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西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公安局副局长董君彪遭恶报患癌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公安局警察在过去十七年里一直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近日,公安局副局长董君彪遭恶报患癌症。

一、布控、监视、回访、骚扰、设路卡等各种“违法行为”成为“例行的日常工作”

自2008年以来,每年的中共“两会”、“十一”,过年,以及重大活动如“奥运”等等,迁西各个出县的路口都被设置路卡,检查所有出行人的身份证甚至随身物品;每个路卡上的警察手里都有一个长达几页的名单,名单上是包括法轮功在内的信仰人士和一些访民的姓名、身份证号等,甚至名单上附有照片。

◎2009年,迁西县兴城镇五村村民王淑英的孙女染上了手足口病,王淑英与家人一起带孙女去唐山医院看病,在出县的路口时,路卡人员以王淑英信仰法轮功为理由,将她截住,不许出县,眼看孙女的病情严重,王淑英和家人向路卡人员说明情况,请求能够放行,以便让孩子尽快就诊。最后王淑英的身份证被扣押后才能通过路卡。

◎2010年3月9日,迁西县兴城五村居民陈红利和沙岭子村张桂兰,在罗家屯公路上被罗家屯派出所警察拦住、被查出随身携带的包里有法轮功资料而被抓捕。陈红利因不配合警察强行绑架的野蛮行为,拒绝上车,罗屯派出所恶警强行关门,将陈红利右腿压伤,当时疼的她眼泪差点掉下来。陈红利、张桂兰被非法拘留15天。

◎2010年3月11日、15日,迁西国保大队和“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人员两次骚扰独自租住在一间破旧民房中的60多岁的老人柴淑珍。柴淑珍老人因几年来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恐吓,精神压力过大,出现心脏病症状,以致每次警察到家里找她就心跳过速。

◎2010年3月上旬,迁西地质五队退休职工魏春起,到唐山办理退休手续途中,在路卡上被截住,不得不中途返回。

◎每年的景忠山庙会期间,都会布控警力。2012年5月8日(农历四月十八),迁西县新上任的第五任六一零头目刘彬,在景忠山景点严密监控,迁西六一零人员、迁西县公安局巡警大队人员、迁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人员、景忠山所在地三屯镇政府人员等,众多人员每人手中拿着一部步话机,在现场反复呼叫:“看见法轮功就抓、看见法轮功就抓。”

二、“公捕公判大会”、“家庭承诺卡”、酷刑

1、公捕公判大会

2011年,迁西县兴城五村法轮功学员陈红利遭冤判四年。在全世界都重视法制文明的现代社会,迁西却搞起了“公捕公判大会”。 2011年1月13日上午,在迁西县栗乡广场,警察将十几个人带上会场,其中有小偷、抢劫犯、杀人犯、强奸犯,恶警故意将法轮功学员陈红利女士押在其中,宣读判决书的局长仅宣布非法判陈红利的刑期,但却不敢说明判刑原因。当两恶警企图给陈红利上绑时,陈红利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声音洪亮,震撼了围观的人。围观的民众听到陈红利的呼喊,明白了陈红利为什么被非法判刑,人们拥了上来,有人开始鼓掌,远处的观众也跑过来观看。只听围观的民众中有人说:“好人才喊,小偷敢喊吗?”一个当官模样的警察慌了手脚,反复叨叨“把她押到车里去,把她押到车里去。” 宣读所谓“判决”的人的声音颤抖了。本来后面还有两个要宣判的人,结果恶人们立刻停止宣判,草草收场。

2、“家庭承诺卡”

继2011年7月份,迁西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将毒害世人的所谓“家庭拒绝邪教承诺卡”(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派发到各乡镇村之后,从10月29日起的几天内,又有居委会人员到各户要求户主在邪恶的“承诺卡”上签名。

