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实修 少走弯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日】我于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十一年的修炼,我告别了自私、任性、无知和病痛,从不好相处到身边人都称赞,每一步的提高都饱含着师父的付出与厚望。我感受着师父的呵护,体悟着师父的苦心,学习大法法理,我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

刚得法时,来自丈夫的干扰非常大,我半夜打坐,被他赶出家门,大法书被他拿走,一点小事就被他骂,他找我父母吵,拿离婚相威胁,我经常为难的哭,但我认定了一点:我终于知道了生命的意义,我不能放弃大法!从师父的法中,我明白吃苦是为还业,想起结婚前,他受了我不少气,我就忍着。

有时会觉的难道我偿还的还不够吗?大法是威严的,你岂能一再如此!不吃这套了!可是他会更加魔性大发,毁我的书。唉,我既不能离婚造成负面影响,又不能用常人的厉害让他停止对我的干扰,那就一次次的塌下心来,不断扩大自己的容量,查找自己的问题,修去魔性,修出慈悲。

几年过去,丈夫的魔性越来越小,终于在一次小的争执中,我悟到了,要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一思一念,哪怕是一句话,都不能随便对待的时候,我发现他是这么善良、顾家、负责任啊!我还发现自己身边的其他人也是一样,随着自己的提高,他们的思想境界也在提高,因为师父不会让无谓的魔难浪费我们的宝贵修炼时间。

色心也是一个非常顽固的业力,只要没去净,就容易反复。每当出现色关时,我牢记自己是修炼人,坚定排斥。记得前年,这个东西又来魔我,历经几个月的苦恼,我恨自己怎么还没达到心如止水的状态,师父讲:“能坚定者,业可消。”[1]

师父看到了我的决心,我脑海中出现了师父的话:“那就是尽量的去抑制这些常人的心,尽量的使它不发挥作用”[2]。我明白了去色心和其它心略有不同,避色如避虎,主动回避也是修。心态一变,马上觉的这个东西太低了,没什么可动心的。从那以后,情色物质消减了大半,以后再出现,只要一念排除,马上它就不起作用了。

诉江的事情也是同修几次来催促我,才下决心做的,虽然明白应该无条件去圆容,可还是有一点犹豫。正好一天晚上,五岁的儿子要去厨房拿东西,几米远的距离,他就怕黑不去,我坚持不陪他去,跟他说没事,妈妈看着呢,可他还是迟疑不敢。我一下悟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正如同我们看着自己的孩子,我还担心什么呢?通过诉江,我放下了一块大大的私心。

师父讲:“吃肉不吃肉本身不是目地,去掉那个执著心才是关键所在。”[1]一再叮嘱我们提高心性是做好一切事情的根本。自从丈夫夺走我的大法书之后,我越来越重视实修,特别是前几年看到同修写的文章,师父给弟子都出好了题,弟子答不好,师父就一次次的把题改到后面的日期里去,我更加知道了师父为弟子付出的艰辛,弟子哪能用任何借口来掩盖自己的执着呢!

既然修炼的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我就把向内找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比如说:在朋友给添麻烦时,找到了自己的算计心;在照顾老年痴呆的婆婆中,发现了不耐烦的心;在复杂的工作环境中,发现了自以为高明的心;在众多子女对赡养老人意见不一时,找到表面为别人,骨子里为自己的狡猾心;在孩子不服管教时,发现了以孩子不听话就放纵魔性的心和还没去净的情;在女儿写作业拖拖拉拉的时候,想到了师父也在为我们的拖拉着急;在自己突然变的奇丑无比时,看到了执着容貌、执着自我的心、爱吃海鲜的心;在办事阴差阳错时,找到了埋怨心、着急心;在指出同修不足时,发现了自以为比别人好的心、执着他人不足的心;在做资料时,看到了自己的顾虑心等等。一旦看清它们,就绝对不能姑息,坚决清除和改正。

师父讲:“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1]我知道自己没有达到彻底纯净,所以只要大脑闲着,都不停的背法和发正念。其实不是我们多会向内找,也不是我们多会发正念,而是师父给我们下上了各种机制,只要我们按法的要求去做,这些机制就发挥出无穷威力,推着我们呼呼的提高,新状态会不断出现。

就在我修炼越来越成熟的时候,师父安排了一位年轻同修约我一起讲真相,我们互相加持,互相补充,配合很默契,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我们俩都提高了。

师父让我们成就的是神,给我们铺好了离自己果位最近的路,我们不要绕弯路,也不要在那一段上徘徊,师父赐予我们的是我们自己也无法想象的美好,在师父的手心里,我们好好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