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一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一九九七年,法轮大法传到了我居住的小镇,我有幸得法,不长时间,气管炎、鼻窦炎、膝关节炎、慢性胃炎等顽疾不知不觉都不见了,连戴了二十多年的四百度的近视眼镜也摘掉了。修炼十八年来,我没有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也没有看过一次医生。是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

师父不但给了我健康的身体,也让我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我的工作是一位小学老师。在共产党体制下,腐败现象在学校里也大行其道。比如接收一个额外的学生,家长需交赞助费,放到班级里,为了得到老师的认可和关心,还需向老师请客送礼;老师还帮学生购买学习资料,收取商家的高额回扣。修炼后,我不再接受学生家长的任何请客、送礼,在给学生购买学习资料时,因为同年级几个班级是一起核算、统一分发的,我就把得到回扣的钱买了铅笔、橡皮等学习用品,返回给学生。

有一位学生的父母是做生意的,比较忙,平时没有时间顾及孩子的学习,每天放学后我就将学生带回我家,让他在我家完成作业。大约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学生父母来到我家,一再表示感谢,临走时放下一叠百元钞票,估计有七、八百元。他们走后我才发现,赶紧拿起钱追出去,追了百把米左右才追上他们,把钱退给他们。

有一位外地学生在我的帮助下,顺利的转入我校读书。事后学生家长为了感谢我,通过他人把六百元购物券送到我妻子手上。我知道后马上把购物券退给他们。

有一位外地学生在学期中途转到我班,她的父亲从穿着和举止上看像是一个打工者,他希望我能多关心关心他的孩子。我说会的,请你放心。这时他悄悄递给我一包红南京香烟。我说我又不抽烟,把烟退回给他。他可能是以为我嫌少了不收,几天后在放学的路上又悄悄的递给我一条红南京香烟,我再三给他说明又退给了他。两次退掉他送的礼,怕他产生误会,我对他的孩子就更加关心。

我们真修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常人听来觉得不可思议,但修炼人知道这是真实存在的。我在修炼中也遇到过,下面举两例与大家分享。

有一次,我在连襟家帮工,需要把两米多高墙上的两块水泥楼板卸下来,我们四个人,两面各两个,在两头各填了一个板凳,人在凳子上,把楼板慢慢往外移动,当移到将要离墙时,准备先把一头慢慢往下放,我在另一头用一根铁管子,插到楼板孔里,用肩膀扛着,不让它掉下来。谁知他们那头离墙后没有能抬住,楼板一下子从两米多高的墙上掉下来,随着那头落地的惯性我这头也一下子往下掉,刹那间,六、七百斤重的楼板的一头全压在我的肩上,加上惯性的力量,我一人怎么扛得住,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非压坏了不可。因为在那一瞬间,你根本就来不及把铁管从肩上往下卸。过后他们急切的问我,人怎么样,压伤了没有?我说没事。

还有一次发生在暑假里的一个中午,我骑着一辆125摩托车,沿着一条乡村水泥公路靠右边往前行驶,行驶到一座桥上,看到对面有一辆电动三轮车在迎面而来,当我在下桥坡时,这辆三轮车突然失控,对着我直冲而来,因为乡村公路本来就窄,又在桥上,根本无法避让,“哐”的一声,我就被连人带车撞下两米多高的桥坡。桥坡段没有栏杆,而我的车子正好脱离桥栏。这短促的过程中,我突然产生一念:不要被车子压着。于是我顺势一蹬,我的身体离开车子,跌到水里,最后检查,除了手掌上划开一条口子外,我毫发无损。我没有责怪那两个年轻人,他们主动付了修理费,其他的我没有要一分钱。我趁机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帮他们做了三退。

事后回想起来我还很后怕,如果我的车子还没有脱离桥坡段而撞上桥栏,那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我被车子压住,伤势肯定严重。我们修炼人知道,这魔难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这也是取命来的,是师父帮我化解了魔难,是慈悲的师父时刻呵护着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