3、酷刑

◎2010年秋季,迁西看守所狱警得知上级要来联查,强迫陈红利穿囚衣,陈红利坚持自己是被冤入狱的,拒绝穿号服。一名小个子、长着胡子的狱警因此殴打陈红利,并野蛮的给陈红利戴上了手铐、脚镣,一直戴了大约一个星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2011年1月17日,因陈红利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一同被非法关押在迁西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强烈要求见看守所所长田桂录并提出无条件放人。田桂录未答应。贾淑香、刘秀云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24日上午,以所长田桂录、指导员付建军、狱医郑媛三人为首胁迫狱警人员,对已绝食8天身体非常虚弱的贾淑香进行灌食。贾淑香被戴上刑具、脚镣,狱警说什么时候吃饭了,态度好了,再把脚镣解开。25日下午,付建军又一次把体弱的贾淑香拉出去惨无人道地进行灌食迫害。付建军还扬言:只要一天不吃饭,就天天灌,反正花的都是自己的钱(灌一次豆奶粉25元),不怕受罪就灌。 遭灌食折磨后,贾淑香一点力气都没有,吐血,出气微弱,胃里非常难受。

◎连夜逼供 强制体检

2011年5月12日,迁西公安局国保大队毛明伟等人,把马银凤绑架到公安局强行拍照,遭她坚决抵制;城关分局副局长王英在他办公室里非法审讯马银凤;然后迁西分局的恶警们又把马银凤绑架到新庄子乡派出所非法审讯,一夜不许她睡觉,只要她一合眼,毛明伟等人就将她弄醒,7、8名公安警察不断的叫嚣,逼供、诱供,轮番审讯一夜。5月14日下午一点左右,迁西看守所狱医郑媛、女管教杨继东给马银凤戴上手铐、脚镣、头上蒙上布袋子,毛明伟、贾某某早已开车在看守所门外等候,他们把马银凤塞进车里,拉到迁西医院强行体检。毛明伟、贾某某说:“给你送到没人烟的地方喂狼。”

到医院后,毛明伟、贾某某使劲架着马银凤的胳膊连拖带拽,周围的人们看到都非常惊异,马银凤大声告诉说:“我不是坏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有犯罪。”在整个被强行体检的过程中,马银凤都这样大声告诉周围的人和医生。毛明伟、贾某某非常紧张、害怕,每次马银凤这样大声说,贾某某就东张西望,慌张的用手使劲堵马银凤的嘴。

在整个强制验血、做彩超、量血压、做心电图等过程中,马银凤的手脚都被铐着,头还蒙布袋子,加上恶警连拉带拽,她被折磨的几次上不来气。

三、骚扰、绑架、甚至判刑法轮功学员家属

2008年7月29日上午9:50左右,王淑艳的丈夫在家中,和妻子一起被绑架,当天下午4:00被放回。

2009年3月6日,张印福的妻子和丈夫同时被绑架,张印福的妻子直到第二天才放回,张印福被劳教。

2009年12月,全淑敏的丈夫刘瑞民和妻子一起被绑架,后被放回。

2010年5月3日,迁西兴城镇中学老师王艳春和丈夫毛凤勇一起被绑架,家被抄。第二天凌晨被勒索五千元钱后被放回。之后城关派出所又几次骚扰这对夫妇。上初中的女儿也遭到盘问。

2011年大约在5月份,王艳春不明原因的被突然闯入家中的警察绑架,家被抄。王艳春被绑架半天后释放。

2010年5月12日,王志新丈夫赵洪涛被绑架24小时,2012年又遭报复,被判刑一年。王志新的同学小红被盘问。王志新的娘家被抄家。马银凤老家被抄。

2010年5月12日,马银凤的丈夫陆佐金和妻子一起被绑架,后被放回。

迁西一中教师杜学军于2012年11月3日被绑架后,迁西县教育局召集全县教育系统大会,并给教育系统所有法轮功学员及家人打电话骚扰。迁西一中教师白宗德被24小时软禁在学校,由校长亲自监控,不准外出。

四、典型案例:文件曝光事件

1、大肆骚扰绑架,制造冤案,骗得立功、奖金

2010年4月22日《明慧网》曝光了中共“610”借上海世博会攻击法轮功的“宣讲提纲”,因文章中提到一句迁西据此下发的文件的题目,因此,在中共“610”的压力下,河北迁西县政法委、公安等各个被“610”操控的单位惊恐万状,一方面迁西“六一零”连夜追回已发到街道办及各乡镇、正准备下发到各村的“秘密文件”;另一方面,成立公安国保、刑侦牵头的“专案组”,大撒网,四处骚扰,特别是对每个单位接触过此文件的人及家庭成员,逐个调查,并扬言一定要查出来,对接触过此文件的人及家庭成员,逐个逼问,一遍又一遍过筛子。

