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修大法获新生 家人支持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五十九岁,曾经是一名小学教师,也是一个多年挣扎在生死线上病入膏肓的人,是法轮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虽然自一九九九年至今的十六年间,我多次被绑架判刑、非法劳教、开除公职、被迫害得一无所有,但我内心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的信念却从没动摇过,我的亲身经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见证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

一、病入膏肓获新生

我出生在一个双亲都是教师的家庭,从小傻呆呆的,但却很老实、纯真、善良。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在常人社会中滋生了许多不好的心,在初、高中时期,人与人之间那种自私自利、斤斤计较、为了个人利益互相算计的这些负面的东西,污染我纯净的心灵,接触的东西多了,渐渐的生出了自私心、防范心、妒嫉心、猜疑心。尤其是“文革”和前后每次政治运动爸妈都是被打压的对象,我恨那些无法无天的整害、斗争爸妈和欺负我们的人,又惧怕他们。由此又增加了恐惧心、怨恨心、争斗心,这些不好的心在社会这个肥沃的温室里蕴育、滋生、成长,迷封着我的本性,越来越严重的积压在心里,导致我心理压抑,抑郁,读高中时就患了失眠症,平时晚上睡得很少很少,到后来有时通夜难眠,白天头脑昏昏糊糊的,心里不由自主的不是在哼歌就是回响别人说过的话,或脑海里常浮现出看过电影中的画面;外面环境安静下来,大脑里不是叽叽的虫子叫声,就是沙沙的雨声,或哗哗的流水声。一旦睡着了就激烈的做梦,几间屋子都能听到我的梦话。总之,那时我的大脑没停止的乱运作,我不知道不做梦是什么感觉,头脑静下来是什么滋味。

我担心自己会精神失常,就去县医院治疗,大夫将药水从我后脑勺直接注入脑髓里,治疗十天一点效果也没有,只好回家了。高中毕业就参加了工作—教书。

踏進社会这个大染缸我更是截不住被深度污染浸泡,不自觉的随波逐流,把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你争我夺、欺负别人、相互伤害、互相猜疑、互相防范看成是正常的,因此执着心越来越多,越来越强胜,争强好胜,个人利益很强,唯利是图,在社会上为了名利跟人家去争去斗,做梦都恐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在家里丈夫哪件事哪句话不顺我的心,我不是生闷气就是吵闹个没完,自己失去了女人味,还把丈夫训练成了没有正气、没有阳刚之气的窝囊汉。

我除了长期的严重失眠外,随着岁月的流逝,身体越来越弱,病的种类逐年增多,也逐年加重。三十三岁就查出患有肝病、胃病、肠炎等。到后来乙型肝炎几乎全部转为阳性;胃下垂八至九公分,必须做手术但又不能做手术,因我血小板严重减少又有严重的肝病;慢性肠炎(长期便溏稀),鼻炎(一着凉鼻腔就堵塞,全靠口呼吸),咳嗽(一着凉,咳嗽难止,要持续几周),易于感冒(每月要感冒一两次),夏天在荫凉处见了太阳都脑胀头晕,脊椎骨、脚跟底骨增生,痔疮也很严重。多年求医,大小医院、中医西医、民医偏方加上多种锻炼方法都无法截窒任何一种疾病的发展。肝脏疼痛时如锥子在锥,无药可控制,消化功能、排泄功能和吸收功能全部紊乱,尤为严重,早上吃的蛋花、菜叶,一两小时就排泄出来了,连颜色都没变,最后根本就吃不進食,也输不進水。八、九年的病魔,使我大部份时间是请人代课,家里的钱连同债券(包括国库券)都打折压在医院里了,损失更大的是学生。鉴于此,学校事务教师劝我退病休,并预算了病退工资有一百二十元,我没同意。社会把我本质变得不好了,身体也糟糕得不行了。

八、九年的病魔磨掉了我的意志,由于打针吃药不断,中医西医民间偏方都看过,许多健身操、气功我都刻苦用心的练过多年可都无济于事,我渐渐的失去了求医的信心,万般无奈的在生死线上挨过一天是一天。

就在我病入膏肓、等待死神降临之际,母亲给我传来了法轮大法的福音——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当时我也没抱任何希望与幻想,妈妈叫我改炼法轮功我就炼吧,叫我看《转法轮》这本书我就看吧。看了几页十几页,一遍又一遍,觉得这书中讲得很好,用浅白的语言讲出的道理是任何气功师、名人、学者、专家、导师都讲不出来的,也是先哲圣人们没讲过的,句句直指我的心,句句都在解答我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

天天坚持炼功,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不断的净化身体,一两周后我睡得很香,很少做梦,头脑的响声和失眠症全消失了。感受到了人睡觉不做梦,大脑那种宁静安详的滋味。一天,早上我突然拉肚子,拉了八次,上午去学校的路上到处找厕所,在学校又拉了几次后才停止。我的腹泻、肠炎经过这一天的调整全好了。由于我悟性差,心性提高的慢,几周后,师父才又给我调整呼吸系统和消化系统,非常明显。白天晚上咳嗽难止,咳得肠肝肚肺往上抽,整个身子抽缩成一团,吐了很多漩漩泡泡之类的脏东西,咳嗽持续了一周后停止了,从此,我的咳嗽、肝病、胃下垂奇迹般的不治而愈了,身子怎么凉也不咳。

