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嫉之心 害人害己(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接上文

李林甫嫉贤妒能 “口蜜腹剑” 最终身死家灭

李林甫的城府极深,人们难以摸透他的心思;他善于当面奉承,而暗中陷害,从来不露声色。凡与唐玄宗关系亲密的人,开始时他总是接近拉关系,等到地位权势稍微接近他时,就千方百计地除掉。

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唐玄宗欲为朔方节度使牛仙客加实封,并让他兼领尚书。张九龄认为牛仙客学识不高,极力劝阻,引起玄宗不悦。李林甫私下言道:“只要有才识,何必满腹经纶。天子用人,有何不可。”唐玄宗后以结党为由罢去张九龄、裴耀卿的宰相之职,任命李林甫、牛仙客为宰相。李林甫被授为中书令、集贤殿大学士、修国史。后来,监察御史周子谅奏称牛仙客非宰相之才,被玄宗杖杀。李林甫又趁机进言,称周子谅是张九龄所引荐。张九龄又贬荆州长史。

李林甫又对权位日盛的杨慎矜起了猜忌之心。他引荐王鉷为御史中丞,将其视为心腹。王鉷素受杨慎矜轻鄙,对他怀恨在心,便在李林甫的挑拨下制造流言,称杨慎矜是隋炀帝玄孙,勾结术士,密藏谶书,图谋恢复隋朝。唐玄宗大怒,将杨慎矜下狱,命三司会审。李林甫还栽赃陷害,命殿中侍御史卢铉袖藏谶书,称是在杨慎矜家中搜出。最终,杨慎矜被族灭。天宝八年(749年),咸宁太守赵奉章揭发李林甫罪状二十余条。结果罪状尚未呈上,李林甫便已知晓,命御史台将其逮捕,以妖言之罪杖毙。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一》记载:李林甫为相,凡才望功业出己右及为上所厚、势位将逼己者,必百计去之;尤忌文学之士,或阳与之善,啖以甘言而阴陷之。世谓李林甫“口有蜜,腹有剑”。(译文大意,李林甫担任宰相,对于朝中百官凡是才能和功业在自己之上而受到玄宗宠信或官位快要超过自己的人,一定要想方设法除去,尤其忌恨由文学才能而进官的士人。他表面和善,言语动听,却在暗中阴谋陷害。世人都称他是“口有蜜,腹有剑”。)

唐玄宗曾在勤政楼垂帘观看乐舞。兵部侍郎卢绚以为玄宗已经离去,便扬鞭策马从楼下缓缓而过。他风度翩翩,玄宗赞美不已。李林甫得知,担心卢绚被玄宗重用,便将卢绚的儿子召来,对他道:“你父亲素有名望,岭南道的交州广州等地现在缺乏有能力的官员,陛下有意让你父亲前去。如果他不肯远赴岭南,肯定会被贬官。我给你出个主意,不如让他到东都洛阳去做太子宾客或太子詹事,这也是清贵显职。”卢绚果然不肯前往岭南,便按照李林甫的建议,主动到洛阳任职。李林甫又恐怕违背众望,便任命他为华州刺史,不久又奏知玄宗,称其患病不能理事,将他贬为詹事、员外同正。

唐玄宗曾问李林甫:“严挺之现在在哪里,这个人还可以用。”严挺之之前被贬出朝廷,这时正在绛州担任刺史。李林甫担心他重新受到重用,便召见其弟严损之,道:“陛下非常敬重你哥哥,何不让你哥哥上书,就说得了风疾,请求回京就医。这样他就可以回到朝中了。”严挺之不知是计,果然按他的建议上书玄宗。李林甫拿到他的奏疏后,对玄宗道:“严挺之年事已高,近来又患风疾,应该给他一个闲散官职,让他安心养病。”玄宗嗟叹良久,将严挺之打发到洛阳担任詹事。

李适之拜相后与李林甫争权,但因性格粗疏,常中李林甫的圈套。李林甫曾对李适之道:“华山有金矿,开采可以富国,皇帝还不知道。”李适之便在一日上朝时,将华山金矿奏知唐玄宗,玄宗又询问李林甫。李林甫道:“臣早就知道,但是华山是陛下本命山,乃王气所在,不宜开凿,臣便没有提及。”唐玄宗认为李适之虑事不周,恼怒的对他道:“你以后奏事时,要先与李林甫商议,不要自行主张。”李适之从此逐渐被疏远。

杨国忠后来得势,李林甫又想借机排挤除掉杨国忠。唐玄宗那时更信任杨国忠,李林甫得知,愤愦发病,后来病情加剧,很快就病逝了。天宝十二年(753年),杨国忠与安禄山合谋,诬告李林甫与叛将阿布思约为父子,同谋造反。安禄山还派阿布思部落的降将入朝作证。唐玄宗命有司审理。李林甫的女婿杨齐宣担心自己受到牵连,便附和杨国忠,出面证实。当时,李林甫尚未下葬,被削去官爵,抄没家产。诸子被除名流放岭南、黔中,亲党中则有五十余人被贬。唐玄宗还命人劈开李林甫的棺木,挖出口内含珠,剥下金紫朝服,改用小棺以庶人之礼安葬。

李林甫的嫉贤妒能可以说是做到了极致,因他被贬或者被杀的官员非常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李林甫的下场真实体现了此言不虚;走到人生尽头的李林甫可能没有想到,在他人生谢幕的时候会如此凄凉悲惨,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啊。李林甫的妒嫉之心、“口蜜腹剑”,也在中国的史书中留下了恶名,妒嫉之心真的是害人不浅啊。

《朱子治家格言》中有言,“人有喜庆,不可生妒忌心;人有祸患,不可生喜幸心。”他人有了喜庆的事情,不可有妒忌之心;他人有了祸患,不可有幸灾乐祸之心。以史为鉴,妒嫉之心不可不去,因为以妒嫉而生的恶果是很大的,越是位高权重的人,他因妒忌之心行事所导致的恶果越大,造成的影响越恶劣,害人终害己,这种人的下场也是显而易见的。

结语

妒嫉之心,害人害己。历史一次次告诉我们以此为鉴,做人要摒弃妒嫉之心,堂堂正正、正大光明,天必佑善人。那些蝇营狗苟、弄权使诈、构陷他人的人是没有好的结局的。以平衡的心态与人和善相处,努力修养自身,不为一时的得失而丧失理智去行恶事,这样的人生会更祥和成功。

文献参考及出处

1. 康熙皇帝爱新觉罗·玄烨,《庭训格言》,清
2. 司马迁,《史记·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西汉
3. 刘煦等,《旧唐书·李林甫传》,后晋
4. 司马光主编,《资治通鉴·唐纪》,北宋
5. 朱柏庐,《朱子治家格言》,明末清初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