短短的几天内,7人(毛凤勇夫妇、陈红利、王志新夫妇、马银凤夫妇)遭非法抓捕、6处住所被非法查抄(毛凤勇家、陈红利家、王志新家及其母亲家、马银凤农村老家和县城租住的房屋),中共人员甚至对有的家庭的孩子也进行跟踪、威胁盘问。

2010年5月3日,兴城镇政府干部毛凤勇夫妇被抄家并被绑架,电脑、手机等物品被抢。5月4日凌晨三点多,毛凤勇夫妇被勒索5000元钱后回到家中。之后城关派出所又几次骚扰这对夫妇。 警察甚至到学校里盘问正在读初中的毛凤勇的女儿,孩子受到惊吓。

5月3日晚7:00多,十来个警察突然闯入迁西县兴城镇五村居民陈红利家中,野蛮绑架陈红利,并抢劫了她家的电脑、打印机、卫星电视接收器等。陈红利被非法关押到迁西县看守所,据说恶党人员又从唐山找来三个“犹大”对陈红利进行“洗脑”,诱骗她供出其他人。陈红利在看守所遭到警察付建军的殴打。 在明明知道陈红利与文件曝光事件无丝毫关系的情况下,仍然非法判她四年,被送往河北省女子监狱。

5月12日,马银凤、陆佐金夫妇;王志新、赵洪涛夫妇被绑架。马银凤在西陆庄村的老家及在县城租住的房子先后被恶警闯入抢劫,王志新在县城的家及她母亲的家均遭恶警入室抢劫。迁西城关派出所十多个警察用从马银凤、陆佐金身上抢到的家里钥匙在他们租住的小区里挨家挨户试着开门,遭老百姓的抵制。陆佐金、赵洪涛被放回。

王志新、马银凤被扣以“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逮捕,在被非法关押8个多月后,于2011年1月27日, “取保候审”回家。

2010年,因上海世博会文件曝光事件(“4.23”专案),董君彪被邪党河北省公安厅授予公安二等功,其负责的专案组被邪党公安部评为集体一等功。

但是事情到此远远没有结束。

2、继续骚扰王志新及家人

时隔两年多以后,2012年6月7日,迁西县检察院的人又找到王志新,说:“你的案子还没了结,上边还有人盯着这个案子,请你到检察院重新做一下笔录。”对他们的无理纠缠,王志新予以回避。他们找不到王志新,就多次骚扰王志新的丈夫赵洪涛,并胁迫其单位领导给赵洪涛施压找回王志新。迁西县检察院多次骚扰赵洪涛未果后,迁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又接力似的不断骚扰赵洪涛,并在网上非法“通缉”王志新。

3、赵洪涛被报复 非法判刑一年

2012年12月8日晚8:00,赵洪涛夫妇在迁西城市信用社取款机前被两个中年男子绑架,王志新走脱。赵洪涛被扣上“妨害执行公务”的罪名,非法关押到迁西县看守所。赵洪涛家人到检察院要求放人时,案件责任人付连国、检察长郑金宽等说:“这事得找到他媳妇(王志新)才能解决。”3月27日,对赵洪涛的非法庭审仅仅持续二十几分钟即草草结束,没有任何证人、也没出示任何证据,赵洪涛被非法判刑一年。

五、2008年至2016年,在迁西县发生的多起迫害法轮功的案件:

