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修棒喝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我到同修家请《洪吟四》,同修说书中第八十八页《人生意义》这首诗,最后一句的最后一个字应该改成“地”。我也没有详细询问原因出处,误认为是明慧网通知。学法时告诉了小组同修,同修阿姨说要上网查一下再改。我没说话,但心里很不认同。同修阿姨又翻开书找了一会说,为什么,别的都是“目地”,只有这一个“目的”印错了?我心里认为她悟性差,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话,觉得她麻烦小题大做。小组同修看看我,谁也没说话。

回家后我和亲人同修提起这件事,只是觉的自己有看不起同修的心,对同修不慈悲,思维和话语有强烈的党文化毒素,但还是认为同修阿姨的悟性差,自己的悟性好,仍然没有悟到自己的根本执着。

看了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九日文章《关于自行改字的感想》,尤其下面一段话:

“天已经黑了我便与妹妹同修一起从学法点出来往家走,在路上我问妹妹怎么看这事,妹妹说大家不应该这样做。她问我的看法,我说我个人觉得,这是严重的不信师不信法的行为,这是对师尊的怀疑,不相信师父。”

我感到有一种被突然棒喝后的震惊和清醒。

修炼二十年了,真的做到信师信法了吗?从洪观到微观每一个粒子都做到了吗?没有。

很多时候是在用人的思维想法对待修炼,对待师父对待大法,其实这是对师对法的一种亵渎。给师父正法造成很多难以挽回的损失,给自己的修炼带来数不清的魔难。

在这亘古没有过的,创世主下世正法、拯救大穹的殊胜伟大的今天,让我们在心里,真正的明白创世主所在的位置。

写到这里,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感恩师父带给我们的一切。

层次有限,不对的地方请同修帮助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