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进谏 为他人诉冤的东汉司法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东汉永平年间,寒朗(人名)担任侍御史(司法官),与三府共同审问楚地的案子,审问到颜忠、王平的时候,颜忠、王平的供词牵连到了隧乡侯耿建、朗陵侯臧信、护泽侯邓鲤、曲成侯刘建。

刘建等人的供词说,未曾与颜忠、王平见面。当时,汉明帝大怒,狱吏都惶恐,只要被牵连的,一律关入狱中,没有人敢在办案中宽宥。

寒朗心里为他们的冤情伤感,试着拿刘建等人的物品、情形,单独询问颜忠、王平。而颜忠、王平二人错愕,不能对答。

寒朗知道颜忠、王平二人有诈,上奏章说:“刘建等人没有藏奸的事,都是被颜忠、王平所诬陷。我怀疑天下无辜(入狱的人),大多都是如此。”

汉明帝刘庄召寒朗入京,说:“即如此,颜忠、王平何故供出他们?”

寒朗答道:“颜忠、王平自知自己的罪名很重,故而多有虚假的诬告,希望以此自我辩白。”汉明帝说:“即如此,为何不早奏?”

寒朗回答说:“微臣我唯恐国内有另外的人揭发出他藏奸的事,所以未敢及时上奏。”

汉明帝怒骂道:“奸吏总是持有两种说法。快把他提下去。”

左右的侍卫正要把寒朗拉下去捶打,寒朗说:“我愿再进一言而死。小臣不敢欺君,欲有助于国罢了。”

汉明帝说:“谁与你一起写的奏章?”

寒朗回答说:“臣独自写的。”

汉明帝说:“你为何不与三府商议?”

寒朗回答说:“臣自知必定被灭族,不敢多连累他人,是诚心希望陛下觉悟一下而已。臣见到拷问囚徒,都认为把囚徒放出去不如关进去保险,关进去以后就没有责任了。因此,拷问中,以一连十,拷问十个人,牵连上百人。又见公卿重臣在上朝时,陛下向他们问执政得失,朝臣都长跪说:‘按照旧制,大罪祸及九族。陛下施以大恩,只止于处罚一身,天下的人很幸运了。’等到朝臣回到家,口中虽不言,却偷偷地仰天长叹,没有不知那案子有多冤的,却无人敢体悟陛下的让臣子进言得失的本意。臣今天所陈奏的,诚然是虽死无悔。”

汉明帝的怒意消散了,下诏派寒朗出京,担任原职。过了二天,汉明帝亲自到洛阳的牢狱,审查囚徒,审理、放出一千多人。当时天旱,立即下大雨。马皇后也因为楚地的案子下狱的多有滥抓,乘闲暇时,向汉明帝进言。汉明帝恻然感悟,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床上起来,在屋中彷徨徘徊,因此,对蒙冤入狱的人,多有宽宥。

后来,诬陷他人的颜忠、王平死在狱中,没有逃脱得了报应。

古代的司法官为无辜的人诉冤,敢于向皇帝提意见,而皇帝虽然一时生气,却能听取意见,不再生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为自己的错误不安,最终纠正错误。因此,古代的皇帝虽然有错误,但由于允许人们提意见,所以,能获得后人的正面评价。

而中共的司法系统,黑箱操作,不但冤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并且,打击、报复举报人、控告人的事,时有发生。中共的灭亡不远了。只有抛弃中共,中国的法治才能进步,中国才能有实现司法公正的那一天。

(《后汉书 卷四十一 第五钟离宋寒列传第三十一》《资治通鉴 显宗孝明皇帝下永平十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