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重一思一念的实修 才能真正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回顾自己和周围不少同修的修炼经历,有一个很深的感受,许多同修在很大的魔难(包括严重病业和迫害)面前,才想起向内找,才知道学法的重要性,才知道重视发正念了,当然这时能认识得到也不错,很多同修因此当时走过了魔难。但我发现很多时候,自己并没真正意识到魔难过后该怎样实修,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在压力中、在魔难中自己能精進一时,一旦压力减轻或当前的关难一过,自己就可能会松一口气,放松放松了,时间稍微一长,又开始懈怠和不精進,好了伤疤忘了痛,魔难反反复复,被逼着修,不是真的精進。

我以前不能持之以恒在精進状态上,因此摔的跟头太多太多了,主要表现在色欲关过不去,这些年在这方面摔得跟头都数不清,每次摔跟头后,都还是在找色欲表现背后的原因,比如:强烈的自我、妒嫉心、求安逸心、名利心、争斗心、欢喜心……确实感到找到了以后,能精進一时,但过后一段时间又不行了,有多少次感到困惑、痛苦和绝望,自己当时也确实把色欲和把后面的执着去掉了的啊,怎么过段时间又不行了呢?

虽然我是如此不精進,但慈悲的师父一直没放弃我,看我还有想改好的心。一次,我学法时,师父直接点化我。当时我是点击的另一篇经文,但却自动的跳到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这一篇,我想,一定不偶然,于是认真学了这篇经文,在学到:“碰到不高兴的事,碰到使你生气的事,碰到个人利益、自我被撞击时,你能向内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无辜的也能这样: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没做好,就是真的没错,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业债,我把它做好,该还的就还。”

这段法深深的入了我的心,我一下明白我为什么以前很长一段时间,最容易出现一说就炸,受不得委屈、很容易发火的状态了,为什么发火?不就是觉得自己是无辜的,被冤枉的,所以才会在那些具体的事中去纠缠,才会耿耿于怀,放不下嘛。

师父还说:“就是真的没错,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业债,我把它做好,该还的就还。”我发现自己原来没有这个概念,欠债不想还了。那天,我感到有一个一直障碍我的东西被消除了,后来,我把这段法背下来,有空就背,每次都有新的体会,心胸的容量越来越大,自己明显感到越来越能在各种环境中理性平和的对待突然发生的矛盾了,无论是家庭中还是工作环境中,在听到刺耳的话时,受到冤枉、委屈、和表面的不公时,我能在最快时间想到:哦,这是在还业债啊,心一下就平复了,而且跟着能向内找在这件事上是自己哪儿没对了。要在以前那可能就是暴跳如雷了,而在时时处处的矛盾面前能对照法向内找,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感到了修炼是如此的美妙,实修后的升华是如此的愉悦。

色欲心是表象,没有实修是背后的实质

渐渐的,我发现一直困扰我多年的色欲心在不知不觉中去掉了,有时它要冒出来一点,念一正,很快就能清理掉,因为在实修中,自己渐渐能及时分清各种思想的正邪、好坏了,而且现在的感到很踏实,不象以前,即使一时能做到,也有不稳当的感觉。真的没想到,色欲心是这样去掉的。

我想,色欲心老去不掉的时候,我们不仅要重视对色欲表现本身的清除,更要想想,自己在平时的实修上是否出了问题,是否根本没把自己当修炼人,是否没有对所出现的各种人心执着,各种情的表现,包括高兴不高兴,爱和恨啊,看谁好谁不好啊……及时的清理。色和欲是从情中派生出来的,一个各种情都很重的人,说没有色和欲那一定是自欺欺人的。而且在正法修炼中,邪恶要干扰我们证实法,利用情放大和加强谁的色欲心是很容易的事。其实色欲也是旧势力毁大法弟子、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一种手段,色欲心是表象,没有实修是背后的实质。

