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旅游景点劝三退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在澳洲旅游景点劝三退有一些时间了,下面就我在劝三退当中所了解到的情况和观察到的一些现象,以及自己在其中的修炼经历汇报如下:

一、情况介绍与简单分析

据澳洲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去年十一月三十日,一年之中,中国游客入境澳洲的人数超过了一百万。我保守估计这一百万游客当中至少会有五十万是要去旅游景点的,那么计算一下,各个景点平均每天接待华人游客至少一千三百人。

其旅游线路固定,顺序先后或有调整:悉尼、墨尔本、布里斯本、凯恩斯、黄金海岸,也有一些团的目地地还会有新西兰,再算上自助游散客,到访目地地也许会更多。按每一个到访目地地平均有三处景点计算,每一名华人游客将在澳洲参观十五处以上的景点(如果再算上新西兰也许还会更多)。无法统计每一处景点每天会有多少在现场劝三退的同修。

以一名华人游客为例,澳洲境内的十五处景从旅游线路起点至终点计算,估计会遇到十五次同修,有的景点因其特殊性,也许根本就没有同修在当地讲真相。

即便如此,保守估计,这名游客在澳洲也会遇到过三次以上的同修,对他讲过真相并且劝过三退。所以,个人意见最好能想办法先了解到此人是否已经三退过了,以免重复,人数也不准确,同时减少游客因多次被同修劝三退而产生不快。让我们设身处地的为游客着想一下,换做是我们自己,愿不愿意被别人多次反复的打扰。

二、观察到的一些现象

虽然同修都真心希望来到澳洲的华人游客多听到真相,更多一些人明白真相三退,但现实当中目前仍存在一些现象令人担忧。

1、与游客之间的矛盾

举例:当游客不听真相或恶语伤人时,同修们(也包括我自己曾经有过)为了讲清真相仍会继续好言相劝。但毕竟是修炼中人,执着心或多或少仍在,所讲出的话也许在常人看会误以为是与对方发生争吵/争执。也有的同修对游客给以过多的关注(用导游与游客的话讲就是纠缠,甚至是没完没了的纠缠),导致游客四处躲避同修,也会因此产生争执。

其它类型的情况还有一些,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2、与导游之间的矛盾

举例:当导游带着一行游客才刚刚步入景点时,同修们就会上前去讲真相(也包括我自己),或者是打开随身携带的展板,给游客看,造成导游对同修的行为产生抵触,甚至指责同修是在冒犯,是在干扰其工作或干扰游客欣赏美景,根本不是我们自己所宣传的那样是在做好人,好人怎么能干这种事情?

也发生过几次景点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在接到投诉后到现场驱赶同修,并且为了保护游客再次免受同修的继续关注而在现场值勤、巡逻。

有时,导游在一边站着休息,观察到了同修在劝三退的过程当中对游客给予过多关注(对不起,请允许我用导游的话解释一下:我所讲的给予过多关注即是过分纠缠游客……)从而令其对我们(讲真相救人的行为)产生不必要的误解。

三、自己的修炼经历

1、救人也要为他人着想

华人游客万里之遥来到美丽的澳洲,初到景点会兴奋的举着相机照个不停,此时自己上前劝三退,效果不理想,有时还会招致游客因被干扰不愿听真相,此时仍一味的坚持续续讲下去,令游客产生反感,甚至恶语相向,产生矛盾。

尽管劝三退人数每日增加,可现在回想一下,有多少人是因为真正明白真相而自愿三退,又有多少是被我“强迫”三退的呢?为此常常感到苦恼,觉得再这样下去三退,不仅效果会打折扣,且对自己、对游客也是不负责。

要想突破只能多学法,反思自己的行为,向内找。此外,就是与有经验的同修交流,最后终于认识到即使是在救人也要为他人着想,而不是从自己的主观意愿出发,强加于人。想想师父早期传法于我们时,有没有让我们感到是在被强迫着修炼?(请原谅我用这个来作比较)

认识到这一点,后来再劝退时我会先站在旁边观察,让游客自己照风景,等轮到他们想找人帮忙时再上前微笑打招呼,礼貌询问是否需要帮助,此时若游客反应积极,没有感到不快再与其互动、拍照,顺便送上真心赞美的语言,积极营造融洽的氛围,同时了解他们来澳多久?是第几次出国旅游等等相关问题。既消除了对方的陌生感与戒备心,又能做到心中有数,再选择相应的话题与其進一步讲真相,劝三退。