我活回来了!是师父从死神手里把我抢了回来,而且我的身体迅速康复,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精力充沛。我从此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能更好的服务于社会,我多高兴啊!我就认真做好本职工作,抓紧时间弥补给学生造成的损失,把学生和家长送的礼品全部退回或分给学生,在名誉上、利益上也不去争不去斗了,还把自己也符合评高级教师职称条件的名额让给了别人,受到学校、师生和家长的一致好评。在家里做家务,教育孩子,不发脾气、不生闷气了,无怨无恨,对公婆更孝敬了,丈夫看到我的变化,也跟着炼法轮功,他的肩周炎都好了(后来因为中共打压,他害怕就没炼了)。

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法轮大法与师父不但使我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了,体验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还让我整个世界观都在发生变化,从本质上改变着我,归正着我,道德开始回升,让我同化“真、善、忍”,让我返本归真。 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把我变成身心健康的人。

二、魔难中,师父为弟子承受

一九九九年七月,小肚鸡肠、妒嫉成恶的江泽民与中共邪党公开诋毁和迫害法轮功,利用电视、广播、报刊等所有的宣传工具编造谎言、栽赃陷害、污蔑诽谤法轮大法与李洪志师父,操控国家所有机器极尽所能的疯狂迫害。我为了向政府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还我师父的清白,还大法清白,还法轮功学员炼功环境”,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和几位同修依法去北京上访,次日被绑架关在重庆驻京办事处。

此期间师父再次给我净化身体,我的鼻子天天流脓一样的鼻涕,不断地流,五天后转到当地拘留所,继续流了几天,用了好几个卷纸,十天后,我的鼻炎彻底根除了。

因为我坚持信仰真、善、忍,二零零零年我被绑架并被判劳教共二十个月,那期间,重庆劳教所有四个中队,每个中队都关了六、七十个法轮功学员,因为我们都坚信法轮大法,狱中警察强制我们放弃信仰,妄图把我们转化成坏人,我们决不放弃,绝不配合,他们就教唆贩毒犯、吸毒犯、贪污犯、杀人放火犯等“转化”我们,折磨我们。

一次,我们去擦写有诬蔑、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板报,不知是哪一个犯人用铁皮撮箕猛力砸了我的头,头盖骨被砸下一个近10毫米的深坑,撮箕底角的形状坑现在还完整的留在头上,可当时一点也不疼,一直也不痛,我知道是师父帮弟子悄然承受了。

再有一次,我与两位女同修因为不放弃对 “真、善、忍”的信仰,被追随江泽民的一伙恶警绑架关在重庆一个看守所里。由于我们不配合恶警们,他们就刑讯逼供折磨我们。四、五个国安警察对我乱踢乱打,抓住头发将头往桌子上往砖墙上猛撞,可我一点也不觉得疼,然后他们又将我吊铐在钢条壁上,任意折磨几天,手失去了知觉,放回到舍房后昏睡了几天,醒来后只感觉双肩、双臂、双手很难受。在牢房里我炼功一两周就好了,足见功法的神奇,而巨大的痛苦又是伟大的师父给我承受了,可想师尊是何等的慈悲。

我的一位同修与我同一天被吊铐,她双臂当天就被吊伤残了,双肩关节处吊脱离开一公分左右,她躺不下,起不来,手、臂完全失用,生活完全无法自理,后来警方为了消除罪证就把她弄去检查医治,各大医院都宣布她的双肩关节脱落已经萎缩了,双臂残废了。是师父替她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才活着走过了九年冤狱。出狱后,她天天抓紧时间学法炼功修心性,对照大法实修自己,向内找自己,看自己哪些地方没做好而遭致这么大的魔难,赶紧归正自己。渐渐地她的双臂、双手开始转好,不长时间完全康复,身体跟十年前一样健康漂亮,什么活儿都能干。这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功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与慈悲。

三、支持大法、善待大法弟子 女儿得福报

我修炼法轮大法近二十年来,女儿对大法真相比较了解,相信大法和妈妈没有错,所以她从来没埋怨过我,相反,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精神上都大力支持我,我被关在拘留所和劳教所迫害的时候她常常去看我。那时她正在读高中,成绩很一般,尤其看到大法和我们遭受魔难,更没有心思搞好学习。可是高考却考出了比较满意的好成绩,進入了高等学府学习。

毕业后,女儿还轻易地获得一份比较满意的对口好工作,工资也不低。她知道这些都是托大法的福,托师父的福。所以,她第一个月的工资一半都给了我。那期间我又被绑架到监狱里迫害(五年),她还常常抽节假日去探望我。由于我被非法开除公职,无分文收入,打她工作起就开始负担我的生活和零用开支,她的工资却越涨越高,现在年薪十几万。

二零一四年五月女儿生了孩子,是剖腹产,两个月了伤口内还隐隐作痛,流血不止,去医院检查,发现子宫内壁少缝了一针。要补上这一针,就得再剖腹,那得花多少钱、吃多少苦、遭多大的罪呀?她给我讲了此事,我就叫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好的,她挺相信的,就诚心诚意的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天天念,有空时还听我读法,就这样不到一周,流血停了,伤口不痛了,再去检查,伤口痊愈好了。

还有二零一二年女儿复习考研,没考上,后来她除了工作外,一门心思怀孩子,生孩子,带孩子,没有时间看书,考研的愿望渐渐减弱了,二零一四年秋见了招生简章也没打算报考,我鼓励她有这个机会再去试试吧。她说:上次那么多时间看书都没考上,这次临到报名了还没摸书,那不浪费报名费吗?我说:你心中牢记“真善忍”幸福常伴善良人,相信法轮大法好的人就会得福报。是你的东西,神佛就会帮你,不是你的,你就考不上。试试吧,没考中再放弃。

女儿去报了名,临考前几天挤时间看了看书,应考后觉得不理想,结果出乎意外,考分超过招生线。终于实现了她的梦想,成了一名浙大学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