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情也是情

法理要清晰 修去情才能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看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提到“同修情”三个字的时候,对我的触动很大,突然间认识到自己以前有些关过不去,内心迷惑,法理不清,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困在“同修情”上面,今天把自己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情的表现真是多种多样,本来以为自己的情比较淡了,可是在细微处,情的表现自己却没有意识到,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与很多同修接触,其中所含有的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也没往这方面想。在邪恶的迫害突然降临的那一刻,自己的反应有多少是正念,有多少是带着情的成份?现在冷静的思考一下,觉得那时自己距离法的要求差的实在太远了,在与同修的交流中,很多话都不在法上,有些交流就是情的表现,并不是在法中升起的正念,而对以往比较熟知的同修在那时的表现,完全无法理解,情,情绪,占了很大的比重。对于师父讲的“修炼就修自己”[1]的法理忘的一干二净。

那时本来是相互约好的,不惜一切去维护法的,怎么大家都反倒指责我不理智、冲动、不符合常人状态,甚至还有的说我这是破坏法,突然间我发现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周围的人全都没了,这实在是让我接受不了,完全超出想象的,使我接受不了的就是周围同修的表现,那种心理的巨大落差,真的是让我迷惑极了,这也暴露出了自己的法理不清,学法认识太浅,实修不够。

然而这迫害突然间就来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再加上自己也有很重的怕心,并没有做好。心里不断的想,好多同修为了修炼那真是相当忘我,早晨炼功,白天再参加一次集体弘法炼功,不辞辛苦的弘法,有时间就学法,大法书不离身,有一点时间就学法,都是我很佩服的同修,怎么会这样了呢?一说到天安门证实法,谁也不去,感情上真是接受不了,我都是认为修炼的很好的同修,比我可强的多,怎么一下子人都没了呢?法理上不清楚,这种情是同修间互相手拉着手,在一起修炼的过程中产生的,怎么突然间这样了呢?

在后来的日子里,有的同修邪悟了,有的不修了,有的出现了严重的病业,还有的离世了,还有的出事故死亡了,还有得精神病的,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出现了。在这种情况下看你的心怎么动?

现在想来,就是自己的情放不下,这种与同修间的情,代替了法,还以为这种久久不能使自己释怀的感觉是在法上。其实都是情,就是那种自己不想认识,不想接受的情在阻挡自己真正去认识法,甚至怀疑大法,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相信法,在看到一些同修在被迫害中遭了那么大的罪,吃了那么多的苦,后来却出现严重的疾病状态,有的不修了,有的离世了,还有的证实法做了很多很多的贡献,但是后来却不修了。

师父说:“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2];“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3];“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2]

现在想到这些话,觉得自己对师父讲过的法,真是没有严肃的对待,当遇到真正的大关的时候,就没能严肃的对待这些关,一关过不去,紧接着下一关又上来了,致使关越积越大,难越积越大,对自己形成了一个无法逾越的死关,教训太深刻了。

其中有一个障碍,就是对同修所遇到的事情不能从法中理解,只会用人心去看事情,只会看表面,不会从法中看实质。认为自己很佩服的同修,比自己修的不知要好多少,最后也不行了,自己肯定也不行,关键时没有用法来要求自己,完全是人的观念占了主导,而且对同修遭受那么大的痛苦,心里有了极大的波动,完全忘记法中是怎么说的了,其实,这一切师父在法中都讲了。

师父说:“但是你自己必须得在修炼中修你该修的那部份、承受你该承受的那一点。对你来讲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你得认识到什么是修炼、怎么修炼。修炼中有所领悟、有提高,那才是修炼。”[4]这段法以前也看了好几遍,如今再看到,就好像自己以前从来没看到一样,格外的醒目。

同修那时一说“比学比修”[5],就是谁谁能打坐多长时间,谁谁一天炼多长时间的功,谁谁一天能看多少讲《转法轮》,谁谁一天学多长时间的法,谁谁能背多少法,谁谁抄了多少遍《转法轮》,那时觉得真了不起,自己也要努力的向人家看齐。如今想来,觉得自己好像是对修炼一无所知,好象从来没有体会到自己在法中真正升华后的感受。师父讲的什么是修炼以及怎么修炼,自己真的不知道,但是如果谁要说我不知道修炼,我可不高兴了,我整天睡很少的觉,一门心思的在修炼上,谁敢说我“不知道修炼”!

教训是太深刻了,我周围的同修好多也是跟我一样的状态,表面上看起来很精進,真正提高了多少呢?师父说:“修炼中有所领悟、有提高,那才是修炼。”[4]这不就是在说自己吗?以前根本不是修炼呀!

在看同修的文章,有二零零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有二零一零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讲到自己的哪颗心修下去了,自己的哪种执着变淡了,同时感受到在法中提高的殊胜与玄妙。我真是惭愧极了,也十分羡慕,想一想自己早得法那么多年,对修炼的认识,对真正在法上提高的领悟,还是差的很远。

如今我听到有同修说,谁谁一天发了多少真相资料,谁谁一天劝退了多少人,谁谁做了多少证实大法的事,我虽然也很佩服,但是我再也不会有以前的那种盲从,和盲目崇拜了,心已经比较平静的对待这些事了,依照自己的心性,平稳的去做证实法的事,心性扎实的提高,随着自己的心性而做事,三件事都要重视。

那种同修之间的情也淡之又淡了,不是在互相的人心作用下做事,无论发生什么事,就是用法来对照衡量,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想到师父的法,就一定达到法的要求,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非常严肃。

养成向内找的习惯非常难,我对自己的一思一念都是要求自己向内找,时刻反思自己,绝不敢把这么严肃的法在嘴上随便说,而并不能做到实修。

情掺杂在大法弟子的环境里是非常危险的,我知道我以前也是不自觉的,是自己没有注重实修而滋养的, 甚至长时间没有察觉到。今后要在修炼中去掉所有的情。

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我知道自己对过往还有很多认识不足的地方,现在仅对其中的一个问题,谈一点认识,还有自己察觉不到的妒嫉心,也在一直束缚着自己。

以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猛击一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