1、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汪秀花、李秀凤

汪秀花

汪秀花
汪秀花

2008年3月8日晚,汪秀花与楼下邻居聊天,迁西国保恶警何连锁带另两名警察,上去就搜身,然后绑架到国保大队。警察逼问她口供没得逞,何连锁又打汪秀花嘴巴,然后一个姓满的警察和另一个警察也跟着打。三个警察轮换,一直打了汪秀花六十个嘴巴,打的口出血,脸变形。最后把身上的几十元钱搜走,把法轮章揪掉。然后又来抄家,土匪一样连租房户都被抄了,最后抢走了电脑,大法资料,一百多元钱。奥运前,2008年7月29日中午,以迁西国保大队大队长刘进颖等六、七个国保警察以“奥运安保”为由将正在家中的汪秀花绑架,在迁西看守所被关押。期间经常被一个女犯马贺红打骂。约两个月后,汪秀花被非法秘密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汪秀花和她的家人一直未看到所谓的“判决书”,找主审法官赵胜民索要,赵胜民的答复是:“没有。” 2010年8月24日,汪秀花含冤离世。到她离世时,她被非法强加的刑期仍未结束。

李秀凤

2010年12月10日,唐山市李秀凤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迁西警察绑架到迁西县拘留所。12月15日,李秀凤被迫害致高血压,家属被勒索三千元押金,李秀凤被释放回家,后又遭迁西国保大队、迁西检察院两次非法审讯,2011年3月18日夜间李秀凤突然血压增高,送医院抢救,3月19日离开人世,年仅53岁。

2、十人被非法判刑:

刘云江被非法判刑三年

刘云江是因为在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和几名大法弟子开车去渔户寨村发真相被绑架的。2008年1月,他被迁西中共法院秘密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到唐山冀东监狱二支队九中队。在监狱中他被强行洗脑、奴役,先后强迫他看管菜园、烧锅炉等。家人去监狱看望刘云江时,恶警以“特殊案子”为由,剥夺他与家人一起进餐的权利。

陈红利被非法判刑四年

2010年5月3日晚七点多,十来个警察突然闯入唐山市迁西县兴城镇五村居民陈红利家中,野蛮绑架陈红利,并抢劫了她家的电脑、打印机、卫星电视接收器等。她被冤判四年,2011年1月17日被绑架至河北省女子监狱。狱中受尽折磨,每天超长时间、 高强度的奴工劳动使其身心备受摧残。迁西“六一零”人员伙同监狱在她释放前还在找她,以减刑为诱饵,逼她说出其他人(同修),被她拒绝。

四名唐山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贾淑香三年半、 刘秀芸四年、郑得荣三年半、张雅林判三缓五

2010年12月10日下午,唐山市法轮功学员张雅林、贾淑香、刘秀云、郑得荣、李秀凤在迁西渔户寨讲真相被绑架。李秀凤因高血压回家,家属被勒索三千元押金。2011年6、7月间贾淑香、刘秀云、郑得荣被判刑三年半、四年、三年半,张雅林被判三年缓期五年。

赵洪涛被报复 非法判刑一年(同上,略)

杜学军和张瑞英被非法判刑三年 并被开除公职

2012年11月3日上午,迁西县法轮功学员杜学军、张瑞英在果庄子村被白庙子乡派出所警察绑架,2013年3月27日,杜学军、张瑞英遭迁西县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三年。

迁西县商业局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张瑞英,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被关押期间,眼睛已看不到东西,走路需要两人搀扶,已于7月中旬“保外就医”。

迁西县第一中学老师杜学军,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子宫肌瘤迅速长大,乳房也出现肿块。于八月中旬“保外就医”,在唐山市人民医院做了子宫切除、以及乳房肿块去除手术。

2014年5月14日杜学军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这位广受学生欢迎的优秀教师,辛苦半生,快到退休年龄了,却被开除了公职,失去了生活来源。此事在迁西尽人皆知,无不为此遗憾。

赵桂艳被非法判刑三年

2014年7月30日迁西县东荒峪镇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赵桂艳,在栗乡广场附近的公交车站点被绑架,非法关押到迁西县拘留所。城关分局恶警逼她写“保证书”,逼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作为不判刑(她)的主要条件,她不配合,并绝食抗议。8月3日,赵桂艳身体出现不舒服状态,城关公安分局的人说带她去妇幼医院检查,结果被偷偷送去唐山第一看守所,回来后,才告诉家人。2014年11月24日,赵桂艳被迁西法院非法庭审,并被非法判刑三年。