要注重平时一思一念的实修

我后来发现,自己多年来不能真正精進的状态,问题就出在没有注重平时一思一念的实修上,在自我感觉良好时,在宽松的环境和状态中,很多时候都忘了修,碰到不高兴的事,碰到矛盾时,根本没想到自己是修炼人,遇到什么事都过不去,在家人面前,家庭中表现更随便,想发火就发火,想乱说就乱说,在外人面前多少有所顾忌和警觉,在家庭中压根没把自己当修炼人,这样的修炼是有条件的,是在分地方和分时间的。但满天的众神可没这样看,虎视眈眈的邪恶对我们这样的表现可求之不得,没有在平时任何环境、任何时间扎扎实实修炼的概念。往往就使魔难堆积得越来越大,到关键时刻,那就过不去心性关了,等摔得很痛时,才又想得起来自己应该修了,但造成的损失已难以弥补。

有时我在想,若不是师父珍惜我们,一再为我们付出和承受,就凭我们那些不堪回首的心性表现,早被旧势力打下地狱,万劫不复了。不过,回顾自己多年来虽然一路摔得鼻青脸肿,但自己一直没放弃学法,跌倒了赶紧爬起来,继续做该做的事,没有太消沉和自暴自弃,所以慈悲的师父才能帮得到我啊,师父时时都想帮我们,但我们自己愿不愿要师父帮也很关键。

经过太多教训,我深刻的认识到:我们不能再在出现严重病业表现时、遭受迫害时,损失很大时,才想起向内找,才知道精進,其实那是真是在被逼着精進,其实仔细想想,那确实不是真正的精進啊。我想,我们需要转变一个观念,我们不只是在大事面前才是过关,我们天天的生活中、工作中、证实法中可能随时随地都会有关要过,怎么去对待思想中随时反映出来的是非长短、我对他错、陈谷旧糠,怨恨、妒嫉、色欲、怕心、恐惧……怎么对待别人突然说出让自己很生气的事,怎么对待突如其来的委屈和冤枉……,那真是分分秒秒都可能提高,也可能在往下掉,人心暴露出来不会在我们做好了准备的时候,或在我们错误的觉得应该在的某一时候,只有注重平时任何情况下一思一念的实修,这才是真正的精進。一时的猛干一阵容易做到,持之以恒的在平淡和寂寞中坚持实修是最难的。

我们如果平时根本不注重在时时处处修自己,好象总要等来个大事才去修炼,把平时遇到的什么事都当偶然的“小事”,总放任自己的各种魔性,总用人心和多年来形成的人的观念来衡量发生在生活中、工作中、证实法中的一切,那就是在错过师父为我们安排的各种修炼机缘,就是没有修。修炼如逆水行舟,那这时就在不断往下滑,那些败物和业力消不掉就不断堆积下来,时间久了,堆多了,就成了巨大的魔难和难以逾越的大关,就会出现各种严重的病业状态或迫害还有干扰。我们在平时就注重一思一念的实修,就很难出现到时大得自己几乎过不去的关和难。

修炼路上肯定要还以前欠的各种债,和现在又造的业,但象以前的修炼方式,比如欠命还命,那就没法修了,而且我们以前在不同层次欠神的债更是还不了,但师父的大法以无边法力,无量智慧,能为我们消去绝大绝大部份业债,师父只为成就我们,给我们安排的,都是让我们想过就过得去的,师父把我们欠下的巨大业力留那么一点点,分在我们各种心性关中,让我们借以提高,我们只要把自己当修炼人,向内找,一提高心性就过去了,我们欠下的巨大业债,师父就帮我们消去了。如果我们平时听师父的话,想得起自己是个大法修炼者,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时时向内找,注重平时分分秒秒、事事处处的实修,那不是就能不断消去不好的东西和业力吗?师父就能为我们善解一切怨缘,我们的正法修炼之路才会走得顺畅啊。所以我们每分每秒所遇到的事哪有偶然的呢?哪有小事呢?

