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在大法中修出一份坦然自在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到今年一月修炼整二十年了。一支拙笔不足以表达出我所感受到的大法的纯正、博大与美好,在此,仅分享几个得法初期的小故事,提醒同修和自己修炼如初,勿忘精進。

在吉林大学南区炼功点

得法时我二十二岁,是吉林大学的一名硕士研究生。当时吉林大学南区炼功点在萃文楼侧门,我初到那个炼功点时,正值寒冬,气温零下十几度是常有的事。谁都知道门旁和台阶附近暖和避风,可是没有人去抢占有利地形,辅导员和老学员们都把好位置留给新学员。有时新学员来炼功忘了戴手套,老学员见了立刻脱下自己的棉手套给他们戴上。一个为别人着想的环境,让人轻易的感受到了这个群体的与众不同。

那时南区炼功点的学员早晨集体炼一小时动功,晚饭后炼四十分钟抱轮,晚自习结束后有同修在炼功点炼静功,同修们都很精進。我在修炼前是个娇气、爱挑剔、怕吃苦的人。有时想偷懒多睡一会儿,就梦见辅导员站在雪地里炼功,醒来后惭愧的告诉自己以后可不能偷懒了,懒惰也是魔性。

四月的长春常常有大风天,有时感觉在这样的天气里炼功比冬天还难坚持。风把沙子吹起来,打在脸上,齿缝间好像都進了沙子。有一天晚饭后,我看着被大风刮的昏黄的天,决定原谅自己一回,就不去参加炼功了。不一会儿,住同一楼层的同修来敲门,说:“我们一起去炼功吧。”我说我不去,让她自己走了。没到两分钟,又有个楼上的同修来敲门,说:“咱们一起去炼功吧。”我就笑了,看来是师父让我去炼功。我和这位同修一起迎着风沙从宿舍楼往炼功点走,遇到了一位湖北籍的本科生小同修,我说:“看看我们长春的飞沙走石,哪有点儿春的样子,更别说长春了。”小同修笑道:“你不知道,我还羡慕你家在长春呢。这儿是大法洪传的地方,将来会成为圣地,全国各地的人都要来长春朝圣呢。”听同修一说,我才意识到数我悟性差,三个人一起有说有笑的去炼功了。

还有一次晨炼时,刚炼到头前抱轮,录音机的电池就没电了。辅导员说:“大家继续抱轮,我来喊口令。”那天炼功的感觉,特别宁静祥和,仿佛时间凝固了,我们身在一个超离尘世的美好的空间里一样。炼完功,辅导员笑呵呵的告诉大家“今天每个人抱轮时间都超过了一小时。”同修们也都笑了。

当时的年轻弟子们大多很率真,遇到什么关了,做错什么事摔了跟头了,有什么新的体悟了,就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没有常人式的遮遮掩掩和文过饰非。看到同修有执着了,也直截了当的指出,被指出问题的同修也坦然接受,在我们学法小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种可以敞开心扉的踏实、自在、愉悦、坦荡。

参加学法小组的同修,可能都有过“说者无心,听者受益”的经历。比如有一次,有位同修谈到自己对“一心不乱”的理解,说:“咱们学法的时候就一心不乱的学法;学常人知识的时候就一心不乱的学习;吃饭就一心不乱的吃饭;干活儿就一心不乱的干活儿。能做到这样多好。”他说这番话时,慢慢的,语气平平淡淡的,神态十分祥和。当时在座的有性格急躁的同修,有正为一些事心绪纷乱的同修,都表示这番话提醒了自己,这正是自己需要好好修的地方。

还有一次,一位女同修遇到一件被领导要求作假的事,表面上看好像不作假怎么也过不去了,她为要不要说谎而挣扎不已。到学法小组来讲了这件事,马上就有同修背出了师父的讲法:“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1]其他同修也交流了自己坚持做到“真”而魔难自退的一个个生动的实例,这位女同修坚定正念,信心满满,一身轻松的回去了。不久传来消息,领导那儿不需要她跟着作假了。

我们这批大法弟子得法时正年轻,大多不是为了祛病健身,而是觉得这个法纯正、美好,法理让人服气才走入修炼之门的。同修们在学校时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在同学中口碑很好。我当时给我同学的印象是纯净,总是笑眯眯的,走起路来特别轻盈。他们告诉我:“本来几个人正说着一件黑暗或者不好的事儿呢,你一進来就都改变话题不说了。”

我们宿舍三个人,两个人修炼。不修炼的那位也跟人夸:“我们这屋场好。”同学里看过《转法轮》的占大多数,虽然大多没有走入修炼,但都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没有走進来的原因一般是因为觉得这个法要求太高,或者放不下执着,没有说这个法不好的。

在文化广场炼功的日子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完成了硕士阶段的学业,留校当了一名老师。由于家不在南区,也告别了曾经给予我许多美好的吉大南区炼功点,成为文化广场炼功点的一员。那时大法在长春已经弘传甚广,早晨的公园、广场、桥畔和街角,处处可见大法弟子炼功的身影和祥和的面容,让人觉得在一个功利浮躁的时代,还有这么多人踏踏实实的在做好人,长春真成了一个春城,这个社会也有希望了。

文化广场的炼功点,平时参加晨炼的人数在三、五百人左右,本身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举办大型集体炼功活动时就更是蔚为壮观了。每天一早,都有学员把炼功点和周边地方打扫得干干净净,早来的学员安安静静的打坐炼静功,集体炼动功的时间一到,大家都站得整整齐齐,炼完功之后连一片纸屑也不会留下。

