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育工作中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我于二零零六年走入大法修炼。当我拜读完当时师尊所有出版的经文后,明白了做人做事都要按照“真善忍”三个字去做。于是我就从平常的点滴做起。

一、在教学中践行“真善忍”

(一)拒收礼金。教育工作者应是一个传道授业解惑之人,可在邪党倡导的拜金主义的诱惑下,教师工作成了敛财工具。家长们为了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得到老师的关注,竞相向老师行贿,尤其是班主任,这在大陆应该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逢年过节,家长们变着花样给老师送东西:高档烟酒、化妆品、服装、鞋帽、营养品、购物卡、现金、水果、饮料。几乎所有的老师都笑纳了。

修炼前的我,以此事为荣耀,以为自己教书教的好,家长感谢自己。修炼后,严格要求自己,对送来的礼金一概谢绝,送到学校去的(有的家长则是见面后,放下东西就走),我就叫学生带回家;送到家的,我一律好言相劝,叫家长把东西拿回家,并请家长放心:我会对他的孩子好的。

一年下来,家长们都知道我不收礼了,渐渐的也就不再送了。

(二)善待学生。现在大陆的教材都是假大空的东西。表面上要求学生做好人和做好事。可实际上却要学生造假:上面来检查工作,一律统一口径,不准说对学校不利的话;做题目要按照标准答案来做,不准有学生自己的想法,否则以零分处理。

在不知不觉中,学生都会变的奸猾狡诈。我则摒弃书中虚假的东西,按照“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学生。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通过一切可利用的事件教育学生要真诚、善良、宽容。讲述神传文化里的故事:讲缇萦救父的故事,告诉学生,做人首先要讲孝道,百善孝为先,如何去孝敬父母;讲真,告诉学生古时民风非常淳朴,出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祥瑞景象,告诉学生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装进自己的口袋;讲忍,举例宋朝宰相韩琦宽容他人的事情,告诉学生凡事要退一步则海阔天空。渐渐,班风好转,不再有互相打架和拿别人东西的现象,纪律非常好。

平时我更是按“真善忍”三个字要求自己。有时上课时,偶尔会有笔误或口误的,单纯的学生们立刻会指出了。我马上就改正过来,并且说:“对不起,老师错了,请你们原谅。我们按照正确的来,谢谢你们。”绝对不会象有些老师,由于受党文化的毒害,生怕在学生面前承认错误,会丢丑,会失去师道尊严。当学生们指出他们的错误,他虽然改正过来,但还是会找借口:“其实我是在试探大家的。看你们能不能看出来我写错的地方。难道我会写错吗?”还有更恶劣的,大怒道:“老师写的就是对的!按老师写的写。”所以学生们经历了太多的老师后,更加觉得我为人师表的风范,于是更加尊重我。

平时我对学生一视同仁,把所有的学生当自己的孩子。在生活上问寒问暖,在心灵上倍加呵护。学生处于成长学习阶段,难免会犯一些错误,我很少当着全班同学面批评他们,尤其是留守儿童。“留守儿童”是当代中共体制下一个很奇特的现象,由于户籍制度的限制,农民工不能带上自己的孩子在打工地就学读书。这些留守儿童的身心是非常脆弱的,稍稍没处理好,他们就会起逆反心理,就会毁了他们的一生。

一个学生既是留守儿童,又是单亲家庭,由于家庭的困难,拿了他人的参考书占为己有,被人发现告诉我,要我处理。我把他叫到办公室,讲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他死活就是不承认。我并没有象其他班主任那样,把犯错误的学生,揪到讲台上,象“文化大革命”开批斗会一样,痛斥该生的种种错误,逼着学生在全班人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严重的伤害着学生的自尊心。期间我还是一如既往关心他,特别在生活上,知道他家困难,就给他申请助学补助。同时,经常和他谈心。终于他被感动了,哭诉着承认了错误。我及时的表扬他,并根据他的能力,先让他做组长,后来又让他当学习委员。在我做他班主任几年来,他学习努力,工作勤勤恳恳,成了我的一名得力助手,再也没有拿他人的东西。

其它班的一位班主任知道这件事情的全过程,概括的说:“这孩子真幸运,他是在你班上,如果换了其它班,这学生就死定了,还想做班干部?永不得翻身,一辈子就完了。”