3、五人被非法劳教

王淑艳两年

2008年7月28日,迁西县金厂峪村小学退休教师王淑艳在栗乡广场被绑架。2008年7月29日上午9:50左右,王英带着7名便衣闯进王淑艳家中,抢走大法书籍等私有物品。恶警们野蛮的将王淑艳抬到门口。王淑艳的丈夫指责恶警粗暴对待妻子。恶警又叫来四个女恶警,把王淑艳夫妇一起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当天下午四点,王淑艳的丈夫被放回。王淑艳被非法劳教2年,被劫持到开平劳教所,遭强制洗脑、强迫做奴工,并常被劳教所管教警察责骂其“态度不好”。

张印福二年

2009年3月6日迁西县白庙子乡八里铺村大法弟子张印福夫妇遭绑架。 电脑、打印机、大法书被抄走。张印福于3月8日晨被从白庙子乡转到了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恶警拒绝家人会见。张印福被非法处以劳教二年。

柴淑珍、高凤芝分别被非法劳教两年

柴淑珍、高凤芝,2008年7月21日在位于县城中心的栗乡广场讲真相时被便衣举报,两人遭绑架。下午一、两点钟,恶警何连锁、王英等六人带着柴淑珍、高凤芝到各自的家抄家,抄走部份大法书籍、资料。迁西公安国保大队与城关分局串通将两人非法劳教二年,26日将两人送往开平劳教所。柴淑珍体检不合格,于当晚送回家中。高凤芝于2008年9月24日回家。

吴志芳被非法劳教一年

2011年7月6日,迁西国保和兴城镇五村村干部突然闯入吴志芳家中,非法抄家,吴志芳不在家,恶警不许吴志芳的老母亲动,吴志芳上小学的女儿吓得直哭。这时吴志芳从外面回来,被绑架,家中的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几本大法书等一些家中物品被抢走。吴志芳的老父亲患脑血栓,女儿被绑架后,几天来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哭。 吴志芳被非法劳教一年,于7月15日,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后又转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4、十一人次被非法行政拘留、五人次被绑架

纪天胜,男,迁西县三屯营镇纪庄子村法轮功学员,2008年5月,纪天胜,被非法关押半月。

张桂兰、柴淑珍、郭花莲,女,于2009年3月14日下午一点左右在新集被跟踪而至的迁西国保恶警绑架。之后三人的家都被抄,张桂兰女儿工作用的电脑、郭花莲孙女用的电脑均被抢走。各家都被翻的一片狼藉。郭花莲的孙女阻止恶警抢电脑,被两个恶警拽开,胳膊被拽红。郭花莲于当日晚8:00由家人接回家。张桂兰、柴淑珍被拘留。张桂兰、柴淑珍于4月12日回家

陈晴,张桂兰的女儿,2009年4月到公安局国保大队要妈妈时,被迁西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拘留10天。

全淑敏,女,城市信用社退休职工。2009年12月23日,全淑敏与丈夫晚饭后在家附近散步时,突然从停在路边的车里冲出来一帮恶警,揪住全淑敏就翻她衣服口袋,将二人野蛮绑架。这帮恶警是迁西县城关派出所的,他们把全淑敏夫妇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后,又到全淑敏家中,抢劫了她的家用电脑和两台打印机等物品。第二天,全淑敏被非法拘留10天,她丈夫回家。

赵桂萍,女,2010年1月23日上午,赵桂萍在街上讲真相时,听真相的人是迁西城关派出所的。此人叫来警车将赵桂萍绑架。赵桂萍被非法拘留10天。

陈红利和张桂兰,2010年3月9日中午,在返回罗家屯镇的班车上,被邪党两会期间所设的卡点截住,查到随身携带的包中有真相资料而被绑架。陈红利因不配合警察强行绑架的野蛮行为,拒绝上车,罗屯派出所恶警强行关门,将陈红利右腿压伤,当时疼的她眼泪差点掉下来。下午,迁西县国保大队企图到陈红立家中搜查,因家中无人而未能得逞。两人被非法拘留15天。