有一次我到炼功点的时间略早,正赶上几位同修在打坐,庄严祥和,让人心生敬意。有几个七、八岁的孩子在附近玩耍,又跑又叫的很吵,几位同修稳坐如山,好像丝毫不受干扰。一个孩子跑着跑着,竟不小心撞到一位老年同修的怀里去了,只见老同修不急不躁的把这个孩子扶正,慈爱的笑了笑,继续稳坐入静。这位老同修原本是一头白发,后来从发根部位齐刷刷的长出黑发来了,人人称奇。

我的学法小组就在文化广场附近。来学法的人有大、中、小学和幼儿园的教师,有工程师、医生、退伍军人,有厅级、处级干部,有工人和家庭主妇。这里没有社会等级之分,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互相帮助,共同提高。

记得有位老阿姨在学法小组讲述了她遇到的一件事,同修们听了纷纷赞许。那是深秋季节,很多人家习惯买一些冬储菜。这位老阿姨骑着自行车走在路上,看到前面有位老人自行车后座上带的一大捆葱掉下来了,连忙赶上去好意提醒,并帮助那位老人把葱扎紧捆好,那位老人也表示了谢意。这时那位老人的妻子走过来,不由分说的大骂我们这位同修阿姨,骂的话还特别难听,引来不少人围观和议论。同修阿姨礼貌的解释了两句,那人不听,阿姨就在叫骂声中骑上车继续往前走。她说:“我骑车过桥以后就把这件事儿给忘了,到小组来听到大家说过关,才又想起来。”

小组里的同修一起交流说,这种好心助人反而莫名其妙挨骂受辱的事,不少学员遇到过,也忍的住,因胸怀宽广,遇事时心不动,事后不觉委屈,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正如师父所说的:“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2]如果我们不能做到无怨、无恨、以苦为乐,那连当善者都还不够格,离法的要求差的还太远哪。

我们学法小组里有位电工,初来小组时身体虚胖,走路都喘,说话也有一点粗鲁。据他自述,他在修炼前不仅钓鱼还电过鱼。有一次和妻子吵架,盛怒之下竟然把怀孕的妻子打流产了。修炼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和气的待人处事,为别人着想,家庭和睦了。从一九九八年到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前,短短一年半时间,我们是眼看着他脱胎换骨般变得健康结实、文明和善,都赞他修的扎实,被法熔炼成了一个超级善良、实在的好人。“七·二零”后吉林省各地同修到省政府上访,我们还在商量着本市同修怎么给外县同修提供实际帮助的时候,他已经回家煮了几锅鸡蛋,送到外县同修的手里了。

我们觉得我们的学法小组真是一片难得的人间净土,人人都很珍惜这个环境。

在法中修出一份坦然自在

一九九九年三月末,我参加了华中一所名校的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在整个备考和考试期间,我没有感到过压力,用从法中修出来的超然心态从容以待,轻松拿下了本专业第一名。后来我才知道,有的同学是在考试前十天就在校内最好的宾馆订了个单间,全力以赴备考;有的同学事先到导师那儿走门路;有的同学在考试前压力大到整宿失眠;有的同学紧张到面试时头脑一片空白,等等。而我考试期间住在外校一个简陋的招待所,考试之余就帮同屋那位山东女孩准备她的硕士论文答辩,向她介绍我们修的大法,还和她一起到我报考的这所学校的学法小组参加了一次集体学法。有人羡慕我心态好,举重若轻,我知道其实是大法好,赐予了弟子一份不执于名利的坦然自在。

在华中读博时,我是我们班年龄最小的一个,但在日常生活和学习中,常常是我在帮助和照顾别人,因此人送外号“圣女”。有一次晚自习后和室友一起从教室回宿舍,室友穿的少了,一出门就打了个寒噤,我很自然的脱下厚外套披在她肩上,自己只穿一件羊毛衫。教室和宿舍之间有十多分钟的路程,我走着走着,就感到后背上有个大法轮在旋啊旋,暖暖和和,舒舒服服的,知道是师父时时呵护着弟子,心里感恩师父。室友问我:“你自己不冷吗?”我据实相告,她也很叹服。

她有位熟悉的朋友是他们市里握有实权的官员,这位官员来学校看她时,她特地告诉这位官员:不要参与镇压法轮功。因为她和一位法轮功弟子同室相处了这么久,知道在这个社会上再也找不出像法轮功弟子这么好的人了。

协警说: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们师父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插播壮举之后,江氏集团在长春展开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疯狂报复,我也被绑架到派出所。虽然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发正念帮助之下,不到一天时间走脱,但也从此失去了在吉林大学的教职,中断了博士研究生的学业,离开了长春。在被非法抓到派出所时,我曾劝一位年轻的协警好好去找个别的工作,他悄悄对我说:“我现在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们师父了。有这么多教授、博士当他的弟子,宁可失去前程,失去一切,都不肯说他一句不好,这位师父得有多了不起呀!”

想说的话很多,篇幅所限只能写到此了。

法轮大法受迫害十七载,我们亿万大法弟子所忧心的,并不是自身名利受到的损失,而是在谎言和欺骗、暴力的统治之下日益滑向堕落的世道人心。中土本是神所眷顾的地方,现在却连最基本的食物、水和空气都已不再安全,很多人已经没有了道德底线,中国社会正蜕变成一个互害社会。只有我们知道,如果当初这场迫害没有发生,今日的中国社会将是怎样一派安宁和平、有礼有节,繁荣而有德行的景象。大法弟子们还在不懈的讲真相,师尊还在以无比洪大的慈悲为众生承担和付出,也希望可贵的中国同胞们,好好珍惜,了解真相,莫错过这万古机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境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