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 河北青县王金婵面临非法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五年十月九日上午九点多,河北青县法轮功学员王金婵由于身体原因被送往青县医院,十一点左右,河北省沧州市运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唐国利带着120急救车、十几名警察闯进青县医院,绑架了病床上的王金婵送往沧州,现王金婵被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近日获悉,王金婵将于五月十二日被运河区法院非法开庭。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沧州市公安局、运河分局绑架了在皇家壹里小区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的包括王金婵在内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发生后王金婵被非法关押在运河区公安分局。第二天,青县公安局把她接回,政保科王振峰等人逼迫王金婵的儿子和亲戚,下午他们十几个人把王金婵拉到医院,企图骗医生开具王金婵有病的证明被医生拒绝。他们又把王金婵拉到运河分局,逼迫王的儿子签字,由家人办理取保候审。

二零一五年八月,王金婵去银行办理公司业务,出示身份证时,银行报警,说是网上在逃犯,当时青县公安局110防暴大队出动了四辆警车,二十人左右,如临大敌,他们受沧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指使,欲将王金婵带走,当时由于家属的强烈要求,没能成功。在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后,王金婵在警察的监视下回到家中。随后警察在王家楼下三班倒的持续监视了一宿,第二天才撤走。

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上午,王金婵去青县清州镇户籍大厅办理户口手续,在出示身份证时,又一次被报警,派出所警察出动,把她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十月九日上午,家属去派出所见王金婵时,王金婵感觉身体不好,要求去医院,家属打120后,在派出所警察的监视下王金婵被送到医院。上午十一点左右,沧州市运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唐国利带着十几个警察冲进医院,强行把她架到沧州,现她已被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十月十日上午,青县警察又闯入王金婵家中,非法抄家,抄走打印机、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

屡遭迫害,幸福家庭被毁

在修炼法轮功以前王金婵身患多种疾病,特别是心脏,有时只响一下,心跳得都不敢喘气;头乱头疼,不能入睡,整天迷迷糊糊。原本从事个体经营只好不干了,到处求医治病也不见效。

一九九七年,王金婵开始修炼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标准,处处为别人着想,思想越来越纯净,从此真正感觉到了无病一身轻。王金婵的丈夫、俩个孩子、父亲、母亲还有亲朋好友也跟着走入了修炼。

特别是王金婵的父亲和丈夫受益很大,一九九七年,王金婵父亲癌症晚期,手术后,通过和她一起炼功,再也没有施行过医治,身体恢复正常。同年,王金婵丈夫做了一次大手术,回家后准备做第二次手术,可是回到北京时检查发现肝脏又有问题,第二次手术不能做了,没办法,和王金婵一起修炼了法轮功,之后也是一切正常。

正当王金婵一家幸福的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恩泽之中,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集团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为了让政府了解法轮功真相,王金婵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了十天才回到家中。

一九九九年九月,王金婵再次到北京说明情况,结果在北京被警察强行拉到一个大院,在太阳底下罚站晒了一天。晚上被送到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八天,四十二天不让说话,对着墙罚站,不让睡觉,双铐双镣(就是双手铐在一起,又双脚铐在一起,然后从背后双手和双脚用链子拉在一起),有时三个人绑在一起,有时俩个人绑在一起,走路都站不直。因为王金婵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被警察绑着双手,吊了将近两个小时。还有一次王金婵想炼功被恶警在屋门口吊了将近两个小时。

四十八天后,王金婵由青县公安局接回青县,送到清州镇政府,说必须写保证书。他们恐吓王金婵的家人说王金婵会被判刑,会牵连孩子上学,升学,工作。

被关押了四十多天王金婵才回到家中。回家后公安政保警察经常骚扰她丈夫。迫于压力,这十几年来就因为她炼功,被丈夫打过无数次。她的孩子和丈夫还有父亲、母亲吓得再不敢炼功。

王金婵被接回第三天晚上,她的丈夫几句话后把门插上,拿起一把新笤帚,连踢带打,打得她在地上打滚,最后笤帚打坏、外边有人敲门才放手。王金婵的身体青一块黑一块,钻心痛,孩子吓得直哭。丈夫心情更难受。

二零零零年五月,王金婵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被送到黄骅精神病院。她丈夫天天盯着她吃药,吃得她生活不能自理,成为一个不能动的人,直到数月后丈夫才放弃让她吃药。

王金婵的种种遭遇吓得父亲病情复发,失去了生命。后来母亲也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一月,王金婵被人举报,被大城县公安局绑架,关在大城县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警察吓唬犯人,如果她不吃饭就不让她们睡觉,犯人又骂又闹。第五天因为她不穿号服看守所警察几个人大打出手,然后把她双手双脚铐在床上。下午强迫王金婵照相摁手印才让家人接回。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王金婵再遭绑架,成为“八·十七”冤案中的受害人。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