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 酿成大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因为自己常人心放不下,在二零一六年新年期间,做了一件大法弟子最不该做的一件最不敬师的事,结果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抓住把柄,差一点将我的肉身拖走,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事情还得从我家中不修炼的常人说起。

因我家中供奉着师父的法像,家里人总是担心被外人看见,因此不断的唠叨,我就想用什么办法消除家人的顾虑呢?正好快过年了,集市上有各种印刷版的财神画像,我就买了一张,回家就挂在了墙上,心想供师父法像时,把它拿下来。因到了年根,家里杂事也多,给师父上香时,也没多想,就直接把师父的法像放在了此画的前面。

我有一个大香炉在我家院外,年三十的晚上,我开始大把大把持续不断的给师父上香,可奇怪的是,在外面上香,关着门,烟味却不知从何進来,呛得我喘不过气来,这还没引起我的注意。

从大年初一开始,家人开始重症感冒,连着几天打吊瓶,并引起肺部感染。我自身也感到有些不适,也没在意。从初二开始,感到屋里阴气很重,全身发冷,心想发发正念就好了。知道初三这天兄弟姐妹在一起聚会,虽然自己很难受,但为了不损害大法弟子的形像,尽可能的让自己表现的像正常人一样。

天刚黑下来,孙女就开始声音嘶哑,发高烧,被送去了医院,而我也身体极度的难受,就早早躺到床上,这时才真切的感觉到胸腔内的肉像刀割一样,牵连着心脏狂跳,全身一片连着一片的荨麻疹,又疼又痒,脸也开始浮肿起来,整个人像掉到冰窟里阴冷奇寒。

我家室内的温度是二十五度,而我却穿着保暖内衣,外套着棉大衣,还感到透彻心扉的阴冷。小孙女的症状也和我相同。这样折腾了多久也不知道,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听到了闹铃声,还以为是早晨炼功时间到了,艰难的爬起来炼功,做到头顶抱轮时,开始闹心,心慌的站立不稳,再想坚持时,就要栽倒了,勉强走到床边坐下。

无意中,回头看到师父法像后边财神像右下角有一束强光穿到后面,因当时只顾得难受,也没理会。到天亮时,才发现晚十二点的正念都没发。这时,再想在家人面前装假都不行了,人开始发高烧,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来,剧烈的咳嗽,吐浓痰,家人坚决要送我去医院,我就不从,开始整点发正念清除干扰。但无论怎么多发正念,不正确的状态也不见缓解。

赶紧打电话给姐姐同修,把情况大概陈述了一遍,到下午六点三十分后,姐姐来电话说:“我看到那东西了,它在另外空间巨大无比,而你则变得很小,它正往你身上发坏东西呢?”让我赶快把它清理掉。我恍然大悟,立刻想到是那个财神在害我,于是立即边发正念,边将这个害人的东西烧掉了,此刻才感觉到家里的阴气全无。虽然把它销毁了,但是还有一个不好的场,还得继续清理,以前睡觉盖被觉得热,这一阵躺在床上,就感觉冰凉,白天稍有不济,还冻得要命。

痛定思痛这一切,都是自己一念不正招来的。师父在讲法中提到:“每一次考验中的人心,每一次魔难的正念不足,修炼人的每一个执着心,都会被它们抓住,它们都会把它当作把你拉下来的、把你从修炼的大法弟子队伍中搞下来的把柄。所以我们在修炼的这条路上,一路走过来是经过很多魔难,是经过很多危险的。”[1]

师父在法中讲得这么清楚、这么严重,自己都没有认真重视过,这不是在常人心的带动下招来的魔难吗?

在此我把这次经历写下来,以此惊醒同修时时保持正念,万不可像我一样,险些酿成大难。

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