(三)收获。虽然学生们已经毕业多年,还是有很多人逢年过节发短信感谢我,祝福我。甚至成群结队来看我,一同回忆做我学生时的美好时光:“老师我记得一次我没吃饭,你把我带回家吃饭。”“老师我记得下雨我衣服湿了,你找了一件衣服给我换上。”“老师,我爸爸妈妈说你是我另一个特别关心我的妈妈!”“老师你给我们讲的那些做人的道理,我们受益匪浅,你是我的人生导师。从不歧视任何学生,不以成绩论成败,对所有的同学一视同仁。不像其他老师,只注重学生的成绩,从不教育我们如何做人;喜欢成绩好的同学,歧视讨厌成绩差的同学。”

我借机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他们都很爽快的答应了。甚至我到学生家里劝家长三退时,家长说:“虽然你有好几年没教我孩子了,但孩子还是念念不忘你,说明你真是个好人。在之前我也不清楚法轮功怎么样。就冲你人品这么好,你不说,我就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叫我退,肯定是为我好,退!”

二、在工作中修心性

(一)多做事 让荣誉

在大陆,人们在党文化毒害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特别的僵化,人人见面三分防。尤其知识分子堆里,更是勾心斗角的。修炼前,我也是个得理不饶人的,特“精明”吃不得半点亏的主。修炼后,通过系统学习师尊经文,明白了许多的法理,不怕吃亏。见事情就做,见荣誉就让。每天上午上班,如果同事们忙,没有及时打扫办公室,我就主动抹桌子,拖地。

领导分配什么工作,我从不说个“不”字,很快就能办好。领导们互相交流时,都说我这个人好用:办事能力强,又好叫。单位评先进,批“优秀”,我总是第一个提出不参评。几次后,组长跟领导反映,领导就直接给了我一个先进指标。与搭班的同事友好的相处。同事只要提出要求,我能办到的,我是满口答应。时间长了,他都觉着不好意思,麻烦我太多,而我却从未向提出任何要求,于是他拿一张购物卡给我。我笑着拒绝了。对其他同事也一样。

一次,一位同事上公开课,急需一本教学资料。我正好有一本,于是我冒着大雨送到他家。同事非常感动。后来,我调离该校,碰到当年的同事,见面就说:“哎呀!我们大家经常念叨你呢。说你脾气好,性格好,好说话。再也碰不到你这么好的搭档了。”

(二)面对责骂向内找

一天上午,领导找到我,说有位转学的学生家长点名要把学生转我班来 。这年头,拿一样的工资常人谁也不愿多做事,但我很爽快的答应了。事前,我知道该学生已经分另一个班,还未报名。于是我问领导:是否跟先前的班级说好了?要不,会产生矛盾的。领导说:“不需要。谁愿意多要。现在的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很快此事就传到原班俩同事耳中。一看见我进办公室俩人就一唱一和、冷嘲热讽的骂开了:不知是哪个能干婆子,总喜欢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把好学生都要到自己名下……我一听知道俩人误会了,忙跟当事的一同事解释,那人脸一红不作声了,知道错怪我了。另一年长同事(刚调我们办公室的)一看没人和了,更起劲的叫骂着,跟他解释也不听。

我长这么大,还没经过这阵势,以前都是我把别人骂的狗血淋头,现如今反过来了。我想发作,但一想到大法要求,我内心平静下来了。等他骂够了,我平静的说:“某某,你歇歇。这件事是这么回事。”我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组长也在一旁帮我证实,此人才住口不骂我。接着打电话把领导臭骂了一顿,搞的领导直向他道歉,然后他又逼着领导把那学生还给他才作罢。

本以为风波就此过去了。可哪知那位年长的同事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总怀疑我从中捣鬼了。三天后,又想起此事,觉的不解气,又不指名骂我和领导;事隔半个月又骂一顿;一个月后又骂了一次;三个月后又骂了一回;年终结束时,他又忍不住骂了一下。期间有同事跟我说:“你脾气真好!他那样骂你,你还笑眯眯的对他。要我早就跟他干起来了。某某真是太过份了,本来这事又不怪你,他还不依不饶的,三年不了四年不休的。”我笑着说:“没事。他可能觉的委屈,做了许多工作却没得到领导的认可。他骂就让他骂吧,反正又没指我的名骂。”同事也无可奈何的笑笑走开了。

我就此事和一老年同修交流,开始我还觉的自己做的挺不错的。同修叫我要向内找。我仔细一找,吓一跳,其实我也有很强烈的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虚荣心、不让别人说的心、等等,一大堆的人心呀,只是隐藏很深,没有发作而已。同事的行为就是我的一面镜子。我应该好好谢谢这位同事,是他让我找到了这些执着心。

这位同事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后,也由衷的说我人真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