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仁心的好官和劝谏父亲的孝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东汉时,有个崔家,因为祖上有德,子子孙孙当官。

(一)仁善之心 福及后代

崔家的祖上——崔篆在王莽当政时,被任命为建新大尹的官职。崔篆所到的县,狱中关满了人。崔篆垂泪说:“唉!刑罚不合乎王法,乃陷人于牢狱。这些人有何罪,而至于此?”于是,公平地审理,释放了二千多人。

小吏叩头劝说:“朝廷刚刚开始新的政权,州里的大官严峻苛刻。宽宥囚犯、为他们申冤,诚然是仁者之心。然而您独自做君子,将来会有后悔的时候啊。”崔篆说:“如用杀掉一个(我这样的)大官的代价,能赎出二千人的生命,是我所愿。”于是,称病离任。

崔篆有仁心,他的孙子崔骃、曾孙子崔瑗、曾曾孙子崔寔都当了官。

(二)劝谏父亲的孝子

崔家的后代——崔烈(崔寔的堂兄),在汉灵帝时,打开鸿都门,张榜卖官。崔烈的声誉降低,时间久了心里不安,问他的儿子——崔钧:“我居于三公的高位,人们对我的议论是怎样的?”崔钧说:“大人您年轻时有英名,历任地方官,外面的议论没有说您不应当位列三公的;而现今您登上了这个官位,天下的人失望了。”崔烈问:“为什么?”崔钧说:“议论的人嫌您有铜钱的臭味。”崔烈愤怒,举起杖击打崔钧。崔钧当时担任“虎贲中郎将”的官职,穿着“武弁”的官服,佩戴着“鹖尾”(十分荣耀、威武),却狼狈地逃走。

崔烈骂道:“死小子,父亲打你,你却逃走,这是孝吗?”崔钧说:“舜帝侍奉他的父亲,他的父亲用小杖打他,他就承受;他的父亲用大杖打他,他就逃走、避开,不是不孝啊。”崔烈惭愧,停止了错误的行为。因为崔烈尚有羞耻之心,懂得不安和惭愧,所以,后来当上了太尉。

古代人的孝,是像舜帝那样,在父亲向儿子行暴时暂时逃开,避免使父亲犯下打死儿子的罪过;在父亲停止行暴时回到父亲身边伺候父亲,这才是真的孝道。劝谏父亲不要贪污,避免父亲背上骂名,是真正为父亲好。而古人有羞耻之心,就像崔烈这样的人,用舜帝的高德对比自己的劣行,马上就发现自己错了。古代有一个比较高的道德标准,衡量着人。所以,人能发现自己的错误。同时,古代有言论自由,官员有舆论的约束,沾染铜臭气的官员会受到舆论的谴责。

而在中共社会,无神论突破了人们的道德底线,因此,中共的贪官没有道德标准,干了什么不感到惭愧,也没有百姓的监督。所以,不解决无神论,要解决中共社会的贪官问题是不可能的。唯有抛弃中共,中华传统的价值观和道德标准才能从新出现在中华大地上,贪污等社会问题才能解决。

(《后汉书 卷五十二 崔骃列传第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