柴淑珍、赵桂萍、刘华等三位老人,2011年6月6日,这天正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端午节,正在迁西远大商场附近与人聊天,一辆载着十来个警察的警车突然呼啸而至,领头的是迁西县城关派出所副所长王英。据说他们是接到了对这三位老人恶意举报的电话。刘华见状闪躲到旁边,警察们将柴淑珍、赵桂萍两位老人团团围住,却并不甘心:“不对!应该是三个人!那个人哪儿去了?”十多个年轻力壮的警察气势汹汹的将三位老人绑架到了城关派出所。 刘华当天下午回到家中,家被抄。柴淑珍、赵桂萍后来被绑架到迁西县看守所,一直不准与家人见面。柴淑珍出现心脏病症状,心跳心慌,全身无力躺在床上,吃不下饭,赵桂萍血压升高,才将二人放回。

赵桂艳,2013年6月28日上午去新集镇集市的路上,她给出租车司机(武装部退休人员)讲真相,司机不认同,赵桂艳下车后刚到集市即被新集派出所警察绑架到迁西拘留所,被非法强行拘留,于七月二日上午回到家中。

高凤芝,2013年9月4日,迁西县农贸市场上,一穿便衣的男子接过高凤芝赠送的弘传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问:你还有什么?然后这名男子伙同其他几人一起将高凤芝强行绑架到一辆车上(不是警车)。高凤芝被带到了迁西县城关派出所。原来这几个人是城关分局的便衣。高凤芝告诉每一个人:“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会有一个好的未来!”城关派出的警察们中午轮流吃饭,但高凤芝一直没吃饭。到下午四点左右,他们将高凤芝拉到迁西县康力医院,血压测量结果是高压180,低压100.然后这些人又将高凤芝拉到迁西县拘留所。拘留所看到高凤芝的血压这么高,说:这人你们带回去吧。高凤芝又被拉回到城关派出所。下午五点来钟,高凤芝回到了家中。

张维芝、郭花莲,2015年1月5日上午,在迁西县农贸市场,张维芝送给一位妇女一张弘扬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妇女当场折断,张维芝好心告诉她:“孩子,你这样做不是要遭罪吗?”这名妇女一下子就急了,从农贸市场拽着张维芝走出去上百米。后来知道这个妇女是迁西县街道办人员。后来街道办的人及城关派出所的人都先后来到,将张维芝和前来解劝的郭花莲一起绑架到了迁西县城关派出所。当天下午五点多,张维芝、郭花莲回家。

5、多人被骚扰、入室抢劫

◎2008年三月份,河北迁西县六一零、公安及居委会的恶人们加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方面,各村、各小区都安排人每天查看有没有大法的真相和标语等,另一方面,对有的法轮功学员蹲坑监视。

◎2008年4月初,迁西县旧城乡派出所到本乡镇法轮功学员唐宝毅家打听有没有电脑、电话,上没上网,车站派出所恶警何连锁和另一恶警趁法轮功学员陆佐金不在家时,强迫房东开门私自非法搜查,见没查出什么,便告诉房主不要告诉陆佐金本人,吓得房主不知所措。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在贴真相时,遇到蹲坑的警车,里面坐有5─6名便衣。

◎2008年4月22、23日,迁西城关派出所恶警连续骚扰王淑英、赵启东、田××等多名大法弟子。恶警们着便装,开的也不是警车,突然闯入大法弟子家中,既不出示证件,也不说明身份,打着查房地产的名义,以各种借口:如你们家的出租房现在有没有租房户,你家的房子是什么时候买的,查看身份证、户口本等等,一名警察故意缠住家人唠嗑,其他人便乘机到其它屋子东瞅西看的,并记下了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号码。县城大约近十名大法弟子受到了骚扰,各乡镇派出所警察们也到本乡镇大法弟子家中骚扰。

◎2008年7月中旬,恶党以“奥运安全”为名,两次去柴淑珍家骚扰,恐吓。

◎2008年5月,迁西警察在各街道及路口随意检查过往车辆,包括轿车、客运班车等各种车辆,检查车上包内的物品。

◎2008年12月8日上午十点左右,迁西国保大队的三名恶警突然闯进大法弟子张桂兰的家,在没有任何理由,没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进行了非法搜查。尽管大法弟子怎么讲真相劝善,阻止他们干坏事,都无济于事,还是抄走大法书籍《转法轮》、《明慧周刊》等。