那么如果我们不注重平时的实修,那么关过不去,心性不能提高,错过师父安排的每一次消去业力的机会,业力消不掉,那一次次的堆积到后面不就是巨大的难以过去的魔难吗?而且不注重实修,不真正精進,那是不是在不听师父的话啊?不听师父的,旧势力就有借口管你了,那难就大了,因为旧势力安排的东西只能使我们走向毁灭,假设就算旧势力不存心毁你,那些巨大的业力,极度复杂的冤怨,它们解得开吗?平衡的了吗?在它们安排的那套办法和手法中,你得自己去承受你以前造下的一切业力,谁能承受得了呢?所以我认识到很多同修长期处于魔难和过不去的病业迫害中,那就是至今都没按师父的大法去实修,所以至今还没否定得了旧势力的安排。

要走出魔难,那就要实修

我个人认识到,正法修炼到了最后的最后,我们要尽快去掉自己的各种人心和不足,我们只有不断的真修、实修,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安排,我们每天的分分秒秒都有提高的因素,有时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思想,就会发现各种不好的、奇怪的、甚至极为肮脏的念头,这时把思想放進法中,向内找,随时正念清除各种执着和人心,那就是在提高和升华,而如果没有修炼的概念,放任人心执着、坏思想乱想,那自己就是在随着它们往下掉了。

我现在明白,修好的一面瞬间就过去了,被隔开了,剩下的就是没修好的,还得继续修,只要没有到最后跟随师父真正的大圆满的时刻,我们没有修去的人心都还在,都会在各种时候起不好的作用,都可能使我们的修炼毁于一旦,所以我们都没有任何懈怠、放松、麻木的理由,我现在才发现自己以前经常出现的“自己做得好”、“了不起”等各种自满的念头都在障碍自己没修好的一面同化法,都在阻挡自己真正精進,在这个世间和思想中阻挡我们精進的东西太多了,各种人心执着,各种负面的思维……只有坚持学法,才有智慧分得清它们,只有不断注重一思一念的实修,才能最终破除它们的障碍。

我还看到,多年来在哪都有这样的同修:一味的做事,平时很少学法炼功,很少发正念,几乎没有向内找的概念,把做事做的多误当成了精進,觉得自己付出的很多。不实修自己只做事,就象师父讲的:“你天天磕头把头磕破了,一把一把的烧香,也没有用,你得真正实修你那颗心才行。”不实修,一味只做事,自身镇邪的能力就弱,做的事再多,救人的实效可能就不是太好。

当然,做了很多事和那些基本上不出来做事的比较起来,似乎好得多了,这个念头很容易骗了自己,使自己“心安理得”。但同修忘了一点,师父交待给我们的是三件事:学法修炼、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得同时做好啊。只做其中一件,那是不是没听师父的话啊?不实修,人心执着一大堆去不掉,到时怎么办呢,大圆满那一天,有后门可开吗?那么重的人心会使自己飞不起来啊,修炼是一点假都做不了的啊。

修炼没有捷径,也没有任何特殊的修炼人,其实,在同修中能说会道不一定是精進,表现出常人的能力再强也不一定代表心性好,过去做得好,和曾经精進过也不代表现在就是精進的,所以所有的修炼人唯有坚持实修。一有自满、自大、自负,觉得自己“了不起”就在往下掉了,只有保持一颗谦虚的心、时时能听得進其他人的意见、时时能看得到自己不足才是一种精進的状态。

在长期魔难中和病业状态中的同修,更要这样要求自己,不管以前做的怎样,就从眼下做起,就是以真善忍为标准,时时处处以真善忍来衡量自己的思想和言行,真正重视学法,自己要有坚定的信念自己去克服和消除学法时的一切障碍,学法时不抱任何有求之心,放弃一切不切实际走捷径的幻想。在平时的生活中、工作中、注重一思一念的修炼,及时正念清除各种人心执着,在证实法和讲真相中多用心,这样才是真正精進,一个真正精進的修炼人才能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才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