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说说我经历的两次裁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我在一个国营企业担任统计、出纳工作近十五年,在这期间经历了两次裁员,一次是我修炼法轮功之前,一次是炼功之后,同样一件事,但对待问题的心态、行为却截然不同。

第一次裁员——把争斗当作福

九四年单位第一次裁员。我为了能留下来,采取了和领导拉关系、套近乎的手段。在此作用下我如愿以偿得以留下,不但工资增加了,在同事中成了“强者”,心里沾沾自喜,根本不会去想被我“竞争”下去的人的感受,认为一切都是正常。而下岗的那个老会计却突然得病死了,我还感叹人生的短暂、无常。

留下来后,我又管现金又管帐。在世风日下、道德下滑的环境中,在缺乏监管与利益的诱惑下,我还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得了不该得的钱和物。然而,我的身体却每况愈下,经常头晕、想呕吐、厌食,脸色灰暗,精神颓废,去医院查出得了乙肝,还有胃病、妇科病,常常是硬撑着去上班。

两年后,总厂要求加强财务管理,各分厂会计、出纳要配齐,就调来了一位会计专业毕业二十出头的姑娘,叫小林。也许是上苍看我可怜,本性尚存,毁之可惜,是她的到来使我的生命得以转机。

她勤奋、善良,无怨无悔地做很多事。冲着自己是老的,我把事都推给她做,她总是乐呵呵地接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还经常打扫所有的办公室。可是我还看不惯,认为她是在使心计,做给领导看。

有一次我又头晕,浑身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看到她整天精神饱满的样子,心想她是否参加了什么体育锻练,否则怎么这么好的气色,为了证实一下,我问她:小林,你早上锻练身体吗?她说:炼法轮功。我说:你也教我炼吧,你看我身体这样,实在太难受了。她马上教我炼第一套功法。我顿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就这样在她的引导下,我开始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那年是九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正好四十岁。

回家后我看了一遍《转法轮》,越看越觉得这书不一般,每次看完一遍都有新的收获,加上每天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尽量的按书中的要求从做好人做起,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的言行,在不知不觉中以前的病症没有了,甚至都把它忘记了,人变的精神起来,能吃能睡,对食物不再挑剔,食物的冷和热都无所谓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后来我找到了炼功点,通过交流知道所有的人都有这种感觉。大家都没见过师父,也没有花一分钱学功,只是炼功,按书上的要求为人处事,就有这么大的变化,所以都非常珍惜,这是用人间的物质财富换不来的。师父说:“我们为什么能无条件的给大家呢?就是因为你要做个修炼的人,这颗心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是佛性出来了,我们才这样做的。”[1]我幸庆自己得到了高德大法。

第二次裁员——顺其自然

几个月后,单位又要裁员,明确的告诉我和小林,你俩人只留一人,理由是会计帐由总厂统一做,各分厂只设出纳兼统计。

这种反反复复的人员大变动,使很多人都积累了保护自己利益不受伤害的经验,人际关系越来越复杂。师父说:“现在国内无论国营企业或其它企业中,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极其特殊。在其它国家,在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一种现象,所以在利益上矛盾显的特别尖锐,勾心斗角,为一点小利争斗,发出的思想、使出的招术都很坏,做好人都难。”[1]真是这样,厂里其它部门也都在争斗不休,我以前又何尝不是呀!而我和小林都是大法弟子,因为我俩都得法不久,单位的人都不知道。领导都觉得奇怪,别的部门都在明争暗斗的轰轰烈烈,这俩个人怎么这么平静,于是领导首先找到我说:你对这次下岗有什么看法和要求?我说:“你可能不知道,我和小林都是炼法轮功的,我们的师父叫我们堂堂正正的做好人,遇事为别人着想,对这次留谁,看领导的工作需要而定,留谁我俩都不会生气。”领导说:“是这样啊!法轮功?你还是想几天再来找我吧。”几天后,领导看我没找他,又找到我说:“想清楚了吗?”我说:“谢谢领导的关心。我上次说的都是真的,你是承包者,不要考虑我的感受,其实留谁都一样。”领导用充满疑虑的眼光看着我,不再说什么了。

几天后,领导决定留下小林,我心里还是很平静,好象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可是有很多同事不相信是真的。有人问我:“你这次是怎么啦?搞不过一个新来的?你随便活动一下就能把她搞下去。”另一位说:“你别看她不起眼,手段还厉害着呢!”我笑着说:“你们不知道,我和小林都是炼法轮功的,在利益面前都不会去争了,和以前不一样了。这次她也没有找关系,是领导根据需要决定的。”

大家还是不太理解的看着我。

因为我事先有思想准备,知道修炼要过关、有考验。我想这关算过了,心里还是很平静的。

可是事情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内心深处、生命的微观中没有修去的执着,一旦被触动就会表现出来。要离开单位的那一天,突如其来的孤独感、失落感、爱面子的心使我不想见任何人,生怕有人问起下岗之事,更怕看到同情的目光,好象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一样。前几天那种堂堂正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荡然无存,心里在盘算着什么时候离开才没人看见,午休的时间应该是最好的时间。

我不动声色的挨到中午。当我拿起大包小包刚走出办公室,就碰到了最不想碰到的人,就是上次说我的那个女同事。她好象发现了一件多大的事一样,惊讶地说:“啊!你就这样走了?我心里都不服气。”这真如师父说的:“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被她这样一说,就象触动了我最敏感的神经一样,又好象丢失了一件贵重的东西一样,胸口发闷,嘴里还在应付她说:“没什么,没什么……”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她好象知道我心里不舒服,就说:我帮你拿东西,送送你吧。我说:“不用了,你回去吧,没事的。”她已经听到我的哽咽声,我强行不让她送,不能让她看到我流泪,她也意识到了,就长叹一口气站在那不动了。我连“再见”都不敢说,加大步子走出了厂大门。

一出大门我再也忍不住,站在厂围墙外哭起来,心里想着:在这里工作了近十五年,几乎是天天早出晚归,比在家里的时间都长,这里的人、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难以割舍,说走就这么走了?恋恋不舍的看着厂大门,心里非常难过。

我猛然的想起,这不是在过关吗,怎么哭起来了?这是预料之外的考验,我意识到了这是在过情关,人间处处都是情,修炼的人要用慈悲代替情,慈悲是无私的、表里一致的。暴露出来我就要修掉它,我对着天空说:“师父!对不起,我会做好的!”顿时象卸了重负一样的轻松,到了家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过年时领导给我打电话拜年,并说:“对不起!”几个月后另一分厂厂长叫我去上班,我说:“不要为了帮我,把别人辞了,那样的话,我不会去的,只是谢谢你的好意。”他说不光是帮我,是有其它原因。我说:“我再也不想让任何人因为我而难过。”他说那会计做假帐被发现了,不能再用了。这样我又开始上班了。

虽然当时我修炼法轮大法只有几个月,但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真正的能从内心深处改变人,使人心向善,处处为别人着想。这样好的大法,对我们的社会、单位、家庭和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