◎2009年1月14日上午九点半,迁西国保大队的三个警察又突然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张桂兰家,强行打开电脑查看,各屋搜寻,还妄图逼迫张桂兰拆除新唐人电视接收器。

◎2009年2月24日下午2:30分左右,迁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两个恶警(一个年轻的,一个中年的,以前来过多次)再次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张桂兰家,当时只有她女儿在家。年轻的恶警态度蛮横嚣张,非法抄走师父的法像,撕毁多张印有真相的“福”字,并企图用数码相机在大法弟子家照相。其警号:089619.中年恶警要求将新唐人电视接收器拆掉,声称大法弟子家都要进行所谓回访,并扬言过几天还要来。

◎2009年12月4日,迁西国保7、8个警察,突然闯入一位贾玉花家的三楼,进屋后翻箱倒柜,抢走大法书籍、资料等,这次举报并跟着一起参与抄家的警察叫周东海,是金厂峪派出所所长,午饭后,他见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贴不干胶,就举报、跟踪她到贾姓同修家里。

◎2010年1月上旬,迁西县广播局职工杨利民,正在外地出差,国保警察给他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第二天,几个警察突然闯入他家,称省里的网管监测到他家上网(国外网站),非法搜查,然后又到他的老宅搜查,劫走了电脑。

◎迁西洒河镇派出所多名警察,闯入在洒河镇做过电脑生意的张印同家里,以同样的借口非法搜查,抢走电脑,并将张绑架到洒河镇派出所,百般威胁、恐吓,向家人勒索现金一万元,第二天才将他放回。

◎2010年3月11日、15日,迁西县国保大队两名警察和六一零人员,两次到柴淑珍家骚扰。威胁要抄她的大法书。柴淑珍抵制,他们就让柴在一张什么纸上签字,说:你签字就不抄书了,不签字就抄走你的书。3月15日,迁西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再次到柴淑珍家胁迫她在一张什么纸上签字。

6、打击报复诉江民众

2015年8月中旬至今,根据明慧的已有的报道所做的不完全统计,受到不同程度骚扰的实名诉江民众,有近八十人受到三番五次的骚扰、威胁、恐吓。

部份诉江邮件在迁西县邮政局投递时被截留。从8月中旬起,到邮政局投递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的所有快递都被要求提供身份证复印件。9月,迁西县邮政局工作人员称受到来自有关部门的压力,不接收所有邮寄地址为高检、高法的邮政业务。

迁西县东莲花院乡派出所警察王印广、赵洪辉、柴长亮上门骚扰东莲花院法轮功学员,恐吓威胁法轮功学员,态度蛮横,逼迫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他们带着电脑,给诉江民众录音、录像,询问过程用电脑记录并打印出来后逼迫签字,不签字就威胁说:“带走、还说这次行动是河北省派下来,河北省都有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如果不写保证书,会株连三代,上学、当兵、工作等都受牵连。”搞的这些法轮功学员家里鸡犬不宁的。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女儿受到惊吓,在学校住宿时一到夜晚就非常恐惧、害怕,大哭难以自制,老师只好让她妈妈给她去看心理医生。

柴君侠女士,迁西县新庄子乡米城庄村人,迁西帅丰集成灶的设计和安装人员。柴君侠因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于2015年12月14日早8:00多在自家商店被迁西县新庄子乡派出所、迁西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天被劫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柴君侠至今已被非法关押近六个月。对柴君侠的整个迫害过程都是提前预谋,然后逐步实施的。2015年8月份迁西当局预谋对柴君侠进行行政处罚,但到了2015年10月份,迁西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明确指令要对柴君侠进行刑事处罚。2016年4月11日,柴君侠被非法起诉,迁西县法院刑二庭负责。迁西县法院预谋6月13日对柴君侠非法庭审。

六、公安局副局长董君彪遭恶报患癌症

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公安局副局长董君彪,男,1967年1月20日出生,1986年8月参加工作,毕业于滦县师范学校。自2008年以来任迁西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国保大队、看守所、拘留所和各治安办。

董君彪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先后开展“天网”、“维护政治稳定”等意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他因积极迫害法轮功而屡次受到邪党的嘉奖。今年年初,董君彪身患癌症去唐山做手术,现在已不在迁西县公安局副局长的位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