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类风湿痊愈 农家感恩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中国山东烟台农村大法弟子。我们农村人是靠高强度的体力劳动维持生活的,哪怕很微薄的收入也得付出辛苦的劳动。就这样,劳累中丈夫得了类风湿关节炎,四肢疼痛,不能干任何体力活儿了,有时连炕都上不去,下不来。不能干活就没有生活来源,日子过得很艰难。

几年过去了,丈夫的身体更不好了。有一次发烧了,感觉好像是感冒,就到村医疗室输液,但不好使。村医生没办法了就建议我们到市医院去治疗。在烟台毓璜顶医院做了各种检查、拍片,医生说丈夫的肝不好,被各种类风湿药伤害得很严重。肝不行会死人,必须保肝,就建议我们到烟台市治肝效果最好的传染病医院治疗。

在传染病医院治疗几天,丈夫高烧不退,医生对我说,“你丈夫的病不是好病,怀疑是白血病。”的确,他住院四、五天了,越住越坏,饭都吃不下了。这时医生给我们介绍说,烟台山医院有一位治肝和类风湿效果很好的主任医师,可以请他给看看。

这位烟台山的主任医生看完丈夫所有的化验结果和片子后,也怀疑他得的是不好的病,让回去做骨髓穿刺。

在各个医院转了八天下来,丈夫的病没好反倒加重了,传染病医院又把我们推给了毓璜顶医院。这时丈夫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瘦得皮包骨。经过了各种检查、骨髓穿刺等,最后否定了白血病,可高烧还在持续。

过了几天丈夫的腋窝、股沟和脖子上都能摸到一些淋巴结,医生就怀疑是淋巴瘤,就从他脖子上切了一个淋巴瘤去化验。化验结果出来了:不是淋巴瘤。这时高烧还在持续,医生们束手无策。

人们都在背后议论说,这人不行了。

实在没办法了,医生们让丈夫到北京协和医院去治疗。就这样,在烟台住了二十多天的院,花了五万多元钱,人被治的不行了,我们决定回家。

出院的当天晚上,丈夫高烧到四十二度,浑身疼的受不了,要想活动一下,只能一点点地慢慢地把他扶起来。他的头发也严重脱落,脚肿成黑紫色,鞋都穿不进去了。

修炼大法这么多年,给他讲大法的真相、大法祛病健身的奇迹,可丈夫就是不相信,把医院当成救命的唯一依靠。

眼看没办法了,我就跟他说:“你看你都这样了,咱花钱受罪医生也找不到病因,去北京咱现在也凑不到钱,不如你跟我一起学法轮大法吧。你住院的时候,医生说你可能是白血病,又说可能是淋巴瘤,我当时就求师父慈悲于你,不要出现那些不好的结果。这不都否定了吗?现在咱只有学法轮大法这条路了。”

这时丈夫总算同意了。

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念《转法轮》给他听,天天念。第二天他的高烧就退到三十九度,第三天三十八度,第四天便是三十七度,正常了!我们都非常高兴。在医院把人治不行了,回家只学了四天《转法轮》高烧就退了,这不是奇迹吗?太奇了!北京也不用去了,不用到处借钱了。

第八天,丈夫从脚趾头开始消肿,一个月左右,脚全部消肿恢复正常,说话也有力气了,生活能自理了,情况越来越好。两个月后,所有的病症都不见了。我们全家喜出望外。

一天我陪丈夫到医院办一些手续。一进办公室,给他治疗过的医生们都惊呆了,用手指着丈夫说:“你不是老曲吗?啊?你好了?上北京治的吗?到底什么病?怎么治的?”我跟他们说,我们没去北京,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只四天高烧就全退了;一个月脚肿也消了,现在什么都好了。

他们觉得不可思议,其中一位科主任对着我丈夫的主治医生说:“你看怎么样?你把人治得不行了人家回家了,人家炼法轮功只炼了四天就好了。”主治医生说:“妈呀,我真败给法轮功了!”

丈夫说:“我的情况你们可是什么都知道的,没想到吧?现在我这个大活人就站在你们面前。”

和医生们聊了几句我们又来到护士办公室。护士们又是用同样惊奇的目光看着我们,说:“这不是老曲吗?查的结果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又告诉他们,丈夫的病是学法轮大法好的。护士们同样觉得不可思议,有的说:“法轮功这么好,回去就接着炼!”

之后我们又去了传染病医院。主任看到他也很惊奇,忙问:到底是不是那个病?治好了吗?是到北京协和治的吗?我们告诉他是学法轮大法病好的,四天烧全退。主任说:“我也听说过法轮功,都说挺好的,好就继续炼,咱们不就是为了有个好身体嘛。”

丈夫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很多人看到他说,“你都这样了还好了,那是你家大人、孩子积大德了。”丈夫便说,“我是跟老婆炼法轮功炼好的。你们那时谁也没想到我能活下来吧?”

我们全家无比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救度,感恩师尊救了我丈夫的命,救了我们全家!

我没写过文章。这一次把发生在我家的真事写出来,是想让那些被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谎言欺骗的人从我丈夫的经历中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法轮大法,不要再被恶党的谎言蒙蔽。这样大家都能够有个好的身体、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