若游客反应冷漠或一口回绝或表现出很警觉的样子,比如,他们会上上下下的打量我,再仔细的看看我手中是否也举着什么(真相点的同修们往往会以手举真相报纸或是A4的小型真相板的面目出现在游客面前,以至给游客留下的印象似乎是手里只要拿着类似东西的就一定会是法轮功)遇到这样的游客,我会非常小心,视不同的对象不同对待。

现在华人出国旅游机会增多,有游客说去过十多个国家,有说去过三十多个国家,甚至有说去过更多,即使看上去很普通的一名游客,有的也是去过几个国家与地区了(香港、台湾等)遇到这类游客,我会格外小心,区别对待。

分析此种类型的游客(其中也包括越来越多的自助行游客),往往在各景点、机场、大使馆等处了解过真相,也许早已三退,对待他们一定要注意分寸,多替他们着想。

经过不断的总结教训,自己现在也可以经常与游客友好互动,更加顺利的劝三退了。

2、站在游客一方想问题,理解对方

饱受邪党几十年来高压洗脑与迫害的大陆游客恐惧心理非常严重,常有游客说非常认同法轮功,可是三退在他们眼里算得上是所谓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国家”,是了不得的“反革命”而感到非常害怕。我也观察到他们在听真相时眼睛不由自主四处张望,就像周围真有什么可怕的危险一样。

遇此现象我会体谅对方,把其带离人群,或带离导游关注的视线,放低声音讲真相,适时开开玩笑从而打消他们的顾虑,顺利三退。

3、平时注意多积累相关资讯

平时多留心澳洲本土相关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方面的资讯,从准备些与游客互动时的话题。举例:一次听到身边有女孩问其同伴,大意是为啥悉尼歌剧院这么小……听到后,我就接过话题,简单介绍原因,消除了陌生感,谈话也渐入佳境,再顺势引入真相话题,顺利三退。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4、更深体会并做到修炼人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偶然机会听到一位东南亚华人导游在我们与游客友好互动时感叹的说:“这样多好啊,你们(同修与游客)之间别吵架,别互骂……”刚听这话我心里一愣,并未多想。可是后来当我看到发生过几起同修与游客争执后,我明白了这位导游的意思。

举例:当游客听不進去真相对我们恶语相向时,比如骂我们是卖国贼、是汉奸……出于希望对方明白真相的善良愿望,这时同修们也许仍坚持讲真相,这个时候我们的行为在导游眼里,在其他游客的眼里也许是在与游客吵架,是在互骂,因为在他骂的时候,我们还了口。

如果将这位未受过邪党恶毒宣传的东南亚华人导游换成是大陆来的导游,他们会怎么想我们呢?也许这也是一直以来导游对我们在景点讲真相起负面抵消作用的原因之一吧。

这样的教训真的是太深刻了。

我现在对修炼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也有了更進一步的体会……

通常情况下我们是站在游客与导游的正中间,身处双方观察的中心位置,这个时候劝退的方法、语言、结果,一举一动都会被导游看个清清楚楚,所以如果对自己的言行举止没有严格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也许就会让导游、游客对法轮功产生更多的误解。

5、大法弟子是个整体

每天三退的人数当中包含着许多其他同修的默默付出,也有很多现场同修整体配合、包容形成合力,从而提高了劝退的质量与数量。

以一名华人游客为例:看似是在我这里答应了三退,可是也许他早已在别的景点了解到过真相,比如接到过真相报纸、看过真相横幅,也许在哪里也早已有过其他的学员好言善劝过了,减弱了邪灵对他的控制,顺利三退。仅以我所处的景点为例,时常有学员向游客展示功法,周末则会有更多的学员身穿黄色大法服装、打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将大法的美好展示给大陆的游客。

这也让我时刻提醒自己别贪天功,劝退一人不少,劝退十人不多,以平常心,平衡的做好劝三退。感恩师尊的慈悲承受,感激同修的圆容配合。

还有很多心性上的修炼感悟这里不敢再占用同修太多的时间交流了。

受个人修炼层次所限,上述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