装同样的系统和各类软件,电脑返回到我这里“住院治疗”的频率也各不相同。有的反复出问题,必须“动大手术”,个别的甚至彻底重装过五六次。有的就比较“皮实”,很少“闹病”。我家书房里除了我自己的几部笔记本外,时不时有同修的笔记本光顾,多的时候同时来好几部,“主人”“客人”挤在一起,好不热闹。

为了做出讲真相需要的各种资料,我从基础学起,一点一滴的学,扎扎实实的做,不怕麻烦,不畏难。比如做光盘,早先网上还没有提供现成的“翻墙”小光盘,我讲真相时感觉非常需要,就在学会了转换视频格式,制作自启动菜单、播放菜单和盘贴等等之后,自己做出包括视频、电子书和“翻墙”软件的自启动小光盘,配以穿插着卡通图案的说明,当面送给年轻人,深受欢迎。后来网上有了专业同修制作的高水准的“翻墙”小光盘,我就下载制作出来,又附加上一份简要的使用说明,当面发放时再扼要讲清使用的意义,收到很好的效果。

前些年我经常跑电子市场,中关村是我常去的地方。大到电脑、打印机,小到MP3及各种耗材,我几乎无不涉猎。当然,除了我们做正事需要以外的,诸如照相器材之类,我看都不看。那时我已经奔六十岁了,在满眼看去都是年轻人的高科技场合,多少有点个别。可是谈起来“有鼻子有眼”的,人家觉得这是个搞专业的“教授”。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师尊赐予弟子们超常的智慧,使我们拥有全世界顶级的电脑和网络专家,拥有固若金汤的大法网站,拥有攻无不克的“翻墙”软件。借此机会也对天地行那些从未谋面而又熟知其名的各位版主、认证会员、答疑认证会员、热心认证会员表示深深的谢意。多年来是你们的辛勤付出,才使大陆千千万万像我这样不懂电脑而又必须安全有效使用电脑的人有了進修的“课堂”和充电的“电源”。那些“手册”和“教程”图文并茂,深入浅出,循循善诱,字里行间体现着修炼者的智慧与慈悲。教小学生掌握“微积分”,真的不易!

有的同修不太愿意学习,遇到困难总习惯找捷径,其实学习技术的过程会修去许多人心,特别是大陆同修受邪党文化毒害比较普遍存在的急功近利、糊弄事、“大帮哄”等等。

师尊在讲法中说:“很多人开始就抱着一种临时思想,拼一阵子时间就过去了,现在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一定要踏踏实实的,把心放在那去做,不要管时间,不要想那么多。你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做好你该做的事情,那整件事情就会做好。很多人在迫害压力下总想让这场迫害赶快结束,猛干一阵。不是那么回事。”[1]

三、帮同修,都上网,协调一致同圆容

我不是技术同修,我水平不够,我没有单纯做技术方面的事,只不过因为我上网和做资料比较早,摸索出一些门道,积累了一些经验,所以,这些年来,我有意无意的陆陆续续帮身边一些同修建立了家庭资料点。

有位同修原先满足于看同修传递来的《明慧周刊》,没有想到上网。我看她完全具备上网条件,就对她讲了直接上明慧网对修炼提高的好处,征得同意后帮助装好电脑,又教会她操作。后来她天天上明慧网,认真看每一篇交流文章,心性提高非常明显。她时常说能上明慧网真是太好了。交流时谈到哪方面,她时常拿明慧网上的某篇文章举例,说同修是如何悟的,怎么做的。她还把一些文章的精彩章节复制打印或摘抄下来,作为讲真相的参考。这位同修后来能独立打印各种真相资料,制作光盘,包括高标准的神韵演出光盘,还能为其他同修提供资料,成为做资料方面的骨干。

有位老年同修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做的都非常好,买了笔记本电脑一心想上明慧网,可是这个愿望迟迟未能实现。我知道后,把她的笔记本拿回家装好系统,然后到她家教她操作。她仅有小学三年级文化,教起来比较困难。我一边手把手的教,一边把鼠标的每一次点击、键盘上的每一个敲击都记录下来,写在纸上,以便她日后照着操作。可是,当我再次去她家时,她却说我写的字看不懂。我只好从新教,并让她自己记录操作步骤。可是她有不少字不会写,还得帮助一一填上,有时来不及她干脆用个自己能看懂的什么符号代替。这样一来,進展缓慢,我常常是一早去晚饭前才能回家。我有时心里会烦躁,可是一想到师尊的话“他的事就是你的事”[2],心就平静下来。这样经过的七、八趟来回之后,老同修终于学会了上网。其间,我帮她买了打印机和刻录机,教会她打印真相资料和刻录光盘。看着自己亲手做出的小册子和光盘,老同修笑的合不拢嘴。不仅如此,她还对照字典,一个一个字学着输入三退名单,后来她真的能上退党网站发送三退名单了。

有的同修家里有电脑,可是由于家人干涉等原因无法上网。我就将明慧网上的师父新经文、《明慧周刊》、每日明慧、明慧期刊等刻录成数据盘传给同修,后来又改用Micro SD卡传递,同修可以在电脑上打开看,目地是使暂时未能上网的同修可以更多的看到明慧上的内容。我把帮同修当作该做的事,同修需要什么我都尽力提供什么,从不推脱。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基本上都能上网,都能做资料,同时,大家又各有侧重。比如,有人侧重做大法书,有人侧重做光盘,有人侧重做“翻墙”小盘,彼此“互通有无”,井井有条。我们之中没有“协调人”,大家都能上明慧网,其中不少人有站内信箱,与明慧保持直接联系,该做什么,该怎么做,都清楚,有什么具体事,集体学法后商量一下就行了。

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电脑普及率很高,宽带几乎家家通,WIFI许多公共场所都有。在这种大环境和背景下,北京地区的大法弟子人人都应该能直接上明慧网,从而在第一时间拜读师尊新经文,在重大问题上看明慧的态度,及时的大范围的与海内外同修交流,相互促進,真正形成整体,跟上师尊正法進程。

师尊教诲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无论大家集体做事还是自己单独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样的事,这就是整体。都在讲真相、发正念、学法,具体上做事不一样,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为粒。”[3]

“遍地开花”是明慧提倡的,是师尊所要的,大法弟子都应该去做,去圆容。这些年来我在这方面力所能及的做了自己该做的,想圆容师尊所要的。可是,是不是真正做到了圆容师尊所要的,有时候自己也困惑。比如,遇到困难我总是试图从技术角度去解决,用人为的办法去做,很少想到运用神通,这是不是信师信法不够?再有,搞个什么东西,只要认定了就非搞出来不可,下死功夫,这是不是人念?我还有干事心,显示心、争斗心、证实自我的心,等等。所以,现在我只能说,我一定努力圆容师尊所要的。

拜读和背诵师尊新发表的《论语》,强烈的震撼久久无法平复。在大法面前,我渺小的那么微不足道,我为自己抱着那些可恶的执着迟迟不放感到羞愧。

将来,有一天,大法弟子真的圆满归位了,无论我们位于苍宇间哪个角落,无论时日多么久远,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追随,永远追随,追随师尊,追随大法,因为那是生命的源泉,是生命存在的根本。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